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的秘訣]

[幸福的秘訣]

整理:Bobo Hung

影片網址:https://www.youtube.com/watch?v=fNdcBF5qGTM

Morning~~
今天想與大家分享,溫馨的英國電影«真愛每一天»,

Tim 21歲了,老爸告訴他,他們家族的男人都有「回到過去」的超能力,只要把自己關在密閉黑暗的空間(如衣櫥),緊握雙手想像,就能回到過去的某一個時間。

之後,Tim開始運用這個能力,去追求他想要的,如美好的愛情、幫助好友的事業、讓自己的婚禮順利進行、拯救妹妹免受渣男男友的折磨…然後…也付出了一些代價。在許多愛情與親情、友情的考驗中,擁有超能力Tim,生命也有所成熟及轉變…結婚生子,與妻子過著平凡不平靜,踏實幸福的日子。

最觸動我的,是Tim母親打電話來,告知父親重病,Tim帶著妻子回去探望父親…

癌末的父親坐下跟Tim說:「我件很重要的事要告訴你,但先確認一下,你想聽這個大秘密,還是你寧願跟我一樣自己去發現它?」
Tim:「除了穿越時間的能力外,你還有別的秘密?」
父親:「沒那麼嚇人,但比穿越時間的能力重要多了。我要告訴你的,是運用穿越時間這能力的最高境界,是關於幸福的秘訣。」
Tim:「我想知道,告訴我,別賣關子了。

父親離世前最後一次的對話裡,Time獲得了來自爸爸給的幸福秘訣的傳承。

其一:
是繼續過著日復一日的平凡生活,和每個人一樣。職場上遭遇挫折,一如往常地吃苦當吃補,看著工作夥伴被拌評,除了默默支持他,什麼也不能做。繼續吃著和平常一樣的午餐和咖啡,邊咀嚼邊焦慮著手邊未完成的任務。繼續盡自己的身為法律人的職責,在每一場官司中,讓正義得到伸張。續續在一天工作結束後,拖著疲憊的身心坐吵鬧的地鐵回家,正想安靜一會兒,身旁剛好坐著一個用大音量聽搖滾樂的乘客。睡前,跟妻子互道晚安後,也跟這難熬的一天道晚安。

其二:
再回去重複過一次,那令自己難熬的一天。
同樣的人設及劇情,第一次因緊張焦慮而忽略的美好,在第二回合中,都要好好體會。
同樣的職場挫折,Tim用幽默的表情夥伴暗示,並且用筆記本,讓同事感到被同理與支持。中餐如平常一樣匆促地點了外帶,但卻更回到當下地回應服務生的友好,接收了服務生的祝福”Have a good day.” 在法院大廳狂奔趕著開庭的同時,緩下兩秒,欣賞這美麗莊嚴的百年建築。法庭判決時,讓自己感受更多的喜悅,大方和戰友擁抱,享受這耕耘後的果實。回家的地鐵,一樣坐在那搖滾樂迷旁,與其期待不可得的安靜,不如就一同享受這首音樂。

得到此秘訣的Tim所過的家庭生活,和所有的家庭一樣,活著的人得習慣親人死後的日子,慢慢適應失落、慢慢適應新的步調。
謹記父親叮嚀與祝福的Tim,把人生過得像是,專程穿越時空回來品味一樣,去享受它;就當作是自己那特別又平凡的生活,的最後一天。

邀請各位一起練習,今天也讓自己,過得像是有超能力一樣:覺察到焦慮升起時,回應內在,然後再回到當下,回到存在中,感受一些值得品味的美好。焦慮的同時,也讓美好進來。


打開接納的門對話沙龍(台北)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91017

李儀婷老師工作坊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91019

羅志仲老師工作坊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91116

張瑤華老師工作坊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91122

陳桂芳老師工作坊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91206

崇建老師工作坊-學員問與答

Photo by Etienne Boulanger on Unsplash

「我想跟家人好好談話…」
「如何專注而不思考呢?…」
「好奇的提問如何不卡住?…」

謝謝夥伴們的提問,也讓大家有所學習。

「我們的潛意識有數不清的種子,每天約有六萬個念頭,思想波是一種能量,随著思考與注意力的轉移,能量在一天當中就被拉到各個不同的方向,不斷消耗自身能量。靜心,可以把注意力拉回到自己內在,換句話說也將能量回到自身身上,滋養自己,所以靜心是一種愛自己的具體表現。」–«覺醒的力量»
—-

問:
我們是要每天回溯過去來練習覺察的嗎?對於好奇的提問很難做到像老師那樣愈問愈開闊,我是問了幾道題就問不下去,我會嘗試再看老師書上的實例揣摸一下,不知道哪一本會讓我容易掌握?
答:
不是練習回溯覺察。是練習感官上的覺察,以及感官上的回應。對話與覺察回應自己同時的功課,問句本身需要多一點兒經驗,就能看見脈絡,也理出自己的風格. 
麥田裡的老師、心教、對話的力量、薩提爾對話練習,都有案例。
—-

問:
想跟家人好好談話,如果從輕鬆好奇的角度切入,可能不是面對面,而是坐在旁邊,只是偶有眼神接觸,也能有連結自己-事件-連結他人的效果嗎?
答: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狀態,若是瞭解自己的狀態,為自己做出選擇,漸漸走入彼此連結,那就是很好的方式,不一定要特定的方式。至於偶爾有眼神接觸,是否能連結自己與他人?那就要問問自己,是否能與他有所連結,至於他人是否能連結,也需要問問他人。
—-

