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與答分享

「在現場總是能體驗到老師龐大的臨在帶來的安定力量!」
「我也想成為內在平穩的人…」
「回到感受、回到感受、回到感受,這是這次工作坊我接受到最重要蹲馬步的基本功。」

一月底在台北的工作坊,阿建老師帶著學員們一步一步地,回到內在、回應自己的感受,如實地跟感受連結。即使是小小一步,卻是進入內在的關鍵。
與各位分享,學員們與老師的精彩問答。

[課後問答分享]

—-
問:
怎麼在專注陪伴感受的當下,不讓念頭進來,練習的時候,能怎麼做呢?
答:
就是上課教的死方法,與情緒接觸,要懂得覺察,要懂得跟當下的自己相處,並非一蹴可幾,給自己一點兒時間練習,看重自己每一次的一點兒成果,先這樣就可以。
—-

問:
想請問老師,對一個每天生活在一個屋簷下人的怨懟,要如何去處理?自己可以接受自己有憤怒有埋怨的情緒,但對於對方卻無法用自然平常的態度來應對。自己這樣的行為反而被認為是一種冷暴力,不知道老師有什麼好建議?謝謝您
答:
1、別人怨懟時,辨別自己的內在,永遠是第一個要務。其次,在辨別之後,要做的應對,就會比較願意為自己負責。
2、別人沒辦法接受,那是別人需要負責,當自己沒有能力關心,應對他人的時候,這是可以的選擇。但自己若有能力回應,就可以對話的方式探索,當然,當自己說很自然應對時,可以覺察自己是否超理智?覺察自己內在細微的情緒便可知。因為當自己是內在平靜,即有更多的能量去以對話應對他人。
—-

問:
1.當我覺察自己的情緒後,例如有生氣與難過,以老師提供的6A方式後,這時會有想要改變自己想法的觀念出現,因為想要減少生氣與難過,這樣是否還是沒有真正接納自己的生氣與難過?
2.承上題,如果還是沒有辦法真正接納情緒和當下的情況,是否只是不斷練習6A與正念,努力與自己連結,就會逐漸能真正接受呢?
答:
1、通常是這樣的,沒有錯。
2、是。但是,需辨別頭腦的運動。因此,平常在日常中,注意自己的思維,注意自己的感官,這也是重要的練習。
—-

問:
想請教阿健老師: 孩子(小五, 11歲女孩)的情緒強度和堅持度都很高,當孩子在情緒中的時候,父母除了透過對話協助孩子覺察自己的情緒,是否需要一直陪伴在孩子身邊等待她平復情緒? (這個孩子在情緒中出不來的時候,會希望媽媽一直在她身邊)。但媽媽的困惑是,這個年紀的孩子是否也需要學習自己陪伴自己面對和釋放情緒? (因為父母並無法永遠陪伴在她身邊啊~)。
答:
孩子有情緒的時候,父母第一個先覺察與照顧自己的情緒。
若孩子希望媽媽留在身邊,這是孩子很清楚的表達,對孩子而言,這是很清楚且很一致的表達。
但是父母親要陪伴嗎?父母親也有困難怎麼辦?當然父母要先照顧自己,將界線拉出來,可以直接告訴孩子自己的困難,不給予陪伴,因為孩子夠大了。
但是這是理論上如此,一般父母見孩子這麼為難,多半也是為難的,我的建議是,在孩子經歷完情緒的事件,等到孩子情緒平復了,跟孩子談談下次遇到這樣的狀況怎麼辦?
父母可以直接告訴孩子,自己不能一直陪伴,那該怎麼處理,孩子是比較能接受的。但是這個討論,不會一次有結果,所以需要緩慢對話。
其次,父母剛好可以詢問孩子,是否藥要學會面對情緒的方法?正好教導孩子在情緒狀況中,如何應對自己情緒。
我的判斷是,孩子並未接納自己的情緒,因此當父母親離開,孩子會有被遺棄的感覺,因為孩子可能也忽略自己,所以透過對話的方式,跟孩子談到覺知這部分,往往就能解決這個問題。
—-

