[內在自動導航系統]

[內在自動導航系統]

作者:Bobo Hung

夥伴們早安~
今天想與大家分享《未來預演,啟動你的量子改變》作者,Dr. Joe Dispenza的一段視頻。

微小神祕的事物,總是格外吸引人,因其中的答案,很可能會在本質上,改變我們,對意識建構的實相世界的理解。

我很喜歡設定目標:
「我想戒掉吃辣、吃甜食的習慣。」
「我想養成一週運動三次的習慣。」
「我想開口拒絕情緒勒索。」

事實是…如聖經裡使徒保羅所說的:「立志為善由得我,只是行出來由不得我。」
我以前總是問教會的師母:「為什麼,立志減肥由得我,只是行出來由不得我呢?為什麼~~~」(右手背拍左手心三下)

Dr. Joe Dispenza 的幾本著作及今日分享的視頻,深入淺出地說明,我們是如何被自己的慣性給導航了。

我們的頭腦,每天起床第一時間,就開始煩惱,煩惱就如大腦裡的記憶迴路,每個記憶體,都和過去的發生有關聯,人、事、時、地、物,都被頭腦記錄下來,這些記憶又伴隨著各種情緒。

情緒,是過往經驗的產物。
所以,當我們回想過往的未竟事物,情緒也會隨即再次升起。

一個人早上醒來,意識(內在自動導航系統)就會開始活動,根據過去的日子,歸納出來的結果,來自動導航這一天將會有的、對既定行程做出的反應,如:7:20開始催促自己及孩子、7:30匆忙出門、8:00的尖峰時間的喇叭聲…等。

這樣的自動導航系統,我們稱之為慣性。

當我們想做出改變時,意志(思考)跟慣性(身體)會開始打架,因為這跟我們內在那個自動導航系統太不相符。身體會產生抗拒,因為不自責的生活太陌生了、不悲傷的生活太不孝了…。

所以,不由自主地,我會有一個念頭:「明天再開始吧。」
我還是吃甜食了、我還是被情緒勒索了、我還是沒去運動…

幾十年的自動導航系統,令我感到安全,雖然不健康,但安全。因為我可以根據過去的經驗,預測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

雖然我們的頭腦的很想改變自己,但如果內在導航系統沒有被調整,我們就會一直在無意識地拉扯與循環,難以撐過改變的混亂期,放棄堅持,回到原本的慣性。

內在導航系統掌管的,不只是飲食習慣或做作息時間,還包括人際應對、甚至掌管我們縈繞於思緒間喋喋不休的念頭:
「我就知道我會卡在這一關…」
「我又破功了,不可能成為有耐心的媽媽的…」
長此以往,它會不斷地把我們的能量狀態往下拉。

那麼,如何改變這個導航系統呢?
Dr. Dispenza在影片中,提出的是靜坐。

當我們靜靜地閉上雙眼坐下,身體或思緒會想回到過往的慣性,我們會意識到,我們的紛飛的念頭已開始轉移注意力到非當下的情境裡。
不論是否有意為之,我們投注注意力的地方,就是我們投注能量的地方。我們的思緒,正在抽取自身當下的能量,給此刻沒有發生的事上。

導航系統熟悉的是:
現在是八點,是我最討厭的的塞車時間,我的身體要來體驗熟悉的煩躁感了。現在是十一點,我該感到每天重複的緊張感,因為我要加速完成上午的既定工作了,我準備開始批判我自己了,因為這是我熟悉的每日行程。我的導航系統,會為我找到熟悉的、可預測的化學狀態:煩躁、緊張、自責、無奈…。

當我們靜止下來,我們可以成為觀察者,觀照著自己的慣性,正渴望得到它熟悉的那種負面感受,但我可以只是觀照它,不被它牽著鼻子走了。

這時,我們就回到當下了,就有機會,得以重新設定,那幾十年累積下來的導航系統。

自我安頓(建立新的導航系統),需要時間、需要練習,但若因此找到更舒服的活法,是很值得的。

以下想跟各位分享兩段書摘:

「所以,如果我們想要改變現實的某些方面,就必須用新的方式思考、感受和行動。在面對各種體驗時,要產生不同的反應,我們必須”成為”不同的人,創造一個全新的意識狀態…我們需用新的意識來觀察新的結果。從量子角度看,作為觀察者,我們必須創造出一種不同的存在狀態,生成新的電磁信號…」–《改變的歷程》

「當你全神貫注並且對著一朵花、一顆水晶或一隻小鳥深思冥想,心智(mind)上不去定義它們的時候,它們就會成為你進入無形世界的一扇窗戶。你的內在會有個開啟(即使很小),讓你因而進入心靈的領域。」–《一個新世界》

影片網址:https://www.youtube.com/watch?v=nuyipRzX90s


羅志仲老師工作坊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91116

陳桂芳老師工作坊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91206

李儀婷老師工作坊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20321
——————————————–

✅學校及機關團體講座與工作坊邀約請私訊長耳兔或來信 “service@lopwilldo.com”

第六種應對姿態

作者:Charles Lee

上個週末在台北參加了儀婷老師的工作坊,課程裡老師提及了幾個日常實用的工具,我也頗為受益。

工作坊開始前我分享了一個跟小朋友互動的故事。年初的時候我們四個家庭,包含儀婷老師一家五口,到三峽一個溫泉度假村遊玩。甫進小木屋,大家都還忙著整理自己的行李、觀看房間位置與設施時,我那個三歲多的小外甥「一一」就開始吵著「我要騎腳踏車、我要騎腳踏車」。媽媽(儀婷)跟孩子說「現在我們還在忙耶,晚一點再去騎」,可是「一一」哪裡聽得進去,一一知道現在沒有辦法達到他的目的,便開始撒潑、耍賴,大喊著「人家都沒玩到、人家都沒玩到」。