問:
想請問老師,如何可以讓青少年,戒除煙癮及網路成癮?
答:
煙癮、網路成癮,雖是一個行為,但是不要指看行為,應該看整個冰山,還有成癮的行為如何來的?要連結孩子的渴望,在歷程裡面處理,才比較容易戒除,但是這屬於有難度的對話。
—-

問:
甚麼叫不放空,專注而不思考,有甚麼方法做到?
答:
放空即是打岔。專注而不動用思考,一般的說法就是專注在感官的所緣,將專注力放在感官上,就會引導力量專注於自己。在創傷的學說裡,受創傷的人,比較難以與身體、自我連結。
—-

問:
課堂的體驗有很多都是關於負面情緒,但越來越多心理學研究顯示,正面情緒都能幫助人們自我成助以及與他人連結(著作如 Positivity, Love 2.0…)。很好奇,如果這些研究與”對話”連結會產生什麼樣的效果?
答:
情緒沒有正負面,情緒是為人服務,只是當情緒來臨時,生氣、悲傷、焦慮等情緒容易被忽略,不易被正視與回應,而開心、興奮等情緒則不會被排斥,當人在與自我連結時,情緒並非單一向度,自然可以也應該與開心、興奮連結。當人真實與自我連結,而這些連結先透過顯化的身體、情緒感覺接觸,寬闊的喜悅感、平靜與和諧感就是真實如常的存在。
—-

問:
崇建老師怎麼能如此張大、如此接納每個人呢?(啦,其實這不是真正的問題,不用老師回答。)
答:
那是練習而來的,也是接納自己的不足而來,接納、寬容自己,是一門功課,那是看見自己的不足,但接納自己的不足,進而能接納眾人,當自己意識到無法接納的時候,就接納自己的無法接納,那是一個循序漸進的次第。
—-

問:
如何能像老師那麼,平靜地應對不同人的問題?
答:
那是經常覺察、回應自己之後,得來的結果。

—-

問:
如果有機會,想與崇建老師面談。
答:
感謝。但是目前沒有安排談話了。
—-

問:
希望李崇建老師能開二階課程以區別授課內容,介紹一起去上課的朋友初次接觸,說聽不太懂,我自己也覺得內容是不容易理解的。
答:
感謝妳的回饋,課程的設計,目前我還沒有更好。方法,讓所有人理解,我會朝這方面多一些思索。
—-

問:
能請老師分享因颱風而錯失的第三天課程內容嗎?用錄音或文字都好,因為聽說是如何教育小孩的對話架構,我真的非常需要,此刻的我,期待相當大,無法與自己內在做連接,謝謝。
答:
內容沒有文字檔,第三天一部份是模擬案例示範,過去也沒有錄影或錄音。覺察自己,好奇的對話,能夠練習熟練,那就沒有問題了。


張天安老師工作坊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91011

打開接納的門對話沙龍(台北)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91017

李儀婷老師工作坊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91019

羅志仲老師工作坊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91116

張瑤華老師工作坊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91122

陳桂芳老師工作坊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91206

[滾滾專欄]-靠近自己

Photo by Suzanne D. Williams on Unsplash

[滾滾專欄]-靠近自己


作者:滾滾

這陣子陪一個孩子談話,同時自己也持續地做回一個孩子,跟一個有趣的大人談話。在這種,有時做為大人,有時又做為小孩的來回擺盪裡面,感受最深的,還是「靠近自己」這門功課的價值。

孩子說:「他們一直叫我不要自甘墮落,叫我要站起來!要找到自己的目標,我也努力了,但真的好累啊….我真的做不到…我也很討厭這樣的自己!」、

一方面討厭自己,另一方面被其他人逼迫時,又感受到深深的孤單與無力,屢仆屢起,卻忘了回過頭來,聽聽內在那個,渴望被裡解、被接納的聲音。

孩子說:「我當下覺得很受傷,但我還是努力讀一堆資料想要了解她為什麼會這樣控制我….這樣傷害我….」

我:「孩子,妳當時很受傷,但妳還是試圖去理解她嗎?這會是妳希望她為妳做的嗎?希望她越過這些情緒,來理解妳?」

我們多渴望被別人,尤其是重要的人所理解和信任。我們都渴望有個人,可以在我什麼都沒有、脆弱不堪、無以為繼的時候,仍舊溫和而堅定地善解我、支持我,信任我可以變得更好。

其實,我也常用令人難以承受的表達,去期待有誰能穿越這些尖銳與荒唐,來體諒我的孤單與渴望。會選擇傷人或受傷,常常是感覺不到愛,而在自己生命的孤島上,拼了命地向外呼喊、求助的緣故。但我們,身為最清楚自己的人,卻常常不願意擔任這個靠近自己的角色。於是,拼了命想拯救別人,委屈求全、害怕失去,卻不願意回過身來,給自己一份愛與靠近,把那份勇氣,留給自己。

當自己都不願意靠近自己、不願意愛自己的時候,要不斷地要求別人來愛自己,那便會遇上許多的困難。

如果不知道該怎麼愛自己,可以學習、可以練習,深呼吸、跟自己核對情緒、上課、對話,都是路徑。時常做不到沒關係,只要願意,那就可以了。即便過程起起伏伏,有荊棘、有淚水,但終究會將渾沌破碎的生命,凝練更完整的清明。

時時自問,首先更多地覺知了自己,那就是一份愛的開始。先給足了自己愛,清楚地明白了自己想要表達的是什麼,那便更能承受自己,亦更能承受對方,如此,這樣的對話,才能更趨向一致與和諧吧。