問:
我的父母在我約24歲時離異,我認為對我來說衝擊很大,我的父親從一個在我生命中十分崇高又偉大的地位跌落谷底,也幾乎跌出了我的世界(已很少聯繫,唯一的聯繫就是每個月微薄養育父親的金錢與每年約一到兩通的電話,父親總是在金錢上跌跌撞撞,以往的電話父親的談話也總是在要求我們信仰他的宗教,抑或是金錢的需索,因此讓我產生了排拒之心),我在課堂上在回溯時發現有一種抗拒與壓抑,不想面對自己的原生家庭的難題,我很害怕情緒打開後那排山倒海而來的情緒,關於情緒這件事情,老師說要和自己的情緒在一起,但是當我知道我不想去碰觸這個問題,因為不想要那隨之而來的情緒,我該如何面對呢?我深深的思考了我想要的,也許想要的是重回那段親密的關係,但是我又深知那已不再可能,我要如何應對我那矛盾的心情呢?
答:
這已經是很好的覺察。當自己還沒有準備好,那就接納自己先停留在這裡,但是不要忽略了自己隨之而來的各種情緒與念頭,那些夾雜著升起的感覺,是一路成長而來的軌跡,情緒可以回溯,但是不想回溯的時候,跟自己在一起就行了。每當矛盾生起來,辨識主要的情緒,跟自己相處之後,給自己一點兒溫暖的愛與陽光,一點一點兒讓自己暖化,有力量就行了。
—-

問:
1.我想要繼續學習如何探索自己內在的冰山,請問要如何進行呢?
2.還是新手的自己倘若又再度掉入以前的模式,到時沒人拉一把,怎麼辦呢?我好憂慮。
3.去年新竹講座,阿建老師在問卷上答覆我:”自我不用對話,而是靠覺察,這樣做就會有很大的進步。”我想和老師核對,是否是因為一開始就用對話,很容易落入頭腦的理性分析、邏輯的運作,切斷了與身體感受和情緒的連結而不自知?我常使用娜妲莉.高柏的自由書寫,請問這方法是否可作為連結自我、陪伴自己的工具呢?工作坊結束後我明白,過去自由書寫的失敗,是由於當極度憤怒的自己顯現時,我不知道該怎麼辦,現在我知道只要用5A來接納即可,對嗎?
答:
1、除了經常覺察自己的內在,學會應對自己的內在,對話時以更專注的姿態面對自己與他人,其餘就是參加不同的工作坊體驗,或者讀書組成讀書會,一群人的學習走得比較深也走得比較遠。
2、覺察就好了。覺察了也要接納自己。
3、是的。一開始就對話,很多人不明白自我對話中,如何讓頭腦停下來。自由書寫或者狂野書寫,可以釋放自我,那是有幫助的,若是自由書寫之後,再針對幾個情緒進行停頓,就會有更好的結果,當然,若能走到渴望處,那就更好了。


李儀婷老師台北工作坊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90323

羅志仲老師工作坊台中場: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90330

講師群李崇建、羅志仲、羅寶鴻、趙安安、陳志恆、洪善榛、李崇義等
愛與自由的體驗之旅沙龍
台中晚場: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90411

講師群成蒂、李崇建、楊世華、陳品皓、李儀婷等
打開接納的門沙龍台北場: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90418

講師群李崇建、羅志仲、羅寶鴻、趙安安、陳志恆、洪善榛、李崇義等
愛與自由的體驗之旅沙龍台中早場: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90516

張天安老師工作坊高雄場: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90412

李崇建老師工作坊新竹第一場: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90418x

李崇建老師工作坊高雄場: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90501

李崇建老師工作坊新竹第二場: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90614

20181008高雄工作坊-課後問與答分享

十月上旬長耳兔與阿建老師在高雄三天的工作坊響應相當踴躍。透過學員們課後向老師的提問,可以了解到即便上課結束貌似都懂了,但日常生活當中還是常常會卡住。

藉由學員於老師的問答,我們也來看看這些提問是否也經常是我們會遇到的問題。

—-

[課後問與答]

問:
對於會不由自主地想著一些不愉快的事,以及習慣沉浸在負面情緒中很久的人而言,深呼吸之後與自己對話,承認,接納,靠近陪伴這個難過的自己時,還是沉浸其中很久爬不出來,整個人與心還是很沉。

是不是因為還沒接納與靠近自己?

不知道是如此多練習就好?

還是要有其他方法?

答:
通常走不出來,就是沒跟情緒相處,而是跟故事相處。

練習分辨何謂情緒?何謂思考,慢慢覺知情緒跟情緒在一起,就能有所進步。

當然,透過小組伙伴以對話探索,看到思考深陷的原因,覺察與跳出來比較快速。

—-

問:
對於有防衛機轉的對話對象,該如何因應?

