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滾滾專欄]-先陪伴吧

[滾滾專欄]-先陪伴吧


by 滾滾

 要和在電話上時常斷線的L做結案,心裡頭不甚平靜。這個不平靜是,我感覺這案結的詭異,總是罣礙。

    他話極少,自行提結案。中途信件來回幾次,總感覺矛盾、阻斷。但那個矛盾是,她會給我寫信,或許某部分地也想連結?但多次語帶保留,談話中甚長的停頓與模糊,都讓我感到困惑,亦感到有些被拒絕。

    我感到困惑,但將那困惑歸因於「功力不足」,給她幫助有限,難怪她要提結束。我不怪L,但心裡確實有挫折,因此,為了想陪伴自己度過這最後一次晤談,談話前靜坐了三分鐘,再撥電話。

    果不其然,L一貫地沉默、氣若游絲。我感覺自己有緊張、急迫,但意外地較能停頓、放慢語速了。以往,刻意放慢會讓我更加地空白、無言以對,但這次頗特別,我對那個沉默,少了「較勁」的意味(我看是你會先開口還是我?),多了些關注。

    這個關注,是我似乎嗅到L的些許猶疑,縹緲微細,類如落雨前的一絲水氣。雖然記得本次談話預計目標是結案,但我好奇那個猶疑是什麼?若探索了這猶疑,是否我能更了解她的顧慮、她的閃躲為何?又是否有些可能,再找到連結的路徑?

    但這都是我的期待。他若不說,亦無妨。

    我告訴他,他可以想,我會等他,但他若不知道或不太願意說,亦可以告訴我,我會謝謝他的真實。

    電話那端,傳來了啜泣的聲音。後來,L決定直接來面談了。

    真面談了,才看見他無神的眼裡,盡是深深的疲憊與無助。突然之間,我有些明白,那氣若游絲的聲音是怎麼回事了。這真是個好累、好累,但仍努力想在生活中做好,深怕給人添麻煩的人啊。

    他說,他怕別人嫌他煩。

    靜靜地在心裡深呼吸,我問,那你對我,也會有這個擔心嗎?

    他流淚,點頭。

   「有誰曾經嫌你煩嗎?」

   「沒有人….就只有我自己。我覺得我自己,是一個麻煩!」

    突然很用力的一句話。突然很多、很多的眼淚。

    這個當下,我稍微看見了,那個猶疑底層,原來是這樣多的害怕。L認為自己是個麻煩,無可救藥、無法變好,只是在浪費旁人(包括我)的時間。這孩子這樣痛苦,竟還是想著要照顧我啊!

    我專注地看著她,緩慢地、句句停頓地,呼喚他的名字,告訴她,我只感覺不太認識他,但從未感覺她是個麻煩,亦不曾覺得時間被浪費。我問她,假若今天我趴在地上,許久都站不起來,她會罵我、逼迫我呢?還是會願意陪我?

    她說,她會陪我。

    我說,你怎麼願意陪我呢?我這麼沒用,都爬不起來。

    她說不知道,但就想陪我。

    我問她,這個陪我,是堅定的嗎?還是勉強的?

    他望向遠方,專注地想了一兩分鐘,再慎重地告訴我:「是堅定的。」

    我跟他確認,「L,所以你是說,就算我爬不起來、不知道要多久才會站起來,你也想堅定地陪著我,是嗎?」

L含著淚點點頭,眼神竟透著些堅毅。我想,這真是個勇敢而善良的孩子。而他慣有的甚長沉默,過往曾叫我不耐、困窘,此刻,我才發現,那是因為她很認真、很努力地在想我的提問,沉默時的L,臉上掛著的是明明不曾想過這些,但仍努力思考的表情。但我先前誤解為,她不想回答,覺得煩。

    深呼吸,我告訴L,帶著溫暖,想著某些人對我說過的話──「L,謝謝你願意這樣陪著我,我感覺到你的溫暖。而我也是這樣看你的。無論你能否好起來,我只是想關心你累不累?你可以覺得自己是個麻煩,但我不是這樣看你的。我並沒有覺得你煩。所以,你想說話的時候,我就會在這裡聽你說,你害怕的時候,我就在這裡陪你。因為我只是想陪你而已,我不用你為了我而變好。我這樣說,你心裡什麼感覺呢?」

L的臉部線條,明顯鬆開了些,說感到安心許多。後續,我們約好仍固定談話。我請她若過程中感到一絲勉強,請讓我知道,這幫助我學習,如何陪伴她。

L所遭遇的問題並不容易,亦讓我感到艱困,但我暫且先不解決了,先前積極解決幾次,效果皆有限。那就先陪她一陣子,予她接納、關懷,信任生命自有發展吧。

感恩所有接納過,陪伴過我的人。:)

(Photo by Markus Spiske on Unsplash)


🥕李崇義老師【跨越溝通藩籬,強效對話練習】(台北)
 
🥕李崇義&洪善榛工作坊(台中)
 
🥕不以人廢言之線上講座系列
 
🥕陳志恆&胡展誥老師工作坊(台北)
 
🥕洪善榛《薩提爾的對話練習》讀書會-台中場
 
🥕張天安老師工作坊(台北)
 
🥕羅志仲老師工作坊(新竹)
 
🥕 陳桂芳老師工作坊(台中)
 
🥕李崇義&洪善榛工作坊(台北)
 
學校及機關團體講座與工作坊邀約請私訊長耳兔或來信
“service@lopwilldo.com”
 
長耳兔
長耳兔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