在一旁無事的我看了不覺好笑,原來儀婷常提到一一的「惡行惡狀」經典台詞就有這一句「人家都沒玩到」竟然就這樣上演了。

看著一一即將趴在地上使出他的101招撲街大法,我蹲下身軀跟一一說,舅舅帶你去騎腳踏車好嗎?一一點點頭,看了看媽媽,然後拉著我的手跟著我,還有那個沒有腳踏板的二輪車一起走到平台。與其說是騎,不如說是推。二輪車跟一般的腳踏車無異,只是沒有腳踏板,孩子僅能坐在椅墊上用雙腳在地上猛蹬,推著車子前進。

過不多久,一一說他累了,不想玩了。我也邀請一一跟大家一起在渡假村裡散步。

四個家庭一夥人剛步入山丘步道,一一似乎就開始覺得乏味了。他開始吵著「我要騎腳踏車」、「人家都沒玩到」…

我望了望儀婷,再看了看孩子,我頓時之間就體會到了爸爸媽媽面對孩子的困境。在孩子尚未到能完整說道理的年紀,父母的應對就必須要更有耐性,溫柔地貼近孩子。然而要每天面對高壓環境的父母能夠時刻覺察自己、回應自己談何容易。儀婷老師帶領三個孩子,卻時時刻刻能夠運用教養法則,以穩定、一致的姿態面對孩子,一直是我敬佩的。

工作坊課間休息時,學員小萱問我「我很好奇,你爸爸過世之後,你們一家人似乎還是保持著很好的聯繫,假日還會一同出遊,你們是怎麼做的?」

類似這樣的問題我遇過不是第一次了,我也知道通常提問者其實要的不是我的答案,畢竟每個家庭的相處模式不同,無法適用所有人。我反而好奇小萱「妳怎麼會想問我這個問題,妳的家庭有面臨到彼此不連結的問題嗎?」

小萱深吸了一口氣,眼眶泛紅回答「我爸爸大概也是三四年前過世了,這對我的打擊很大,我跟家裡弟弟也很難溝通,沒有太多的連結。」

要知道對話的目標有的時候不是回應字面上的意思,而是回應對方這個「人」。我帶著小萱看到了她在家庭關係裡,面對父親離開時的感受,也帶她看到她過去曾經的努力。當我們可以跳脫過去的「因果」慣性,我們就有能力可以改變自己,讓意念與感受結合,創造一個新的自我。當然這必須先從覺察感受,有能力愛自己開始。

小萱後來問我,「愛自己」跟「自私」這兩者的差異與界線在哪裡。

我相信這也是許多人在上完工作坊後會遇到的問題。很多心理學的學習都告訴我們要愛自己,可是這個世界卻鼓勵著大家要犧牲小我,成全大我。這當中似乎有著很大的衝突與矛盾。我要怎麼能夠愛自己,但同時又能夠和諧面對家人的情緒勒索而又不顯得自私呢?

簡單來說,我認為「自私」是一種應對姿態而已。若是要借用薩提爾模式的應對姿態來解釋,那麼「自私的行為」恰巧在應對姿態的餅圖裡面佔了「在乎自我」這個區塊,自私的人不在乎情境、也不在乎他人。

來看看薩提爾模式裡,我們學習到的四個不一致的應對姿態是

討好:忽略自我,但在乎情境與他人

指責:忽略他人,但在乎自我與情境

超理智:忽略自我與他人,但在乎情境

打岔:完全忽略自我、他人與情境

而在乎自我卻忽略他人也忽略情境這個分佈的姿態卻沒有提及。我大膽地解釋「自私」就正好落在這個應對姿態裡。這也正好可以回應了小萱以及其他人的疑問,愛自己是一切的核心,而「自私」僅僅是我們的一種應對姿態而已。

當然,這樣的解釋是我自己的主觀詮釋,並非薩提爾模式裡的含義。我以為「自私」恰恰可以引申為第六種應對姿態(除了討好、指責、超理智、打岔與一致性之外),如此也更好理解了「愛自己」跟「自私」的差異何在。

這跟我們理解的「感受」與「應對」是分開的,有異曲同工之妙。「你可以生氣,但不代表你要用指責的行為來應對。」這是兩件事。同樣的,我們可以愛自己,但不需要自私。

當我內在充盈飽滿,對自己有愛,我有能力照顧其他人了,自然就能更一致地面對他人了。

(Photo by Tyler Nix on Unsplash)


羅志仲老師工作坊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91116

陳桂芳老師工作坊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91206

李崇建老師工作坊( 台北)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91221

李崇建老師工作坊( 台中)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200118

李儀婷老師工作坊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20321


學校及機關團體講座與工作坊邀約請私訊長耳兔或來信 “service@lopwilldo.com”

<崇建老師文章分享>

今天又來到好文配好歌的時間。
崇建老師在臉書上寫下這一篇動人的文章,一位司機大哥對於阿嬤的思念,化成動人的文字,讓小編的鍵盤被淚滴襲擊。

生命中重要的人,雖然身體離開,其實卻是以某一種形式存在著,那就是存在記憶裡的永生。

「我相信愛你的心,會讓我,找到你」


幾日前收到一封信,信中內容大概如下:

「我回到奶奶家了。還好,奶奶還在,只是老了……。

我是載你的那位司機,我從你書上找到信箱,你應該還記得我吧?我生平第一次在陌生人前面哭……。」

我腦海中立刻有了畫面。那是今年初的故事,我還為他寫了一段文字,寫著寫著不知何故?我就放下來了,我從草稿裡找到文字,重新整理了一下,問過這位司機先生,他同意我將文章放在網路上,只是不要寫出是誰?他說自己很害羞,尤其是他曾經歷倒債那一段。