若當事人一直不願談,是否就接納「無解」

答:
接納了就不會「無解」了,無解的意思,就是還未接納。

或者有一個未滿足的期待,還未被釐清。當接納了,就有更大的能量,更寬的內在去應對世界了,也就能更一致的應對其他人了,正如同我在應對姿態的示範,一致了,可以接納了,亦容易連結他人了。

 

—-

問:
自我對話後,如何讓自己找出方向。

答:
我並未邀請你們自我對話,我在課程中邀請的是自我覺察。

自我對話的部分,就是展開冰山的探索,通常都會忽略在感受中的連結,因此我以感受覺知作為主軸,未來有更深化的基礎了,就可以自我冰山對話,冰山的對話通往渴望,就能為自己負責,那就是方向。

課程內容中增加的互動體驗,我還不清楚增加的部分是哪部分?

我以為在對話中體驗,三階段非語言訊息,還有啟動冰山再連結對話,對我而言就是互動體驗的過程。

—-

問:
阿建老師:有機會我也可以去當您的助理嗎?這次課程過後我明白我未來的路要走什麼方向,我人生目標要走什麼方向?所以若有機會我希望也可以當老師的助理,從中再度學習,並且進修自己

答:
妳是個敏銳的人,雖然我們對話不多。但是我還沒有規劃如何重複學習的方式,若是我可以規劃出新的課程,再跟大家說。另外,回歸覺察自己感受,為自己感受負責,是平常就可以練習的功課。

—-

問:
如果孩子一直在動或玩玩具,要怎麼跟他說呢?(臨床經驗是,在他旁邊說就是會被忽略)

答:
透過更專注應對,停頓,呼喚名字,這些對我就足夠了,其他接納就行了。

—-

問:
最大的收穫是在最後一天,阿健老師跟學員的對話,提到告別的儀式,於是我也問了老師告別的儀式是什麼?

老師也回答了,只不過我有一個疑問,因為爸爸在我小二時就意外去世,我曾經很討厭也很害怕救護車的聲音,直到我大學嗎?

不太確定,我自認為我有調適,所以現在的我看到救護車、聽到救護車的聲音,已經沒有害怕了,甚至會告訴自己我仔細聽一下那救護車的聲音,不過現在仔細回想,我也是讓自己聽一下救護車聲音就會刻意忽略了。

我以為我應該放下了!

但現在看起來似乎還沒有,因為在工作坊的最後一天,看了有關爸爸主題的影片,那是我在工作坊潰堤的關鍵。

想問老師的是,告別的儀式自己做了後,要怎麼知道我真的告別了呢?

告別後,還是可以難過的嗎?

還有我很不喜歡難過的感覺,也不喜歡落淚?

要怎麼自己跟自己對話呢?謝謝阿健老師

 

答:
告別的儀式,是檢驗自己是否有未滿足的期待?

未滿足的期待,仍需要很坦誠的覺知自己的情緒,只要覺知情緒,便知道自己是否完成了。

情緒是個本然,需要檢驗自己怎麼會排斥難過?

而告別了以後,當然還是會悲傷,但是悲傷並不會困擾妳,會連結的是愛,而不是可憐。

—-

問:
回來後對小孩特別有耐心、極大的耐心,但對老公還是一樣不客氣,我懂同組夥伴的感覺,在他身上看到了我老公的樣子,我是他老婆的樣子,他們家是我們家的翻版,是我的借鏡,希望藉由學習,改變慣性互動模式,真的不懂,為什麼學了只受惠於小孩,而對老公就…………

答:
所有的關係都與自己內在有關,跟孩子、父母或伴侶的溝通,都回到自己內在,就能知道自己發生什麼?

只要願意覺察、探索與改變就行了。

通常保鮮期間過了之後,就會斷斷續續,邀請上過課的學員,要用新的眼光看待自己,知道自己有能力改變,並且不對自己回到慣性批判,就會有更多的可能轉變了。

—-

問:
探索出許多情緒底層的共同議題後,何時才能知道可以連結渴望開始做轉化了呢?

