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posts by 長耳兔

20181110 學員心得分享2

天安老師的進階班,老師跟學員簡單的一兩句對話,就可以讓一同在場的夥伴頻頻拭淚。

甚至,在眼淚衝上來的同時,頭腦還在問自己:「怎麼了?」有夥伴膝蓋疼、有夥伴暈眩到坐不住,有夥伴一直起雞皮疙瘩,許多身體莫名的不適出現。

這些讓頭腦疑惑的發生,這些都是薩提爾模式中,內在冰山在體驗被開啟後,那些被封印的生命力,開始轉動的明證。

學習、改變不一定舒服順暢,但一定很值得。
連結了自我,連結了渴望,我們的生命,可以漸漸地,純粹而真實,不完美但完整。


[學員心得分享]
之前看過薩提爾女士的書,關於家庭雕塑過程敘述有深的觸動。
這次上課有機會能稍微感受到雕塑的力量有震撼到,僅僅是短短的扮演就有很深刻的感受…
另外在冥想方面的收穫更大。

在走冰山不順遂的時候,原來做冥想能讓自己更清楚冰山的途徑,就像是天安老師說的燈塔,如果燈塔的方向看到了,那怎麼走到都會走到你想要的地方。

這次在冥想中找到了我小時候最需要被關愛的五歲自己,在還未上課的第三天早晨我找到她的時候,胸口有巨大的不知所措與傷心難受,在決心勇敢面對她之後,我帶著五歲的自己隨著老師幫夥伴走冰山的同時也陪伴小女孩一起走冰山,我與她之間沒有對話..因為我知道她要的就只是陪伴…慢慢的我越來越感受到她的開心和我的輕鬆,最後我帶著她與我小時候的母親做了完整的道別與承諾,這是第一次我深刻面對過世20年的母親卻沒有悲傷…這個五歲的小女孩在我書寫感受的當下還陪伴著我,我知道她需要大量的陪伴來滋養成長,我會陪著她一直走下去,也帶著她做任何事,不再讓她一個人孤單了….


課程內容都是非常實用的工具 讓我在生活中可以使用與實踐
最喜歡聽大家跟老師的對話 不管是提問或是分享 都會獲得不同的啟發


第三天的冥想-療癒媽媽逝去後把這份情感做個整理也感謝媽媽帶給我的智慧欣賞感謝父母給我所有的愛


我印象最深刻的是飛刀隱喻。我們選擇把刀子刺下時,只專注在唉唉叫痛,當個沒有力量的受害者;如果能帶著覺察,接住刀子時多發現是過去的什麼勾住了?好像就能長出力量來面對了。


有兩部分:
一是家庭雕塑的部分幫助我更了解母親(及自己),
二是冰山中與小時候的自己對話,最後的欣賞與感謝讓我印象十分深刻。
我在福智學習,團體很強調要做善行分享並對他人觀功念恩,但我沒很認真執行。
此外,對於過去的人生印象十分模糊,有點像刻意塵封起來的感覺。透過三天的課程,我發現應該是源自於從小母親對我只會採取指責的方式來教養,在她面前我總是表現得不夠好,所以我不願意細看自己的生命,只想快步往前邁進,透過工作的表現建立成就感。
久了,我對人事物都沒感覺,冷冷地木木地。這次是對於未來極度焦慮,三天課程探索後,老師說活在當下很重要。要覺察自己的狀態,所以我開始對小時候的自己對話。
我發現自己根本不愛自己,也因為原生家庭影響,我否定自己。老師說要欣賞與肯定自己,此時我才知道善行紀錄與分享的重要,因為欣賞自己了,我才能真正欣賞他人;因為愛自己了,才能真正愛他人。
很高興自己所學能串連在一起。也很高興老師再次帶大家練習冰山,讓我更了解自己。
家庭雕塑,讓我看見母親的可憐與偉大,我比較釋懷了。我可以以現在的我去撫慰過去小時候的我。內在生命力的提升練習,很棒也很實用,第三天的課堂燈光變得比較明亮與溫暖,十分感謝老師的指導。


家庭回溯(有點害怕);
冰山𥚃的期待和渴望有更深入的了解,老師帶領我們將渴望想得到的影像向老天許願,勇敢大膽的去想像,想像得到那個期待,以產生能量去面對問題⋯⋯
好多好多感受與感動,一時無法有完整的心得報告,但我相信持續練習後,一定會不一樣!


雖然這次沒有很多發問,但老師的方法的確幫助我正念面對生活婚姻中最常出現的委屈感。

我重新命名它”化做春泥更護花的滋養者“。

老師透過學員的例子,將薩爾爾精神具體呈現出來,讓我們有所了解體驗,真的很棒的課程,非常期待老師再高階課程。


對冰山的使用,有打通困惑的感覺。


如何提升自我價值,提升自我價值可以讓我自己每次遇到困難都會用自己不夠好去面對,這是活動查覺到自己小時候一直都沒發現的感受,這次觸動到了,原來自己感覺的不夠好,是小時候得不到爸媽的認同。
之後會再去呼喚小時候跟她好好的連結好好的肯定她,還有天安老師說的,對方射過來的劍可以接住它在放下,不需要再往胸口插進去,這讓我之後遇到不好的話過來可以消化那不好的話,不需要再找別人講出來,感謝天安老師教會我方法可以強大自己去面對挫折。