我還是在路上。


 

張天安老師工作坊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91011

打開接納的門對話沙龍(台北)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91017

李儀婷老師工作坊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91019

羅志仲老師工作坊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91116

張瑤華老師工作坊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91122

陳桂芳老師工作坊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91206

看見自己

Photo by Fares Hamouche on Unsplash

作者:Charles Lee

中秋節前趁著空檔報名了一場哈克米取向的工作坊。這個工作坊有別於以往上過的課程,講師的短講與理論講解很少,也沒有太多的對話過程,整個工作坊的內容都是以各種設計的活動來體驗人我之間的細微感覺,藉此往內在探索。

其中一個活動講師要求六人一組,當中一人分享一個與自己相關的故事,而另外五人則分工合作,負責觀察身體姿態、臉部表情、手腳動作、聲調與語速、以及內在小孩的狀態。

小方是一個心理學研究所的博士生,身高一米六五左右,綁著一個馬尾,臉上戴著眼鏡。輪到她分享的時候,我負責觀察她的臉部表情。

「其實今天學校正好開學,我正處於一個極為忙碌的狀態。我很想來這裡上課,而學校的事情也搞得我相當混亂,但我還是翹課來這裡上課了。

今天我的指導教授因為人數不足的關係,一直打電話找我去上課,但我因為今天在這裡,所以我當然沒有辦法接到他的電話啦。我想到我剛進博一的時候,我的第一篇報告就被老師畫了一個大叉叉。我那個時候很沮喪,因為我本科跟碩士班不是心理學相關的,我必須要補很多的課,每天不停地上課還要趕報告,我感覺自己心力交瘁,快要崩潰,而做的報告又不受老師青睞,真的很想死。

不過老師說,以我第一次交報告的程度來說,我算是很不錯了。但我還是很難過,因為我這麼努力還是沒有得到認可。

我的朋友知道我的情況以後,有關心我,而且跟我說我已經很棒了,她覺得我這麼認真努力一定會有好的結果的。朋友的鼓勵我覺得帶給我一點支持的力量,不過,重要的人沒有看到,我還是覺得我做的很不好。我感覺他們沒有看到我。」

陳述吿一個段落之後大家紛紛在負責觀察的部分給予反饋。我的觀察是,妳的臉部看不出太大的表情起伏,不過我發現一個比較特殊的地方是,妳的眼神跟大家接觸的時間很少,你大多時候都是仰著頭看著上方,或是低著頭望著地板在說話。

關於小方的故事,我聯想起一位朋友,她是個努力的媽媽,她曾經跟我說一件事:

「有一次和女兒聊天的時候,女兒突然迸出一句話問我:你喜歡小孩嗎?在那瞬間我並沒有意識到問話人是我的孩子,我輕輕鬆鬆地吐出:我不喜歡小孩。我以為一切都那麼自然,我只是講出我自己的看法。沒想到她的臉一瞬間沈下去了。

女兒反問了一句:那妳怎麼不把我們送給別人。

我知道那句話那麼真實丶重重地打擊她,我有點憤怒,我不喜歡我這個角色,但是我很努力了,我一直陪在妳身邊。然而我的回應仍然帶著尖刀:我能把你們送給誰。後來我告訴她,她們的出生都是我的期待,只是當我面對衝突的時候,我就會不知道怎麼辦,不知道怎麼走下去,但我還是很努力不是嗎?

雖然嘴巴上這麼說,但是心裡頭的我對我自己在怒吼著:「妳就是做不好、妳怎麼跟我一樣自我放棄、你為什麼不好好的站起來?妳看妳把你女兒傷得這麼深,她那個孤單、看不起自己的心就跟妳一樣」

我看見了小方以及努力的媽媽那樣認真,想要為自己的存在努力一搏的態度。

回到小方的故事,我除了給予我的觀察,最後還多問了兩句:「小方,有兩點我想跟妳確認。1. 妳說話的時候沒有看著我們,妳會知道我們都在看著妳嗎?2. 妳怎麼看妳自己做的努力,那樣的妳,妳會怎麼形容她?」

我們總期待著看著別人的反應來評價自己,這個「裁判」的權柄永遠交在別人的手上。什麼時候我們才能為自己做主、為自己讚賞、看到自己。我心疼小方跟朋友一直企盼著別人來「看見」自己、證明自己存在,也激賞著每個角色盡力扮演好該有的身份。

生命的存在如此美好,我們卻甚少看見自己。


張天安老師工作坊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91011

打開接納的門對話沙龍(台北)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91017

李儀婷老師工作坊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91019

羅志仲老師工作坊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91116

張瑤華老師工作坊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91122

陳桂芳老師工作坊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91206

 

活動公告

細細檢視關係裡面的「傷害因素」,我們可以發現其實只要能夠多加覺察,就可以避免掉無謂的衝突。
 
桂芳老師在工作坊裡引導學員看見自己、連結家人與親密伴侶,以細緻溫柔地語調帶領我們走向和諧、健康的關係。
 
幸福的關鍵就在處理差異與衝突。兩人若有差異,爭執,婚姻就不幸福嗎?
 