目前在病房工作,醫院規定要問心情方面的評估問句,會遇到病人很生氣地在我反映情緒時說,「問這個有什麼用?還不是越問越難過?」

當時雖然會感謝他們即便不耐煩還是願意回答問題,但心裡還是會有些抱歉,不知道可以如何幫忙他們

答:
轉化的工作,隨時都可以進行。當病人難過了,一是核對,核對他們的期待,當然核對的部分,要讓案主自己負責,能為自己覺察與付出,那麼就能接納與失落,與此同時,讓案主為自己負責,去接納在歷程裡可能的自己,就是轉化的部分,隨時都可以進入。只是,我在工作坊,這部分聚焦的比較少,因為是第一次來的伙伴,所以聚焦在探索與體驗裡多一點兒

 

—-

問:
1.如何開啟自我對話?

2.下課後幾天,和先生有一場爭吵,先生只要一聽到有人與其意見不合適就馬上暴怒的那一種,而且不會讓對方有任何說話的機會。我用緩慢的口氣叫他,三次後,他對我吼”你不要用薩提爾那一套來對我,沒有用的。我就是這樣@#$%…..”。  當下的我感受到自己頭很脹,以前的我都選擇在這種時刻靜默(忍受),這次在過了15分鐘的轟炸後,我選擇釋放自己,把我要說的話用吼的表達,才暫時止住了對方(當然後續還有不少餘震)。雖之而來的是勾起自己很深的難過,不能自己。  我欣賞自己的”勇敢”,卻也為自己這幾日的絕望而感到難過及生氣。請問老師我可以如何啟動自我對話,幫自己一把?

答:
妳很是勇敢。妳遇到的問題,是很多人會遇到的,就是,當我們靜下來與對方溝通,彼此其並不熟悉這樣的溝通,對方長常會老羞成怒,就會說出「不要再用薩提爾…」這裡面也可以檢驗,自己是否有刻意上對下?刻意忽略了自己的感受?未經處理只是壓抑?若是都沒有的話,對方這樣說了以後,如何應對自己的冰山?再來,如何以冰山對話照顧彼此?因為冰山的連結,是一個坦誠的模式,也需要彼此都有時間適應。

—-

問:
有無紀錄對話的方式可分享

答:
記錄對話的方式,大概都收錄在書裡了,比如麥田裡裡的老師、心教、對話的力量、薩提爾對話練習。

—-

問:
如果對話的對象是有言語或是肢體暴力傾向的人,例如摔東西或是拿東西丟人,這樣還能再對話嗎?

答:
對話時要設立界線,這樣的人,妳可以評估,有能力保護自己嗎?

若是可以保護自己的,妳願意照顧好內在之後,踏出一步嗎?並且願意為未知的狀態探索與負責。

若是願意的話,當妳越一致了,也就越能引導彼此的連結,但是必須說明的是,學員不是心理師,無須學習一種能力去改變其他人,所以還是回到自己的內在負責。

—-

問:
雖然上完三天課程,但對於問話及乒乓球式的對談,還是常常卡住。

答:
的確需要多練習,練習對話之外,覺察自己內在很必要。

 

—-

問:
目前自己在學校當晨光媽媽講故事給小孩聽,用長耳兔的36封信–講故事給孩子聽,透過每一篇的情緒和孩子分享他們是否有這樣的情緒,再接著用他們的名字當主角說故事。請問老師對於長耳兔一書分享給孩子,很想請老師分享一些模式或重點,讓孩子更受益嗎?

答:
很感謝。你已經做得很好了。


羅志仲老師工作坊台北場: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81222

張天安老師工作坊台中場: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90112

羅志仲老師工作坊新竹場: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90119

創作與閱讀工作坊台北場: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90126

 

 

 

 

 

 

20180625課後問答

 

六月份在台中的工作坊裡,崇建老師開啟了學員的感官,看見了自己的各種可能性,同時也願意接納那些過去認為「不好」的情緒。與自己多同在一起,包容更多元的自己與世界。

學員課後對自己也有諸多期待,有人期待自己能夠善待自己、專注當下、將冰山融入日常對話、給自己多點停頓找回感受,但不管自己的期待是什麼,當期待落空時我們都能夠安然地面對自己的失落。老師說失敗了有失落,多陪伴自己一點就好,不是不要努力了,而是不要再用自責的方式對待自己。犯錯之後改變就好。

課後學員也有額外的問題請教老師。我們整理學員的問題以及老師的回覆如下,希望透過別人的問題我們對自己的疑問也略能解答。

課後是否有其他問題想請教老師?