只是,我很好奇他怎麼知道我?還能找到我的書?因為我沒有給他任何資料!他並沒有回答,只是要我猜。

但是我猜不出來。無論如何,這都是一段奇異旅程。

歷程如下:

在太原路叫了車,目的地是慈濟醫院。UBER司機看了手機,彷彿在研究路線?我提醒司機是慈濟醫院,司機只是點點頭,貌似思索狀態。

行車路線應在前方右轉,司機仍直線往前開,我看了車前導航,也是提醒右轉,也許司機對路不熟?那也是很奇特的事,不熟才要靠導航不是?那大概是太熟了。

車過東山高中了,司機仍然直行,我好奇的問司機:「不是要右轉嗎?」

司機當然不是故意繞路,因為UBER費用搭車前就決定。

司機有點兒尷尬的笑笑:「我習慣走旱溪啦!」

這司機特別有趣,為了走旱溪繞遠路,且是捨棄幾段右轉,若非要買事物?只是為一路的風景,那司機也忒浪漫了。

正落著春雨,如酥且迷離,在車窗外落著,雨刷的聲音、車行過水窪的聲音,在靜默的一瞬,凸顯了寧靜的感覺,也因為如此,方向燈的聲音格外明顯,車轉過旱溪東路了。

「你也是住這附近嗎?」我從小住在旱溪畔,車再往前行,就是我的老家。

司機經我一問,愣了一兩秒,才尷尬的笑笑:「算是啦!我住在大里啦!」

我心有所感的說:「這樣呀!旱溪是大里溪支流,也是烏溪的支流,我從小住在這裡,國中轉到育英國中,高中讀中興高中,都與這條水有關。」

這番話夾雜著枯燥知識,司機大概不知道如何接話,只剩雨刷的聲音響著,我則望著窗外落雨的旱溪,我有很多的懷念,兒時在旱溪撈漂流木,枕著溪石看藍天白雲,在攔砂壩划保麗龍船,看鴛鴦在水面悠哉……

行車左側是旱溪,右側是我的老家,過去的平房仍存在,隔壁阿海家已經起了五樓厝,我無限的懷念呀….

「我童年住在這裡!那棟平房是我家。」我指著右前方的矮房子,其實被路樹給遮住了。

司機突然回應:「是喔?在哪裡?」

我指給他看。

司機竟然將車停下來了,在車上眺望著,但始終看不見。

我笑著告訴司機:「這裡看不到啦!要下車才看得見。」

司機極盡所能在駕駛座張望。

我看著春雨、聽著春雨,我可以感受一種盼望,或者一種惆悵來襲,那是屬於我童年的情調,很多回憶突然湧上:「我孩提時期住在矮房子,小巷弄連車都進不來,常有攤販來賣燒肉粽、肉圓,還有賣豆花….」

司機突然應了我一句:「豆花?」

「對!賣豆花…」

車子停在路邊,雨聲、雨刷聲、外頭的車聲,車廂內安安靜靜,我也沒有打破這靜謐的片刻,因為我也深有所感,想司機也深有所感吧!

我無限懷念這幅景象:「我常想念這裡!你剛剛問賣豆花,我高中時讀到一首詩:『小樓一夜聽春雨,深巷明朝賣杏花』,我想到的就是這裡,還有外面賣豆花的聲音,有一次我在窗邊看雨,賣豆花的穿雨衣來,她叫賣豆花的聲音,穿透雨水到我耳邊,我好想喝一碗熱熱的豆花。」

司機眼睛直直的看著前方,車子依然停在原地,他帶著惆悵的聲音說:「我也好想喝豆花呀!」

我腦海的畫面,立刻回到了孩提時期,那扇落著雨水的窗,爸媽應該出門了,他們習慣將屋子反鎖,我在窗邊看著巷弄,渴望跟同儕們遊戲,但是落雨的巷弄裡,雨水迷離且冷清,直到豆花的叫賣聲,因此每回我讀到「小樓一夜聽春雨,深巷明朝賣杏花」,想到的不是小樓,是一扇孤單的窗景,想到的不是叫賣杏花,而是熱騰騰的豆花……

「賣豆花的是男的?是女的?」

我其實記不真確了,因為我從未靠近過,從未跟她買過豆花,但依稀記得是個婦女,「是個女的吧!怎麼了?」

司機落淚了,沒有說話,也沒有掩飾,只是靜靜的落淚了,好比此刻如酥的春雨,只是我們不曾相識,他只是一UBER司機。

我也不趕時間,車停老家、舊巷、兒時河流,正落著春雨,一陌生司機,雨刷仍舊盡職刷著,這交織起來的場景,對我有一種感染力。

良久司機說話了:「我小時候住軍功寮,就是剛剛開車右轉那一片,都算靠近我的家鄉。」

我彷彿明白了,「你剛剛是刻意閃避嗎?不想要經過那裡?」

司機點點頭說:「我從小跟阿嬤最親,我阿嬤是賣豆花的。」

「就住軍功寮嗎?」

司機點點頭。

「阿嬤還在嗎?」

司機瞬間淚流更多,搖著幾次頭,然後說:「不知道….」

我聽著雨刷的聲音,雨刷不斷刷掉落雨,但是雨水立刻又覆蓋,點點滴滴在上頭,我彷彿又聽見賣豆花的聲音……

「我搬出去住之後,常常回家看阿嬤。我的爸爸國小就死了,也就是阿嬤的兒子。我爸死掉的那一天,我都沒有哭,只記得蹲在戶碇(ㄏㄡˇ ㄉ一ㄥˊ ──門檻)上,看著那條巷子的人,我覺得世界好奇怪。我阿嬤後來都是靠賣小吃,可能也來過這裡賣豆花,她颳風下雨都去賣…」