其實親密關係難以避免衝突,只要處理得宜就可化危機為轉機,讓關係更親密。
 
工作坊透過薩提爾模式協助學員進一步了解自己與釐清人際關係。邀請對薩提爾模式有興趣,或在關係當中困頓的朋友一同來體驗。

陳桂芳老師工作坊
時間:2019/12/06 (五) – 2019/12/08 (日)
地點:台北市
講師:陳桂芳老師
主題:活在愛中的秘訣 – 運用薩提爾增進親密關係工作坊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91206

活動預告

親密關係在剛開始發展的時候,雙方荷爾蒙大量增長,由於愛的渴望會讓雙方忽略對方的部分缺點,但隨著相處時間漸長,兩人的關係慢慢地會起了不一樣的變化,透過桂芳老師在課程的引導,我們看見這一齣雙人舞蹈時時刻刻都在跟隨不同的形態轉變著。

陳桂芳老師攜同長耳兔即將於台北舉辦三天的工作坊(12/05-12/07)。桂芳老師細膩的講解與學員親切的互動令人印象深刻。

邀請喜好薩提爾模式、在關係中想要釐清方向的朋友前來體驗。

[詳細報名信息與連結將於明日公告]

*長耳兔一般會委由Accupass活動通購票平台辦理售票,想報名的朋友可以提前至Accupass活動通註冊帳號,以利後續訂票活動。

Accupass網址如下:
www.accupass.com

趙安安老師文章|要麼控制情緒,要麼讓情緒控制你

你是一個善於控制自己情緒的人嗎?有實驗表明,比起愉悅、驚喜等正面的情緒,悲傷、憤怒所持續的時間達到了兩倍以上…

01

“2歲女童被拎胳膊“扔”下樓梯 保姆:我心情不好”
“因心情不好,他在廣州一公園撿磚砸死人!事後這話更讓人憤怒…”
“荒唐!男子心情不好 一路偷車“兜風”30小時”


近來聳動的標題、驚人的社會事件,似乎在層出不窮地發生著,而許多案件的起因僅僅只是來自作案者情緒不佳,究竟人們的情緒管理出了什麼問題?


你是一個善於控制自己情緒的人嗎?有實驗表明,比起愉悅、驚喜等正面的情緒,悲傷、憤怒所持續的時間達到了兩倍以上。

為什麼人會出現情緒反應?其實情緒反應是來自於大腦受到刺激,認知系統在處理過程中,對於刺激的解讀和推論後作出的反應。
接收刺激、解讀推論、做出反應三者的產生速度相當快,經過生活經驗的積累與學習,更是加快了反應的速度,情緒往往在瞬息之間發生。
面對走不通的路,有些人懊惱抱怨,有些人不以為意,甚至有人認為嘗試新的路徑是件有趣的事。
為什麼人接受到同樣的刺激,卻有不同的反應?因為每個人腦中的解讀模式和推論模式是不同的。
這樣的解讀方式稱為認知基模,其運作十分迅速,形成了“自動化思考”,猶如被植入晶片的機器人,遭遇刺激就立即出現反應。
 
但事實上,從刺激到反應之間是有空間存在的。

人難以避免受到負面情緒的侵蝕,無論如何不能放任自己淹沒其中,究竟該如何控制壞情緒?請檢視以下七個易生負面情緒的自我認知基模,拉開從接受刺激到情緒反應的空間。

02
第一:每個人都要喜歡我
小時候做的每一件事,都渴望父母和師長們的肯定,在求學的路上,行為舉止都希望獲得同儕的認同。
待到年紀漸長,出社會之後的我們,所受到的眼光和評價來源更加廣泛,加諸在角色上的期待也愈加沉重,形成了“每個人都要喜歡我”的認知基模,一旦接受到一點批判就會影響心情。
 
當我們發現到有這樣的認知基模,試著對自己說:“為什麼要每個人都喜歡我?沒有人能得到每個人的喜歡,最重要的是自己做事問心無愧就好!”
 
第二:如果不是百分之百成功,那就是失敗
最終壓垮自己的往往不是別人,而是自己。
 
比如高考放榜的成績也許不那麼理想,成績的背後綁著成功的期待,期待一旦落空彷佛人生無望。
 
扭曲的認知基模造成人們持續追求完美的表現,如果不是百分百的成功,似乎就是一個失敗者,但事實真的是這樣嗎?如果我們從另一個角度看待呢?
 
考試成績並不是唯一肯定自己的標準,比如善良、溫柔、體貼、耐心這些都是與生俱來的優點,不是紙筆分數可以取代的。
 
一次的失敗並不代表永遠倒地不起,人生雖然不能倒流,但應該給自己重來的機會。
 
第三:我的價值建立在他人如何看待我
 
他人的評價與認可固然重要,但外界的眼光和自我認同,兩者的比例該如何分配?
在東方文化裡,他人的感受遠遠重於自己的感受,群體價值總是淩駕於個人價值,這樣根深蒂固的認知基模,往往使我們經常忽略自己內心的聲音,但這就是絕對的真理嗎?還是只是一種思維模式罷了?
反觀西方文化,個人的價值往往建立在自己如何看待自己,相較於群體,會更注重自我。
 
所以它並非放諸四海皆准的真理,亦非固著在文化裡堅不可移,只是一種觀點的轉變,端看你是否願意換個角度思考。
 
第四:我應該要一直當好人
“好人”這兩個字代表了必須幾乎來者不拒、有求必應、永遠為他人著想,很多時候,它帶來的壓力遠遠超乎想像,使我們活在別人的期待中而無法做自己,一旦違反他人的期待就會陷入自責的情緒裡,並且總是學不會拒絕的勇氣。
 
每當你因為無法滿足他人的期待要求,感到辛苦、疲累的時候,自問是不是內心也有這樣的認知基模?接著再反問自己:“我真的需要一直去當好人嗎?還是有其他的可能性?”
從現在開始,拒絕當100%的好人,學著為自己著想吧!
 