問:
對話只是對人的關注,是可以有選擇性的?   對話可以只對在乎人關注?如果對方堅持只想要答案(在腦袋工作),可以直接給答案、建議來結束這段對話?這樣算是選擇在不一致中的一致嗎?

答:
對話當然可以給答案,也可說說自己的意見,說些道理都是可以的。只是過去的年代,人與人的對話忽略了真正的理解,急著要解決問題、提供答案、說些道理,因此人與人的連結就少了。其實對話正是過去我們談的「溝通」,我只是刻意強調「對話」,以便於有別過去的「聽話」。我刻意將對話的「理解」化約為好奇,邀請眾人先練習好奇,才有機會真正連結彼此。當懂得好奇了,也能自由運用好奇,當然可以自由的表達,自由的說說道理與答案。

問:
上完課的心得是, 想要有良善的溝通, 自我內在平靜的狀態很重要. 我想知道在應對過程中, 若情緒起伏太快又無法立即感受,覺察時, 有什麼方法可避免錯誤發生?

答:
無法立即感受與覺察,那就會順著慣性走。因此覺知的練習,經常在日常中導入成為一種習慣,漸漸的就會擺脫慣性。

問:
每當經過隧道,尤其若有鐵路高架橋之類在上面,且正好有車經過頭上時,就特別的害怕,但我不知道為何如此,也無法問大人小時是否發生什麼事(父逝母失智),是否就與害怕同在,試著靜心接納,不必執著回溯探源?

答:
回溯並非必須的。能接納感受,不排斥這份害怕,那就是愛自己,愛這個害怕的自己,這樣就很足夠了

問:
請問老師,面對一個人對話時一直說不知道,該從何處引導比較好

答:
當他人說不知道時,先覺察自己內在的狀態,是否有焦慮、不安、生氣…。若是處理過自己,也就能接納對方的不知道。連結乃真心接納與瞭解,當對方的狀態如此,能真心接納了,這就是很好的開始了。真心接納了對方,才開始理解對方的不知道為何?這就是下一步。才會緩緩的靠近對方冰山,理解對方的不知道,內在發生了什麼?

問:
當察覺自己有情緒時,我能主動找夥伴釐清自己的情緒嗎?(偶爾還是有莫名且說不出名的感受 )

答:
一致性就是負責任的表達自己。所以找夥伴釐清情緒,當然是非常適合的,但是需要理解,自己釐清情緒的目的,是彼此的連結,而負責任的表達情緒,本身並不是那麼容易,這需要時常練習。

問:
看見他人哭、看電影、看小說、看短片⋯看到有歡樂或悲傷⋯就會跟著流淚,是正常嗎?

答:
人是動物,有情緒當然是正常。

問:
老師說要常抱小孩,是否是在他作了對的事再抱他並大大誇獎他,來鼓勵小孩往正向走呢?

答:
做對了才誇他抱他。那做錯了呢?若只是在孩子做對的時候,才誇他抱他,做錯時不抱他,那就看不見人了。只是要滿足自己的期待。

問:
探索自我冰山時,1.因太過濃烈的情緒而卡住,即使嘗試用6A想要欣賞自己,找到了正向,理智上知道自己的資源就在那,仍有更多的負向、更多的自責,無法用豐富的眼光看待自己怎麼辦?知道自己的問題在哪,但每次碰都每次潰堤,還可以怎麼處理? 2.所以在探索自我冰山時,常在自我的情緒和理智中游走,總是容易陷在情緒中,或是理智一直出來說服自己,該如何找到平衡? 3.理智清楚明白有許多新的觀點可以選擇,但心裡仍抱著傷無法跳開怎麼辦?