原來是這樣的故事,我心中「哇」了一聲。

「我出社會工作,定期會拿錢給她。只要來這附近,我一定會繞過去老家,去看看阿嬤,我才會覺得安心。後來我欠人家錢,債主來家裡討債,我就不敢回家了。但是每次來到附近,我一定開車從家門前過,如果看到阿嬤曬的衣服,阿嬤賣豆花的車子,我就有很安心的感覺,但是我沒有再進家門,怕給阿嬤帶來麻煩,也覺得我自己很不孝……唉……對不起,怎麼跟你說這些?我沒有跟別人說過。」

他的故事告一段落,但是我還沒滿足,我忍不住想知道:「現在呢?怎麼刻意繞道?還要繞那麼遠?」

司機的悲傷又來了,良久才說:「我去台北工作,因為台中待不下去,算是跑路了,雖然沒有被告,但是被討債的逼瘋了,如果當時被告了,我可能就不能開車了,因為需要良民證,我還算是個良民,對吧?沒有人願意欠債。但是我再也沒有回老家,也沒有經過老家,直到債務處理完了,我也不敢回老家,因為我還沒有成就,也害怕阿嬤不在了……」

「所以你剛剛繞道,就是因為害怕?」

司機點點頭說:「真對不起,怎麼會這樣?我停在這裡很久了吧?」

司機踩了油門,車子重新在雨中行駛,經過一個土地公廟,那是我童年常玩耍之地,再過去一點兒,有一個高爾夫球場,過去的綠樹與田園,如今都變成了房子。

司機一路都沒再說話,我也沒有開口,就讓靜謐時的雨聲與車聲流動。

車快到慈濟醫院了,我還是發表了自己感想:「你還是個念舊的人吧?重視感情的人。才在我舊家眺望著,這樣重情重義的人,有時會讓自己受苦吧?無論你阿嬤是否在世?她應該不希望孫子受苦吧!畢竟是她賣豆花養大的。你這麼有勇氣也負責,我想阿嬤應以你為榮,起碼我覺得你是個漢子。我猜,她不會在乎什麼功成名就的,你一直逃避真相,我以為你太小看自己了。這是我想說的,謝謝你的故事……。」

司機沒有正眼看我,也沒有再說話,我就這樣下車了。

我心裡不斷有著一個畫面,那是窗邊童年的我,看著賣豆花的身影,也許那賣豆花的婦女,真是司機的阿嬤,細如針線的春雨、將我的童年、司機的故事,都細細的串了起來,人生真的好奇妙…。

除了那畫面之外,腦海迴繞著那首詩:「小樓一夜聽春雨,深巷明朝賣杏花」

我記得詩最末的感嘆:「素衣莫起風塵嘆,猶及清明可到家。」

偶爾我會想起來,那司機到家了嗎?我期望他不是清明回去,我心中對陌生人也有祝福。就在我逐漸淡忘了,忽然收到他的來信,雖然我不知道,他是怎麼知道載的是我?但是他鼓起勇氣回家了,那真是一件美好的事。

司機告訴我,他阿嬤上個月走了,他很想告訴我這些經歷,他有幸跟阿嬤相處了幾個月……

其實,我很想問他,他有央求阿嬤煮豆花嗎?他再喝一次豆花?最好選在下雨的夜晚,或者安靜的下雨午後,但是我沒有再問他了……


羅志仲老師工作坊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91116

陳桂芳老師工作坊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91206

李崇建老師工作坊( 台北)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91221

李崇建老師工作坊( 台中)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20011

李儀婷老師工作坊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20321


學校及機關團體講座與工作坊邀約請私訊長耳兔或來信 “service@lopwilldo.com”

 

學員心得分享–不晚不晚

Photo by Andy Beales on Unsplash

學騎腳踏車,誰不跌個幾次才會?

學游泳,誰不嗆個幾口泳池水?

學習改變,也非一蹴可及。帶著淚光閃閃看這位夥伴的分享。感動著所有學習最珍貴的都在應用,實踐在生活裡,一定會遇到困難,遇到困難時有覺察,夥伴也勇於繼續面對,這些豐碩的果實,誰也帶不走。

謝謝夥伴們的認真。

只要我願意、只要有覺察……
一切就不晚,來得及改變!