第五:意見被否定=人格的否定
“如果人們不贊同我的意見就代表我是不好的人”,這樣的認知基模容易造成人際關係之間的不愉快。
在組織溝通中,說出不同的意見和想法應該是被允許的。然而,若團隊成員的認知是:“如果不贊成我,代表我不好”,被反對者便容易感覺受傷或激怒,於是造成團隊溝通劍拔弩張、爭執不休。
為了避免衝突,漸漸形成有話不敢言的氛圍,使得任何實質意見、善意建言都無法發揮效益,這個團隊失去活力和開誠佈公的勇氣,同時也是對組織的一種內耗。
 
因此,我們要改變這個認知基模:“否定我的意見,不代表否定我的人格,對事不對人的意見,是為了讓團隊更好。” 當團隊成員擁有了這樣的共識,可以坦白地討論想法,營造交流創新的氛圍,績效也會隨之提升。
當你可以虛心地接受指教,並且將其視為寶貴的言語而非傷人的利刃,心也會隨之堅強。
 
第六:應該盡可能表現到最好
經常造成負面情緒的另一個認知基模是:“我應該盡可能表現到最好。”
學業成績、才藝技能、待人處事、職場表現、感情關係、事業成就…人的一生要追求的事物太多,樣樣亮眼的“人生勝利組”畢竟是少數,更何況,那些華麗的背後也許藏著許多的眼淚。
 
如果一首歌的起伏是舒緩到激昂,最後回歸平穩,那麼歌手在演唱的時候,一般會在最高亢的部分花最多的力氣、釋放最飽滿的情緒,若整首歌都在用力嘶吼,反而會模糊真正想表達的焦點。
 
人生也是如此,如果想在每一件事情都面面俱到、要求自己表現到最完美,反而容易落入失望挫折的迴圈當中。
 
試著用更寬廣的心態來看待:我們是人,能量有限、氣力有限、時間有限,可以挑選幾項事情要求自己表現優秀,但並非各方面都要以完美的標準看待,學會放過自己,是人生重要的課題。
 
第七:尋求他人幫忙是軟弱的表現
這一點對個性好強的人來說是根深蒂固的認知基模:凡事靠自己,努力證明我可以,不到逼不得已絕不會求助他人。
 
然而,尋求他人幫助真的是軟弱的表現嗎?換個角度想,比起自己埋頭苦幹卻毫無成果,適時地尋求外援,讓事情達到事半功倍的效果,反而是一種聰明。
在職場上,求助他人可以視為增進關係的第一步,亦是人情累積、互相幫忙的開始,人是群居的動物,沒有人可以真正做到獨善其身、離群索居,因此,在遇到困難的時候,請別吝嗇發出求救訊號,也別吝嗇向他人伸出援手!
 
這七種認知基模,是大多數人或多或少在心裡都曾冒出的聲音,既然知道這些認知基模深深地影響情緒,那何不改變它?
下一次,當你面對刺激,情緒就要湧上來的時候,不妨告訴自己先暫緩下來思考

“我為什麼會生氣?為什麼會傷心?是不是因為具有這些扭曲的認知基模,才會導致這樣的情緒?"

心理學家Viktor Emil Frankl(維克多.法蘭克)曾說:“在刺激和反應之間有一個空間,那個空間就是我們選擇如何回應的力量。”
在刺激和反應之間拉開一個空間,使你有餘裕能夠發現自己的認知基模,你便擁有了選擇的權利,選擇是否要以固有的思維面對,若能換一個角度思考,你將不再被負面情緒束縛,從此,生命多了自由。
(Photo by Allie Smith on Unsplash)
 
一次的失敗並不代表永遠倒地不起,人生雖然不能倒流,
但應該給自己重來的機會。—趙安安
原文網址:https://reurl.cc/ZnGDMl
 
————–
 
張天安老師工作坊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91011

打開接納的門對話沙龍(台北)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91017

李儀婷老師工作坊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91019

羅志仲老師工作坊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91116

張瑤華老師工作坊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91122

崇建老師工作坊–課後問與答

Photo by Kari Shea on Unsplash

「面對情緒張力大的孩子,我可以怎麼做?」
「整整三天沒勇氣跟崇建老師互動,有些可惜…」
「我想把薩提爾這套方法學得像老師一樣好,每天應該該做些什麼?未來應如何規劃?…」

謝謝夥伴們的勇敢提問,每個提問背後,都有生命對於改變現狀的渴望,邀請各位:
「練習給自己愛,給自己多一點接納,給自己多一點允許。」–«閱讀深動力»
—-

問:
我想要持續深入學習對話脈絡,包括這次較少提到的期待、渴望和自我的部分,期望老師可以提供相關書單或學習頻道,讓我們持續成長
答:
進入期待以下的層次,都是很必要的路徑,在工作坊中我聚焦在探索與感受兩個基本功,我期許未來能往下有更深的課程。若要看書,我能想到的是實錄對話,將大象在屋裡二書,治療的部分多看幾次,就能看出端倪。
—-

問:
在送老師東西的時候,忘記跟老師說,我可以被拒絕,希望不會造成老師的負擔。想請問老師,想把薩提爾這套方法學得像您一樣好,總結來說每天應該該做些什麼?未來應如何規劃?請老師給我一些建議。謝謝老師
答:
坦白說我沒有特別好的建議,我在上課提到的自我覺察、好奇對話,這兩個能更落實的進行,就已經很不容易。其他可以透過看書、看錄影帶,或者參加其他工作坊來進行。
—-