答:
接觸自己的情緒,只是愛那樣的自己。並非要處理事情,因此建議3A就行了。與情緒連結並且接納,實屬不易,若連結情緒,只是為了改變,那就升起了執著。然而無論有沒有改變,這樣的自己都值得愛。2、走冰山之前,先學會接納情緒,這是非常重要的。不然,走冰山成為一種程式,很難真正掙脫出來,另外,初學者彼此走冰山練習,會是比較好的建議。3、那就先擁抱傷,而不是要解決。已經學過覺知情緒,接納情緒,便能練習從很短的覺知開始,慢慢擴大這份覺知,而不是立刻求改變,因為改變的框架,是利用對話進行療癒,那是一份比較深的功課。

問:
我明白對話的能力是與經驗有正相關,但是這是需要時間堆積。請問是否可以透過一些書籍,讓我能減少用時間去經驗學習。更明白的說,阿建老師可以3句切入重點,這包含老師的沉穩、個人特質還包含了老師學識豐富(了解心理、生理成長….等),我想問是否我可以從那些方面的書籍先進行閱讀,當我遇到個案時,我能比較有方向,謝謝。

答:
我並不知道有何速成的方法,因為覺知內在,以及練習與人對話,都需要經驗、時間累積。但閱讀對我而言,是有幫助的。我的閱讀比較雜,所以我也難介紹什麼樣的書是最快速的?只要喜歡了,有幫助了,或者有緣份了,這些閱讀就用上了。

問:
課堂上一直不好意思打擾老師下課休息的時間,所以一直提不起勇氣去問當時一直卡在心中的問題,就是「明知一定要和先生和好,孩子才會好,自己卻非常非常地不願意和好」

答:
那就問問自己真正想要的。可以透過三人小組夥伴,釐清一下,自己內在想要的,和自己正在進行的、決定的,是否是一致的?自己是否為這個決定負責?

問:
人要如何在每個環境中,都覺得自己是安全的,不會感到害怕,焦慮

答:
在環境裡感到安全與否,與我們的神經覺相關,先接納自己的不安全感,再去探索這份感覺,而不是立刻想擺脫這份感覺,會是比較適合的方式。

問:
薩提爾對話模式能運用在課堂班級經營,那要如何運用在工作中團隊經營?

答:
運用在團隊,第一個需要先回到自己,在每一個團對工作中,回應自己內在,是否安然?然而,團對是眾人,要與眾人連結,比跟自己連結的技巧要高出甚多,文字上也不易回答如何連結。

問:
每天跟孩子對話,但還是不知覺走到訓話

答:
一旦訓話了,先有覺知,但不責備自己,也不讓慣性牽著走,這是第一步。

問:
感受到心是冷的,可是為什麼情緒、眼淚、感受卻那麼多,那麼容易被故事觸動?

答:
心是冷的,往往是曾經絕望。絕望的人就不自由,常常是還沒有長大的自己。可以決定自己要長大,長大了就有了選擇,但也要接受失落,只有孩子不想接受失落。當知道自己心是冷的,可以問問自己,是自己刻意讓心變冷嗎?還是其他?那麼要決定不冷嗎?這是可以問自己的。

問:
如遇到將所有事情都具體明白的敘述出來的情形 (即 他已經將我們的探索作業自行敘述完成)該如何繼續進行呢?

答:
這個問題我不明白。不過,事件並非重點,具體事件的意思,並非在對話中,執著於事件中著墨,而是探索事件中的衝擊,亦即冰山應對姿態以下的地方,事件的感受,事件帶來的觀點、決定、期待,如何看待自己?

問:
想請問老師是否可以分享學習薩提爾的方向或是長期練習方向,本身有意願持續在這條路上持續學習精進

答:
長期的方式,在我的經驗裡,就是長期練習。將練習卡住的部分,彼此提出來透過三人組探索。其他就是參與薩提爾的其他課程,這是我的經驗。


張天安老師工作坊: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80826

李崇建vs羅志仲對談: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80909

李儀婷老師工作坊: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80915

20180526羅志仲老師工作坊課後問答

李崇建羅志仲

經常追蹤羅志仲老師的朋友應該知道志仲老師前一陣子到星馬「巡迴演出」了一段時間,行程之中也有數日與李崇建老師「同台演出」的機會。

崇建老師回國之後稱許「志仲老師改變了不少,尤其是他的內在感覺起來相當安穩」,或許這與志仲老師不斷回歸到自我內在,每日靜心有很大的關聯。

五月底志仲老師的工作坊結束後,我們也收集了一些學員的問題以及老師的回覆,希望能在課後多提供一個管道讓學員們有機會解惑。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參考下方的問答,或許也能對自己有所助益。