從小學什麼都快又好的我,從來沒有過失敗。
直到上完志仲老師的對話工作坊,以為拿到武功秘笈的我,才發現我不懂什麼是對話。用在家人身上,他們還會跟我說「你說話怪怪的,不要拿上課那套用在我身上。」、「沒有人會這樣講話的!」。這是我學到的第一次的失敗。
我想也許是沒上過阿建老師的課,人家都說會五雷轟頂。我想我被轟過,應該就會了吧!但上完課之後,我有了武功招式也得到心法,想必會功力大增。結果事情不是我想的這樣,我非但沒有成功,還嚇跑一個小女孩,從此跟媽媽說,這個阿姨好奇怪,我不要再跟她玩。這是我得到的第二次失敗,而這個失敗還是一年後才知道。
我想或許是我課上得不夠多,體驗不夠深。再去報名天安老師的課,這次我得到的是,更大的沮喪。我發現我一點都不喜歡自己,反而很討厭自己。從此之後,我與孩子們之間存在著許多炸彈,我時不時就會爆炸,炸得他們體無完膚。不是說去上那些課來改變自己嗎?怎麼我學到之後,脾氣如此大,更甚以往。我捫心自問我到底怎麼了?上課來虐待孩子的心,給孩子們更多毒性壓力?我一直在找答案,但遍尋不著,我有的是更多自責。
所幸的是,我沒有放棄過學習這件事。我又再上了書寫及靜心的工作坊,試著開始練習碰觸自己,覺察並面對自己。慢慢的瞭解自己是誰,這時離我第一次上課已經是一年半的事情,我看著自己若有似無的進度,看著同伴往前邁進的車尾燈,內心十分焦慮、擔心。就連同靜心也是,伙伴有深刻著體驗並持續著,而我常常是沈沈睡去。心中充滿著不安、害怕、憤怒、難過,我一邊覺察著自己內在的狀態,一邊問自己「這樣的我,接納嗎?」。老師上課所言,是我努力的狀態嗎?這些都沒有答案。
但從一個事件中,我才驚覺我自己的改變。
先生焦慮著找不到理想的工作,對自我的貶抑。每天、每天找我說話,我們不知道經歷多少次失敗,他生氣我的回應,而我氣他不知好歹,心想我不是都在聽你說嗎?在一次對話中他明白表示,不要別人提供看法與建議,只需要有人陪他說說話就好。我驚覺原來之前的對話,我以為我做到老師課堂提點的—聽他說話,其實他並沒有得到這樣感受。在幾次深呼吸、回應自己後,我認真、專一的傾聽,不給建議、不給答案,客觀描述回應著他,真實給予我的陪伴。奇蹟真的發生了,他開始真真切切表達著他所感受到的情緒,伴隨而來的那些眼淚,對我或他來說無比珍貴。眼前的這個人,可是曾對著我說,不要再跟他講情緒,拒絕接受任何情緒詞的人。事後他跟我說,他覺得他鬆了一些。
我體認到我沒有辦法給別人我所沒有的,如果我沒有對我自己情緒的接納,我沒有辦法如實陪伴那個極度低落的男人。當我想要回應孩子的情緒時,我先努力回應著自己,如果我能回應自己了,我就能如實回應著孩子。我還是在這條路上漫行,有時衝得很快,有時寸步難行,有時能量爆棚,有時跌落谷底。不過我就是我,只要我願意、只要我有察覺,一切就不晚,我就在這條改變的路上!


羅志仲老師工作坊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91116

陳桂芳老師工作坊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91206

李崇建老師工作坊( 台北)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91221

李崇建老師工作坊( 台中)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200118

李儀婷老師工作坊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20321
————————–

 

羅志仲老師文章分享

matthew-kosloski-dg2-SeSymsw-unsplash

迪士尼經典動畫”阿拉丁”,最近改編成真人版重新上映,依舊叫好又叫座。

電影中的神燈精靈,擁有最強的魔法,卻只渴望當個平凡人,渴望平凡的自由。戲外的我們,是否也像精靈一樣,即便擁有許多,卻覺得不自由?
 
神燈精靈等待著主人的一句…”I wish to set you free.”,而自己是否可以當自己的主人,不期待別人的改變,也能讓自己自由?

以下且看志仲老師如何詮釋自由的定義。以及他如何心領神會過程。


這幾年,藉由各種練習,除了體驗到平靜,也體驗到自由。

能體驗到自由,是意外的收穫。

以前常以為,我已經夠自由的了,這幾年才發現,以前以為的自由,其實很狹隘。真正的自由,是內在的自由,是不被念頭與情緒控制的自由,是讓自己有選擇的自由,是認識了「我是誰」之後的自由……。

這些自由,都難以言喻,因為只要是體驗性的經驗,便很難以文字、言語清楚表達。

想得到真正的自由,必須要選擇、付出、冒險與負責。許多人渴望自由,但他們想得到的,卻是不必選擇、付出、冒險與負責的自由。因此,他們不可能得到真正的自由。

不妨自問——

為了得到自由,我願意付出多大的代價?
我願意冒險嗎?
我有讓自己有選擇嗎?
我願意為代價、冒險和選擇而負責嗎?

許多人無法得到自由,歸根究底,是因為他們不願負責,或不敢負責。

這裡所說的負責,是為自己負責,而非為別人負責,也不是要別人為我負責。

只有負責的人,才能得到自由。也只有體驗過自由的人,才懂得負責。自由與負責,居然是如此親近呢。

自由與付出、選擇、冒險的關連,亦可作如是觀。

在體驗自由這條路上,父親是我最重要的老師。為了在父子關係中得到自由,我不斷冒險,不斷選擇,也不斷付出代價,並且為所有的後果負責。因此,我在原本難纏糾結的父子關係中解脫出來,得到自由了。

當我自由,父親也自由了。我們彼此,都自由了。

父子關係自由了,我在其他人際關係中也越來越自由了,那是不斷在擴散的漣漪……。

許多人在難纏糾結的關係中始終無法得到自由,是因為他們不願為自己的自由作主,而是一直期待:只要對方這樣,我就能夠自由。只有對方那樣,我才能夠自由。

這不是自由,也沒有這種自由。

除了從父子關係中體驗到自由,我也從靜心與自由書寫中體驗到自由。

有一陣子,我不斷在靜心裡體驗到巨大的自由,那樣的自由被內化後,就一直成為我內在的一部份。

現在靜心,已很少感受到那股巨大的自由,而是感受到其他的。靜心真奇妙。

這陣子,我轉而從自由書寫中體驗到自由。我在每次自由書寫中玩耍、遊戲,做各式各樣的嘗試與冒險,不僅有趣,還能帶來深刻的覺察與美妙的靈感。

我仍在自由的路上。

阿迪亞香提的提醒甚有幫助:「自由沒有終點。」

當我不再付出,不再選擇,不再冒險,不再負責,我便不再自由了。

(臉書原文:https://reurl.cc/9z3ayd)