問:
就是想问阿建老师,我在冥想时,中间一度想睁开双眼,可又有点想睁开又睁不开的感觉!课后,有学员分享没有哭,而且还睡着了,让我有点吃惊!因为我是哭到不行,中途还感觉自己双手紧紧不安的握着!想问老师,我是没进入真正的冥想嗎?我好怕那种眼睛想睁开又睁不开的感觉!最后面,我努力让自己睁开流泪的双眼,是我强迫自己回到现场来吗???
答:
冥想很個人的,每個人都不一樣,也隨著議題、冥想詞,各有不同的感覺。睡著了,可能是打岔,可能是對冥想詞沒感覺。你哭到睜不開,是很進入內容。至於你是否強迫自己回到現場?那要問問自己比較有答案。
—-

問:
想跟老師當面對話
答:
我已經沒有接對話了。
—-

問:
整整三天沒勇氣跟崇建老師互動,有些可惜,應是自己的怯懦心,拿書找老師簽名時,我前面那位學員老師是簽在封面,換到我時,老師簽在內頁,一時好奇,就跟老師說怎麼沒有簽在封面,不知老師是否聽了不舒服,因為老師後來課堂上也沒點我說話,好像眼神也有回避,所以在此跟老師說明如有讓老師因此事不歡喜實非我意,我很希望能學習崇建老師對話方式?請問老師要如何循序漸進的學呢?又自己常被自己的情緒困住,就更別說是對話了,請老師不吝指正,無限感恩!(讓老師在書封面又多簽名一次,懇請見諒)
答:
我記得自己是笑了一下,說了那是她特別需求,可能妳沒聽見,我沒有絲毫不舒服的感覺,不過,從這對提問來看,妳很會照顧人,很注意他人的反應,這是好的,只怕解讀錯誤,或者過度將他人反應形成自己壓力。我不記得眼神迴避,因為我沒有迴避任何人,點名說話的部分,是你有舉手我沒點名嗎?我倒不知道有這樣情況,下次私下確認比較準確,放在心上那麼久,肯定很難受。循序漸進的兩個方式,都是工作坊教的,時時覺察與回應內在,多練習好奇的對話。另外,多簽名在書封,是對我的看重,沒有任何不妥,只有感謝。
————-

張天安老師工作坊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91011

打開接納的門對話沙龍(台北)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91017

李儀婷老師工作坊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91019

羅志仲老師工作坊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91116

張瑤華老師工作坊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91122

[放下需要]

Photo by Ben White on Unsplash

[放下需要]

作者:Bobo Hung

«創造生命的奇蹟»作者 Louise L. Hay,在演講及著作中,多次提到:「重複的模式,顯示出我們的需要。」

意即,我們所擁有的每個習慣,一再經歷的每一個經驗,以及時常重複的模式,都顯示出我們的內在有一個需要,這個需要和我們所擁有的某個信念有關連。如果沒有這個需求,我們不會那樣做,或變成那樣。要轉化這個模式,我們需「放下需要」。這也是我在生活中,一再重複的、有效的練習之一。

告別暑熱,秋意正涼的早晨,我沖著咖啡準備開始一天的工作,國外的朋友小儂來電。
傾聽了小儂在異鄉生活的不容易後,我說:「親愛的,我只能再陪伴妳十分鐘。若是可以,妳希望在這十分鐘的談話中得到什麼呢?」
小儂:「我想得到平靜。」
「平靜一直都在妳內,只是我們需要找出,是什麼使妳感受不到平靜的自己。」

小儂:「昨天的電話裡,我姊姊一直提到,我大兒子個子太小了,在白人兒童團體中,容易被霸凌。不需姊姊提醒,我早知道我兒子身高輸別人很多,我姊姊的話語,使我更焦慮。」

我邀請小儂拿出,我分享給她的情緒清單,陪她一個一個找出,她內在正流竄著的千百滋味。
一一認出感受後,我請小儂挑選,這十幾個情緒及身體感受中,最強烈的一個:擔心。

有意識地停頓後,我在視訊鏡頭前,專注地問:「小儂,如果…我是說如果,昨日沒有姊姊的來電,妳還會擔心妳大兒子嗎?」
小儂:「會少很多。」
「妳的意思是說,即使沒有昨天發生的事,妳還是熟悉擔心的感覺,是嗎?」
小儂:「是啊,我很擔心我兒~」
「小儂,如果…你兒一路長高長壯、一輩子舒心快樂,妳就不擔心了,是嗎?」
小儂:「是啊。」
「真的嗎?妳所有的擔心,都跟大兒子有關,是嗎?」
小儂:「不,我還得擔心我父母、我先生,還有台灣的弟弟和妹妹。」
「所以,即使沒有姊姊昨日的來電,即使妳大兒子一生順利平安,依然有很多素材,可以讓妳感到擔心,是嗎?」
小儂:「是。」
「若我現在帶妳做一個練習,妳願意嗎?」
小儂的眼中有淚水(我知道那是不安,但我願意等待她):「我怕我會崩潰…」

「若這個練習可以幫助你,在擔心升起時,接住自己,妳願意嗎?」
小儂:「好,我願意試試看。」

接下來,我邀請小儂深呼吸,放慢語速,用口語說出:
「我願意放下,我的內在對於感到『擔心』的需要」
「我願意放下,我的內在『找尋令自己感到擔心的事件』需要。」
至此,小儂的情緒有更大的流動,我只是專注地在視訊中與她在一起。