當然,我們也希望志仲老師跟崇建老師能夠在台灣也能夠「加碼演出」一場,以解眾人之饞。^^

課後是否有其他問題想請教老師? 老師回覆
如果是老師,對於一個小五生問:“我怎麼來到這世界上”的問題,老師會怎麼提問 我會帶著好奇問孩子:「你是從什麼開始想這個問題的?」「當時發生什麼事了?」
老師在講解”傾聽”唸了一段薩提爾的小詩,老師不記得名字,後來找到了,是”薩提爾”寫的”聆聽”。
想請問老師:我在看內容艱澀一點的書時,常會沒耐心然後跳行看,我想要解決這個問題點 我沒有答案,這個問題得回到妳的內在:妳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出現這種困難的?當時發生什麼事了?妳閱讀艱澀的書,動機是什麼?是真心想瞭解這本書的內容呢?還是……?如果在艱澀處慢下來,不急著跳過去,(妳的內在)會發生什麼事嗎?
我常常搞不清處,別人對我恨之入骨的原因,我該如何有所覺知呢? 能知道別人對妳「恨之入骨」,這表示妳已是很有覺知的。我的好奇有二:妳是如何知道對方對妳「恨之入骨」的?「恨之入骨」這四個字很重,妳怎麼會用這四個字呢?發生什麼事了?

此外,對方對妳「恨之如骨」,對妳有影響嗎?如果沒有影響,大概就無妨,因為我們無法決定他人會如何看待我們。如果對妳有影響,那是什麼樣的影響,會讓妳想去瞭解對方「恨之入骨」的原因?

想知道「恨之入骨」的原因,最理想的方式是向對方「核對」,工作坊裡已練習過核對,可運用類似技巧。要是彼此交情已經惡化到難以核對了,恐怕只能詢問其他人的意見,或者回到自己的內在來,自我安頓。

請問是否有針對成人子女與年老父母親之間的溝通或輔導課程呢? 印象中,「旭立文教基金會」一直有開這類課程。
怎麼樣的情形才知道自己進步了 那要看妳對「進步」的定義是什麼。不妨自問:我想得到什麼?我(逐漸)得到了嗎?我是如何得到的?
如何能開拓好奇的廣度?? 常帶著好奇,做對話練習,即可開拓好奇的廣度。
我有三個小孩分別是5,7,9歲,常常會有“公平”的問題產生。因為年紀不同,也無法用同一標準(老三常做不到),但請他們自己協調又得不到共識。例如3個人都想跟媽媽睡,但是我只有2邊可以睡人,所以每天都會吵。最簡單的方法是用輪流的,但是老三又會一直哭😭(但是她年紀確實也較小),真的很困擾我。謝謝您 妳是怎麼看待公平的呢?在妳的成長過程中,曾遭遇過不公平對待嗎?或者看過誰被不公平對待?我們現在會有這樣、那樣的困擾,通常與過去的生命經驗有關,除非能看見並處理過去經驗帶來的衝擊,否則很難應對當下遇到的問題。
已於工作坊休息時間提問,這兩天,實際行動,獲得更多的平安跟喜悅,感謝老師的提醒

張瑤華老師台北工作坊七月場: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80729

張天安老師工作坊: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80826

李儀婷老師工作坊: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80915

 

張天安老師工作坊課後提問

DSC_0000_BURST20180520121115184

張天安老師工作坊之後,很多人心中都受到不少的觸動。除了在課間學員們踴躍的提問之外,我們也在課後收到了學員們不一的問題。感謝許多學員在課後願意給予反饋, 並且提出更進一步的問題給老師。

學員提出的問題經常在很多人身上也會遇到。感謝張天安老師在課後之餘撥出時間針對提出問題的學員一一做回覆,相信上過課的朋友會有更深一層的認識,沒上過課的朋友也能從問答當中找到有用的信息。