(Photo by Matthew Kosloski on Unsplash)


羅志仲老師工作坊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91116

陳桂芳老師工作坊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91206

李崇建老師工作坊( 台北)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91221

李崇建老師工作坊( 台中)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200118

李儀婷老師工作坊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20321

脫掉角色帽

[脫掉角色帽]

作者:Bobo Hung

《覺醒父母》第二章開頭說:「親子關係最重要的存在目的,就是讓父母有機會,重新審視自己,認真面對真實的本心,養育孩子,只是次要的。」

我的理解是:「任何關係存在的目的,就是讓我有機會,重新審視自己,認真面對真實的本心,角色及責任義務,只是次要的。」

前陣子播出的「俗女養成記」,有觀賞的朋友們,對陳李月英阿嬤有印象嗎?被身邊的好友們推坑了,這部劇真的很能引起我們內心深處的共鳴呀~~(說,你用掉幾包衛生紙?)

今天分享的影片中,陳李月英站上臺演唱名為”純情青春夢”的這首歌,她說:「我是要唱給一個人聽的。」那個人,就是她自己。

有段台詞是:「外面的人都叫我陳太太,要不然就是叫我老闆娘、醫生娘,最後卻變頭家嬤,也有人叫我陳媽媽。家裡面他們叫我媽媽,你們叫我阿嬤。我也好久沒聽到我自己的名字了。」

為了家庭小孩忙阿忙,夙夕憂勞一輩子的陳李月英,讓我想到身邊無數的女性長輩及友人,也讓我想到我自己。要衛生紙嗎?來(遞…)然後我也自己留一張。

生命劇碼的角色裡,我是女兒、我是姊妹淘、我是人妻、我是母親、我是員工…但這些都只是角色,都只是我生命的一小小部分,不能代表真正的我。

我在肉身上的經歷,只不過是整個存在中的一個層面。
真實的生命體,比我自己所知的要廣博得多。

我常感到自己好像,總是從一件事趕赴另一件事(或是被拖過去另一件事)。我越忙,就會越嘮叨,更急著完成清單上的事,生活中的平凡、愉悅離我越來越遠—超市裡水果繽紛的色彩、早晨烤箱裡飄出的麵包香、關燈後女兒分享的校園趣事。這些…都等我忙完再說吧。

我彷彿總有一種錯覺,以為只要熬過接下來三個月,情況就會好轉,我就會有時間可以…、等聖誕節過了,我就可以…。一次又一次,我都在用這種方法說服自己。然後,人生就這樣過了幾十年…。

陳李月英阿嬤為自己而唱,讓我驚覺,如果我真想把日子過得從容,繼續和女兒一起在早晨唱自創的麵包之歌、哈哈大笑,那我現在就得開始。

關於生命,很自私的ugly truth是,生命終了那一刻,準備閉上眼的我,不會去思考我女兒或父母或先生的人生;我只會思考我的人生:「我喜歡我的這一生嗎?我的自己的所做所為滿意嗎?我對我的這一生感到驕傲嗎?我有沒有做到我投胎來這輩子,真正想去做的事了呢?」

隨著時間的推進,有一天我不會是任何人的女兒;有一天我不會是任何人的員工;有一天我不會是任何人的妻子;我終得跟我的孩子道別,不再是任何人的母親。

把角色帽一頂一頂地脫掉之後,我是誰?
活到今天,我有沒有讓什麼想做的事,成為懸而未決的遺憾?
脫掉層層角色帽之後,我能如實欣賞感謝,我內在那純粹的靈魂嗎?

再兩個月,今年就要結束了,
我對自己的2019年,感到無悔嗎?
我有責怪自己做得不夠好嗎?
我想繼續不斷鞭笞自己,要求自己「好還要更好」嗎?

脫掉角色帽,從愛自己開始;愛自己,從停止自我批判開始。

自我成長、持續學習,有一個誤區:「如果,一個人想要改變自我的動力,是源自於潛意識裡的自我憎惡、或自我排斥,那麼改進的成果,都可能勾起、或是加深,更深層的自我挫敗感。」《身心合一》書中這句,我用以提醒自己。

建立一個新習慣,需要66天。
我想邀請大家,利用這兩個月,培養欣賞感謝自己的習慣吧。
無論如何,我都不遺棄自己;即使做不好,我都看重自己一路走來的真心。

我們已經花了太多年批評自己。事實證明,這樣的批評是不管用的。
不如試試欣賞自己,看看會發生什麼事吧~^^~



祝福鼓起勇氣重返婚姻的星星,
祝福勇敢擔起癌末母親照顧責任的脆脆,
祝福每位豐富的靈魂。

那些脆弱和疑惑,有它的意義。
你就是你,最好的你,沒人能代替,我會一直為你祝福。


影片網址:https://www.facebook.com/watch/?v=423705908352002
———–

羅志仲老師工作坊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91116

陳桂芳老師工作坊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91206

張瑤華老師工作坊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91122

李崇建老師工作坊( 台北)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91221

李崇建老師工作坊( 台中)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200118

李儀婷老師工作坊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20321


—————————

[活動公告]崇建老師工作坊

「回到未來」電影主角馬蒂,利用時光機回到了過去,為了確保他的父母順利戀愛並且產生愛的結晶 – 他自己,馬蒂展開了一連串的行動。

量子物理解釋了時空旅行的可能性,而崇建老師也屢屢運用回溯,幫助學員們重新體驗、看見自己存在的美好。新的旅程即將開始,邀請想要透過薩提爾模式探索自我、連結他人的朋友,一同搭乘這趟神奇的列車。