小儂:「謝謝妳,我好多了。」
「妳內在經驗了什麼,讓妳覺得好多了呢?」
小儂:「原來『擔心』是我自己的,跟我姊姊和我大兒子沒有很大的關聯,謝謝妳幫助我看見。」

「親愛的,擔心就只是擔心,它是我們生命的一部分,它常常會換上不同的衣服,來拜訪我們,刷一下存在感,那與身邊的事件及他人不一定有關聯。但請記得,在妳內在冰山的底層,有一個大我,是那個遇到困難時,沒有困難的自己,始終安好,妳感受到她了嗎?」

我請小儂再回頭去看,數分鐘前的自己,感受自己的感受後,並邀請她時時回來看見自己的擔心,不批判,只是看著,並回到呼吸。輕輕地,停在正向處,結束了這通越洋連線。

正如榮格說的「如果無法意識到無意識,它就會指揮你的生活,然後你會稱之為命運。」
看見了、意識到了,就有機會改變了。
我們是人,人是流動的,不可能永遠那麼殊勝。
透過學習,我們可以重新決定:「無論發什麼事都不遺棄自己。」找到更舒服的活法。

我喜歡與家人一起散步,欣賞著僅剩不多的阿勃勒花雨,
也讓自己練習,向內在許多放不下的執著,溫柔地告別,

祝福小儂,也祝福我自己。

(Photo by Ben White on Unsplash)


張天安老師工作坊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91011

打開接納的門對話沙龍(台北)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91017

李儀婷老師工作坊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91019

羅志仲老師工作坊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91116

張瑤華老師工作坊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91122

蔡明蒼

Photo by Sebastián León Prado on Unsplash

作者:Charles Lee

教師節到來,我來分享一個我常在演講裡分享的故事。

在我高中的時候班上有一個同學綽號叫做「阿睡」,他早上上課的時間幾乎都在睡覺,同學們嘲弄他每天都不知道來學校的目的是什麼,似乎只知道睡覺,所以這個綽號來的並非浪得虛名。

阿睡在課堂上睡覺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有的老師嚴厲一點見到阿睡又在夢周公,就會叫阿睡起來罰站,比較容忍的老師就乾脆眼不見為淨。阿睡的功力也甚是了得,練就了瞌睡不點頭的功力,基本上閉上眼睛就能進入夢鄉,拿著書本當作幌子、托著下巴就可以睡過一堂課。

通常阿睡每天早上四節課可以從第一堂睡到第三堂下課。因為第三堂結束福利社就會開始賣便當,如果阿睡身上有錢,他就會跟著同學去福利社買便當回來,等著第四堂課的時候上課吃,一點都不「浪費時間」。因為阿睡認為下課才是他真正可以利用的時間,上課拿來睡覺就好了。

不知道是老師之間傳開來,還是有人打小報告,某天班上的導師蔡明蒼來教室巡堂看到阿睡又一如既往地打瞌睡,便把阿睡找了出去談話。我記憶中的蔡明蒼老師當年很年輕,帶個眼鏡看起來斯文,講話誠懇實在,不會拐彎抹角也不會諷刺刻薄,跟學生們還算能溝通。班上的同學對這個導師也多半不會畏懼,有話可以直說。

老師跟阿睡很隨性地坐在樓梯間聊起天來。

「阿睡,老師看到你剛剛在睡覺,怎麼了嗎?看你似乎每天都有點精神不濟。」蔡明蒼老師單刀直入直接問阿睡怎麼又上課打瞌睡。

「沒有啊,就昨天很晚睡。」阿睡很直接就回答老師。

「晚睡哦,你是幾點睡覺?」

「大概三、四點吧。」

「三、四點啊,怎麼這麼晚?怪不得你早上都要打瞌睡補眠。」

「就跟同學晚上打麻將,打得太晚了。」阿睡聳聳肩。

當年阿睡高中時期住在校外宿舍,晚上常有同學跟學長邀約打牌,每每一打就是通宵。

「你跟同學打麻將喔,那你早上有吃早餐嗎?」老師聽到阿睡跟同學打麻將並沒有馬上指責阿睡,反而是關心阿睡的身體健康。阿睡身形瘦高,雙頰凹陷,一副營養不良的樣子。

「沒有,錢都輸光了。」阿睡雙手一攤,一副無可奈何之態。

「不吃早餐怎麼行,不會餓嗎?」老師面露焦慮,關心的神情溢於言表。

「沒辦法啊,沒錢。不過還好啦,不吃也不會死。」阿睡對自己沒吃早餐似乎不怎麼在意的樣子。

蔡明蒼老師看著阿睡臉上毫無光彩,身體瘦弱,很是關心阿睡青少年的身體就這樣搞壞了。老師摸了摸口袋,拿出一張千元大鈔,交到阿睡的手上。

「老師這裡有一千元,你記得拿去吃飯。晚上早點睡吧,身體重要。」老師也沒多說什麼,把錢遞給了阿睡就讓阿睡回到課堂裡上課了。

阿睡拿到了這麼大一張紙鈔有點不敢置信。後來他當然拿著錢去買了便當充飢止餓,不過剩下的錢仍然跟著同學晚上打牌輸光,毫無懸念。

阿睡除了上課睡覺,平時也不怎麼守規矩。抽煙、喝酒、打架樣樣都來,青少年的叛逆行徑他一點也少不了。

我們高中時期學校的規矩頗多,校規處罰也很嚴厲。阿睡因為翹課、抽煙、服裝不整等等品行不良的事蹟被學校記了大過還有好幾支小過,但這些處分就好像三餐的配菜一般,阿睡仍然我行我素、不痛不癢之貌。