我們將學員跟老師的問答分享給有興趣的朋友,興許在這些問答當中也能讓有類似問題的夥伴作為參考。

課後是否有其他問題想請教老師? 老師回覆
老師,請教一下,如何判斷自己在冰山的使用上是否正確或熟練呢?感謝。 用自己的感覺判斷!感覺順暢以及更有能量就是比較正確,反之,則要提醒自己放下自我批判,更多的欣賞感謝自己願意走冰山。
如果接納小時候的自己時…發現其實有好多限制.無法完全給承諾?例如原有規範無法違反,該怎麼承諾? 能給多少承諾就給多少,慢慢的、一步一步來,多次練習會有更多進展。原有規範若不合裡,卻又無法違反,表示需要進一步轉化原生家庭的經驗。
自己練習時,感覺探索的很淺,也沒有很多強烈情緒。請問老師,有沒有一個平台,可以讓學員互相詢問、討論 或分享的版面或社團。因為住在嘉義,想要找學員練習或讀書會,也有困難。 請向主辦方長耳兔詢問,是否可以成立相關網路的社團?
長耳兔回覆:可在fb搜尋「長耳兔心靈維度社團」,可供學員找尋志同道合的夥伴練習。
兩天課後有請教老師了,很謝謝天安老師及崇義老師的耐心回答,暫時沒有
透過練習有疑問時可以怎樣找老師解惑呢? 找學習同儕交流討論為主,因時間有限,老師只能在課堂中解惑。
請問老師如何運用冰山幫助他人?另一問題,對於國高中的孩子要如何運用冰山理論幫助他們?謝謝老師 先自己用熟悉了,才可能去幫助他人。可以用有趣的方式,介紹冰山給國高中孩子崇建的「閱讀深動力」可以參考。
目前這個階段沒有誒,想要學習跟自己相處,謝謝工作坊的不逼迫,此階段比較享受跟自己連結,懶惰(不想積極)跟新的朋友(陌生超理智系列很強的人)連結。
謝謝天安老師、Charles在我面對內在空間產生恐懼時,幫助我找回長大的自己;這兩天我試著再進入內在空間,雖然沒有完全黑暗,但大地之氣仍是黑手,我趕快轉換承接來自天上的光,暫時不去想大地之氣,於是我回想讓我產生力量的三件事,可是這天上的光雖然出現,卻仍無法灑滿全身;大地之氣雖暫時消失,但我仍會感受到那黑手的恐懼,這是因為小時候的冰山還沒有解決嗎? 先做光明或是自己比較喜歡的冥想,增強自己的能量,黑手的恐懼要另找時間處理,可能跟原生家庭有關。另外,小時候的自己假裝睡著不張開眼睛,就耐心跟他說話,等待和陪伴就好,有一天他會慢慢改變的。
過去自己的期待,可否用課程最後所教的方式,從期待進入渴望的想像,達到治癒的效果呢? 過去的期待,若是指未成年之前的「未滿足期待」,用「從期待進入渴望的想像」,會得到一些滿足感,但若要得到療癒,要和小時候的自己連結,並作為成年人負起責任去照顧,放下對父母的未滿足期待。
二天學到感謝欣賞自己的重要,但是在生活情境中,面對孩子的不主動等行為,仍容易動怒與責備。不知是在自我冰山哪兒出了問題,一直處於易怒的狀態。 「接納」與「好奇」自己的「易怒」,主動負責的照顧自己的情緒,欣賞感謝自己已經做得不錯的部份,尤其是小小的進展,這樣冰山的狀態才會比較安然,慢慢練習,不求速效,鼓勵自己,久而久之就會有明顯的進展。
冰山中的期待是兩相牴觸的,該如何進行下去呢? 例如: 孩子上學遲到(行為、事件) 對時間的急迫感到焦慮(感受) 憤怒、莫可奈何(對感受的評價) 學生上學應該準時,遲到累積成警告會影響會考成績; 母親應該協助孩子上學準時(觀點) 孩子循規蹈矩、家庭氣氛和樂(期待) 我的付出-接送孩子上下學-被尊重被感謝(渴望) 每天早上出門上班上學時的生命力都是低落的(生命力) 冰山進行到此,我選擇早晨出門時家庭氣氛和樂,所以,儘管孩子上學眼見又要遲到了,我仍耐著性子等待,不過度的催促﹐但,經常的失去耐性,又發了頓脾氣。著實很難在上學遲到累積成警告而影響會考成績這個威嚇下,放過自己和孩子~~ 或是冰山可以走往不同的方向呢?請教天安老師~~ 欣賞你開始使用冰山,去看待自己和孩子,一開始容易感覺到衝突,是很正常的,這樣兩相牴觸的期待,都是有它存在的道理,而你是「主人」,接納兩種衝突的期待或觀點,看看他們各自想要為你做些什麼,了解它們各自的正向意圖之後,找出可能的協調的方式。更好的是,和孩子一起找出可以彼此接受的方法,那將是一段親子美好的共同學習的時光。

張天安老師工作坊: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80826

李儀婷老師工作坊: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809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