台北場工作坊
時間:2019/12/21 (六) – 2019/12/23 (一)
地點:台北市
講師:李崇建老師
主題:從自我成長到生活運用工作坊 – 薩提爾模式導入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91221

台中場工作坊
時間:2020/01/18 (六) – 2020/01/20 (一)
地點:台中市
講師:李崇建老師
主題:從自我成長到生活運用工作坊 – 薩提爾模式導入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200118

[活動預告]崇建老師工作坊

“Satir model is quantum model” (薩提爾模式也是量子模式) 約翰貝曼曾經如是說。

喜歡李崇建老師工作坊的朋友不要錯過了接下來在台北與台中的兩場薩提爾模式工作坊,看看老師如何詮釋這個透過「微觀物質連結自我與他人」的薩提爾模式。

李崇建老師工作坊將於明日開放報名,時間與地點如下。

台北場:
時間:2019/12/21(六) ~ 2019/12/23(一)

台中場:
時間:2020/01/18(六) ~ 2019/01/20(一)

[詳細報名信息與連結將於明日公告]

*長耳兔一般會委由Accupass活動通購票平台辦理售票,想報名的朋友可以提前至Accupass活動通註冊帳號,以利後續訂票活動。

Accupass網址如下:
www.accupass.com

[桂芳老師工作坊–學員心得分享]

這篇動人的心得分享,讓小編想起這首歌
旺福主唱小民,簡單的樂器、簡單的文字,貼切的詮釋親密關係。

「妳是颱風天、冒煙的泡麵」,幸福就是那麼不容易,也好像很簡單。

伴侶因為互相了解而在一起,也因為長時間的太了解而疏離。但我們欣賞夥伴們面對問題的勇敢。

電影失戀33天裡,有句台詞:

「買台電冰箱,保修期三年,你嫁了個人,還能保證他一輩子不出問題呀,出了問題就修嘛。」

謝謝這位夥伴,讓我們欣賞這麼甜蜜美好的修復過程。

————
我練習一致性表達自己的冰山前,除了先安頓自己的內心。
也會調整對這次溝通的期待,會先告訴自己,也許還是溝通失敗、甚至大吵收場,都是沒關係的。

我接納所有可能,但欣賞願意嘗試開啟溝通的自己

做完這些準備後,我會感到更放鬆 ,工作坊後,我跟我先生溝通以前不愉快的議題。
我嘗試一致性表達我的冰山 (但前面沒拿捏好,他可能還是覺得有些指責😝 )
發現以前溝通時 ,自己被太多情緒淹沒,卻沒有表達自己的內心, 因此沒辦法傳達我真正的期待與渴望 ,所以是很沒有效的溝通 ,只是製造了不愉快。

這幾天,在有意識下,刻意的一致性表達時,溝通真的順暢很多!!

即使我先生沒有上工作坊,他也不懂冰山, 但溝通真的就不一樣了, 能夠感受很多我們之間愛的流動。

有天也突然有個體悟 ,當我邀請先生一起參與工作坊時,他拒絕我,我先生說我跟他之間的問題,都是我的問題……..這句話,當時的我很憤怒很委屈,但現在,我卻同意這句話了。

我不止接受還同意 ,因為生完孩子以來讓我們爭吵、讓我感到委屈的事件,其實我都沒有真正關照到自己的內在,也沒有在那些時刻向我先生一致性表達我的感受、觀點、期待與渴望。

他其實不瞭解我、我也不瞭解他。

那些當下,我用指責的應對姿態攻擊他,他也只好防衛。進而累積這些衝突 ,而他,其實並不是一個 會主動指責我的人, 並不是主動製造衝突的人 。

我的領悟是 ,如果我當初每個當下, 我懂得如實一致性表達我的冰山,我們其實就會有更好的溝通了!!

因為我們的渴望都是愛❤️ ,原來對待伴侶 ,就跟對待孩子一樣!!

我們的應對姿態, 會影響到對方的應對姿態, 就是老師說的雙人舞蹈, 當我可以一致性表達自己時 ,我們的關係就充滿了愛❤️


影片來源:https://www.youtube.com/watch?v=bPEwa_Py074

———–
陳桂芳老師工作坊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91206

羅志仲老師工作坊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91116

張瑤華老師工作坊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91122
———–

八月工作坊學員問與答

「我好累,我想放手,我要如何跟孩子對話?」

「這整個家都在打岔,請問如何回到一致性?」

「面對不願意敞開心房對話的家人, 該如何和他連結以及打開心結?」

「想要進行對話的時候,小孩都回答”我不要聽你說了”。請問老師下一句對話該如何進行?」

阿建老師的工作坊,夥伴們不僅帶走感動,也回饋來實踐於生活的衝擊,兩相擦撞的火花,照亮了原本綑綁在慣性的路。欣賞夥伴們,含著淚卻又不放棄面對問題的努力。


問:
我的孩子雖然已經渡過其最低潮,但也還是處於沒有生氣與活力的生活態度,孩子本身覺得自己考取的學校很爛想轉學考,想請教阿建老師的是,像這種狀況下該如何使用正向的好奇,來讓孩子覺察自己目前的懶散態度並能夠積極改變一些?
答:
要改變孩子之前,先覺察自己的內在,是否覺知與應對自己的焦慮?是否能放掉未滿足的期待?是否給予孩子接納與愛?
這些內在的功課先做完,好奇也能夠進行比較多句了,可以覺察自己的好奇,是否只是在滿足自己期待,若只是滿足自己期待,那麼就會對孩子的狀態焦慮,一旦焦慮就不能連結孩子的渴望,亦即不能讓孩子感到價值,不能讓孩子負起責任。
然而要啟動孩子渴望的對話,的確需要很多練習,除了多練習、多覺察之外,我別無更好的建議。