某次美術課老師請同學們練習漆畫,課後班長為了想要清潔教室裡面的油漆,跑到教官室申請了一桶汽油準備號召同學們用汽油把那些油墨都處理掉。

我就讀的高中雖然是男女合校,但是男生跟女生還是分開在不同的大樓上課。男生都在「勤學樓」,而女生都集中在「愛校樓」上課。我高一那一年的班級就位在勤學樓的三樓。

班長拿了汽油之後就放在教室外面走廊上,汽油味道刺鼻,所以同學們都跑到走廊看著這一桶汽油議論紛紛。

阿睡跟另外一個同學「牛奶」看著汽油桶發起了討論。

「這一桶汽油應該有好幾升吧,你有看過汽油桶點燃的樣子嗎?」牛奶首先提出了他的問題。

阿睡很快回答「沒看過」。

「不知道這樣的汽油點燃會怎樣?」牛奶不死心地發出了好奇。

阿睡心想,這有什麼好問的,直接點下去不就知道了嗎?平時有抽菸習慣的阿睡,很自然地從口袋裡掏出了打火機,本能地朝著那一桶汽油點火。

真的,你有看過一桶汽油點燃的樣子嗎?

汽油桶點燃之後烈焰頓時沖天,火舌竄燒到三樓頂天花板還四散開來,頓時之間同學們一陣驚呼,看著火勢一發不可收拾,每個人驚慌失措了起來。

相隔一百米左右,對面愛校樓的女學生也看到了勤學樓三樓突然起火,紛紛驚聲尖叫「對面著火啦、對面著火啦」。

阿睡心頭暗譙了一句「靠北啊!這下死定了!」

就在那電光火石之間,阿睡發現這桶汽油靠教室太近了,如果火勢蔓延到教室這一頭那麼整棟大樓不就有可能發生危險?阿睡心裡想著應該要把汽油桶稍微往欄杆的地方挪一挪。

汽油桶上方火勢竄燒,雙手去抱汽油桶肯定不行,阿睡伸長了腳,試圖用腳掌的力量挪動這一桶意料之外的罪惡之火。

阿睡腳掌施力意圖移動汽油桶,但圓形油桶並未按照預期的方向往欄杆處移動,反而往旁邊同學群傾倒。才那麼0.9秒的時間,火勢原本直立竄燒變成橫向發展。火勢隨著汽油在地板上蔓延開來,身邊同學小裕首當其衝,全身著起大火。

換作你是阿睡,你該怎麼辦?

阿睡見狀想起了小學時候學的滅火一計,當下不暇多想,抱著小裕在地上打滾,試圖滅掉小裕身上的火苗。打滾了幾圈之後發現火勢依然延燒,旁邊的同學想要幫忙,卻又不知道如何是好。

「趕快用水潑滅!」一位同學提出了建議。

「這是汽油,不能用水潑啦!」另一位同學好意提醒,油氣蔓延,灑水有可能讓油氣更大幅度浮在水面上不可收拾。

就在千鈞一刻之際,同學開始拿起教室外頭平時在潑灑教室,防止灰塵過多的水桶,撈起巴掌大的水量潑向小裕,試探性地看看會不會有什麼作用。這樣的試探當然起不了什麼作用,過了沒多久,同學不管三七二十一,乾脆拿起整桶水都潑向小裕,結果沒想到小裕身上的火滅了,其他同學也紛紛加入幫忙,脫下身上的衣服拍打其他火苗。

小裕全身接近30%的二度灼傷,後來住院一段時間療養。而阿睡的無心之過不但讓家裡賠了小裕的醫藥費,也換來準備被學校退學的決定。阿睡心知退學在所難免,心如死灰,人生對16歲的阿睡而言沒有太大的希望了。

像阿睡這樣的孩子,作為一個老師,你能做什麼呢?這是我經常在學校會問老師的一句話。

當年蔡明蒼老師力排眾議,懇求學校不要開除阿睡,一來此乃無心之過,二是阿睡本性善良,危難之際還奮不顧身想救同學,足見心性不壞。老師再三擔保之下,學校後來決定給予阿睡「留校察看」的處分。意思是只要再犯一次錯,退學勢所難免。

這樣的青少年叛逆事蹟,想必在許多家庭都曾經出現過。只是家長或老師們是否能夠給予足夠的關心,而非先「指正」孩子的行為。作為孩子人生當中的「重要他人」,我們能否先能夠理解並連結孩子呢?

那個青少年時期行為不羈的阿睡,後來在外商上市公司擔任高管,帶領的部門人數多達千人。兩相對照,一個被放棄、走上自我放逐的孩子,若是沒有人關心他,沒有愛的支持,他是否還能走回人生的正軌呢?

教師節前夕,我想到了高中時期這樣的一個孩子,跟那樣包容與關心孩子的老師。做為教育工作者,你是如何面對一個行為偏差、品行不良的孩子?蔡明蒼老師至少在阿睡的心裡起了一定的正面力量,他透過的不是指責,也不是說教,那是純然的包容與接納。

若不是老師內在足夠安定,這樣的接納談何容易?

 

對了,你或許好奇我怎麼會知道這麼多關於阿睡的事,因為,

阿睡就是我。


張天安老師工作坊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91011

打開接納的門對話沙龍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91017

李儀婷老師工作坊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91019

羅志仲老師工作坊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91116

張瑤華老師工作坊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91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