問:
孩子的課業在我的眼中並不理想,他們的作為很多不被我肯定,我好累,我想放手,我要如何跟孩子對話?
答:
工作坊中教導的,是覺察自己內在,並且懂回應自己內在,這是內在的功夫。關於對話的部分,從好奇開始到冰山的脈絡,那就是一步一步來的功課。
孩子功課不理想,問自己是否願意看見孩子整體?而不是鎖定在孩子的表現?當鎖定在孩子的表現,孩子的表現是否有更好?若是沒有,看來該放掉的是不能滿足的期待,當自己的期待不被滿足,勾動的自己過去的什麼部分?想要對孩子放手,問問自己的放手,是要放掉未滿足的期待嗎?若是的話,先處理自己的未滿足期待,再來跟孩子對話,才能讓彼此內在更靠近。


問:
1.如果事後組成三人小組進行對話,是否有程序和步驟?  因為是第一次,不知道要如何進行才好
2.第二天時進行冥想時,為什麼在門口等的角色會是設定父親? 是跟冥想前看的影片後才做父親連結嗎,還是父親對我們內在成長有什麼重大含義 ?
3.老師的表情觀察真的很厲害,是如何學習了呢?
答:
1.沒有特定程序和步驟,彼此可以有一些協調或者討論,三人組可以怎麼進行?基本的三人組方式,就是提問者、被問話者與觀察者,彼此輪流進行即可。
2.的確是跟影片有關。父母對人的影響都很大,看了父親影片,以父親影片作了對話,因此以父親的冥想作結。
3.我並不知道自己如何學習?學習只是多觀察,多練習而已。父親冥想的那一段,我常拿那幾個步驟,與過世的親人告別,但是前面會有處理,處理未了的情結,處理留下的傷痛。再以告別作結。


問:
面對不願意敞開心房對話的家人, 該如何和他連結以及打開心結?
答:
問自己是否接納?家人不願意敞開心房?當願意接納家人的不願意,自己的心房就能更敞開,彼此的連結才有真正的可能。


問:
如何持續將這樣的課程學習內容運用在日常生活?
答:
簡單的來說,就如同運動一樣,固定讓自己學習覺察,提醒自己好奇對話。


問:
在上完課回家練習停頓之後,我發覺到,這整個家都在打岔,老公打岔,女兒打岔,我也打岔。請問如何回到一致性?
答:
你也打岔,那麼妳可以有所選擇,選擇不打岔,當你覺察自己打岔時,妳就擁有了決定自己的權力。當家人打岔,自己會被干擾,可以選擇如何回到內在?如何專注穩定表達自己,並且好奇。


問:
老師可否在寒暑假多開幾場工作坊?
答:
一年開的場次有限,因為時間不能都拿來工作,但是感謝你的熱情與支持。


問:
對於「臨在」與「正念」之別仍有些不清楚
答:
臨在是一個狀態,正念是一個方法。


問:
1.問小孩感受,但孩子語彙不夠時有沒有還能夠引導的方式?目前孩子能理解的似乎有生氣、傷心。
2.這兩天想要進行對話的時候,當我開始說「姐姐,你有生氣嗎?」,好幾次小孩都回答「我不要聽你說了」「我不想聽到你的聲音」「我不喜歡你了」。請問老師下一句對話該如何進行?或是先就此停止?(我當下有覺察自己,已整理好情緒,所以沒有做出指責的應對姿態,當下其實是有繼續問他「你說不想聽了呀,以前曾經哪一次媽媽講話你也不想聽嗎?」但女兒還是生氣的跑走,說著「我不要跟你說話了」,請問老師,面對這樣的孩子,我接下來該如何對話?
答:
1.那也就夠了,其餘的感受,透過繪本、圖書彼此互動可以補足。
2.那就接納她不想聽,表達對她的關心即可。過去的經驗,使得孩子不想連結,或者她從哪兒學到?不滿足期待時,就不想連結?只要表達完就不必多說。一則孩子可能會重新連結。二則,可以在一般時間,再次詢問孩子這個問題與狀態,不一定要急於一時。


問:
我想問老師~我的生長環境在父親忙於工作,常常晚歸,心裡狀況是完全不會透露的人,心情好對媽媽好,心情不好冷淡。媽媽長年擔心爸爸,擔心爸爸出意外、擔心爸爸在外面的狀況⋯家裡兄弟姐妹,每天都在看爸爸的心情決定我們今天的心情,所以導致我們的人格都屬於討好、指責、配合型人格,長期下來真的身心疲憊⋯一直到現在,還是過著看父親臉色的心情過日子,他們在當下沒有覺知,但我看到手足的孩子時常暴躁、不被同理、被父親捉弄,看到孩子的樣子,我有點痛苦,不想他們跟我們一樣長大,請問老師,我可以怎麼幫助他們是比較好的方式嗎?
答:
家人已經長大了,要幫助他們通常是關心,讓他們有所覺知,願意學習即可,因為痛苦的是自己,當事人未必覺得痛苦,若是當事人感覺痛苦,那就從他的痛苦進入關懷,再將資訊給予他們選擇。這也是我會對家人做的。


問:
如何分辨自己的問題是要找諮詢師或是自己可以解決?
答:
這只有自己知道不是嗎?若是問題長久困擾,自己學習了、尋求解決而不可得,就會嘗試找諮商師幫忙。

 

(Photo by Dyu – Ha on Unsplash)

———–
羅志仲老師工作坊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91116

張瑤華老師工作坊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91122

陳桂芳老師工作坊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91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