天啊~~~『老天安排的』真是太美妙!太讚歎了!這三天,我不知道在心中吶喊了多少次『天啊!~』。真的順應生命之流有太~多神奇的感動。


1.在課前設定期待我覺得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原先沒有設定期待, 雖然看起來好像學習很多,但是像是在霧中捕風一樣, 摸不著邊際。 後來自己設立的目標後, 就算自己沒有回應,問問題, 學員們的提問就好像是專為你設定一樣, 很神奇。
2. 想請問老師, 在 原生家庭的父母冥想中, 感受到的景象和後來實際 詢問父母後的現實狀況不一樣,差距很大。 是要以哪個為主呢? 不過後來覺得應該無妨吧!因為冥想帶給我的體悟是美好的, 可以比較理解父母的對待。


謝謝老師在這次的工作坊中帶領大家進入家庭圖的探索,繪製家庭圖的過程中,最大的進展是察覺奶奶那無所不在的影響力,控制著我的童年。

雖然她僅僅是部分同居,但每天的接觸與互動形塑自己的認知行為,她對父母及他人的指責,也造就我對觀看父母與他人的觀感。

初階工作坊的發現已經讓我對生命的過程很震驚,但進階工作坊的發現讓我深入理解內在感受,當老師說可以回到童年,與童年的自己、父母對話時,我的內在還好,但是當老師說與童年的奶奶對話時,立刻有一種強大的壓力在我的胸口內,不能釋懷,我知道那是我還沒有辦法保護內在的小孩,我要努力,只要朝著這個方向努力,有一天是可以和她對話的。

還是要再次謝謝老師帶領大家做的與父母對話的冥想,內心初初有溫暖的能量湧出,也讓因收緊而疼痛的肩頸瞬間不痛,太神奇了。雖然在與童年母親相處的過程中,我彷彿睡著了,但做完冥想之後的感覺很安定、很安全。


最讓我有感受的是天安老師的態度,面對學員的提問都能不疾不徐的回應,讓人很安心及放心,營造出滿滿的安全感。

老師提到很多的觀念,都讓我有很深刻的體會~例如:保持穩定,給予足夠時間等待,真正接納自己當下的狀態,讓人很安心,無需預設立場,不用想太多~將書本,工作坊所學落實生活,這真的是參加工作坊的重要目的;講到父母是沒有辦法選擇用更好的方式來教養孩子;任何自己身上所有的正向或負面都有存在的必要,接納一切而不是壓制,絕裂的方式……

有種溫柔包容一切的胸懷,讓人想成為像天安老師這麼溫柔卻充滿能量的人~


張天安老師工作坊台中場: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90112

羅志仲老師工作坊新竹場: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90119

全面啟動 – 書寫與閱讀創意工作坊台北場: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90126

張瑤華老師高雄工作坊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90215

李儀婷老師台北工作坊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90323

[滾滾專欄]-失落之後,仍要陪自己坦蕩

Image result for 克制內在的衝動

意識層面,頭腦都明白,所有的學習,都是讓我們回來面對自己的生命。一切的發生,都是帶著我們回來看見自己。

不容易的是,知識在進入我們的骨與血之前,只是傳說。

老師們的工作坊中,讓我們體驗到,何謂「先回應情緒,再回應事件」。滾滾的文字,清新中帶著溫暖,當我們開始懂得回應自己的生命中的失落,我們就可以稍稍貼近存在的本然。

「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金剛經»


[滾滾專欄]

連日的眾聲喧嘩,終於也讓勉力沉潛的我,甚感疲乏。

諸多立場不同的聲音與情緒流竄在生活裡、訊息裡,而僅止於旁觀同溫層中的吶喊、受傷,乃至於死諫,竟也是如此地耗損心神。看著社群媒體上紛紛出現一篇篇或悲憤、或溫柔的文字,我發覺自己想投入更多、想去攻擊對立方的衝動甚強,卻終究選擇了克制。

那一夜之後,滿滿的憤怒、委屈、悲傷、失望洶湧著,我試著一次次地深呼吸,但當情緒終究潰堤為海嘯的時候,我也允許自己癱軟如疲厭的海草。允許自己不願跟自己對話、不願對自己的提問做任何回應,允許自己,對自己失去任何好奇。就只是靜靜地流著淚,坐在心靈的衣櫃外,陪伴著當年那個,在關係中為躲避暴力,乃被迫躲入櫃子的孩子,直到睡著。

這麼多的受傷,與其說是對這世界,更多的,可能還是對自己吧。即便並非同志,但我也長期地在看似勃發的生命底下,獨自地背負著非主流的親密之傷。一路艱難行來,見識過這麼多因為試圖發聲、控訴的生命,最終被不可控的扭曲與誤解給逼入懸崖,我也學會了生存,學會了避而不談。

不談,不是因為不想談,而是因為不敢談了。當年,試圖求助的權威明確地讓我知道,這些痛苦搬上檯面討公道,粉身碎骨的,終究只會是我。於是,我讓自己成為一個對公義冷感的人,決定此後,不再因為期待「公義」而受傷。然而,這次的公投議題卻和我的受傷貼得那麼近,洶湧而起的支持、對立,以及同溫的擁抱,召喚了我當年那些,因為過於弱小,而未曾被公眾關注過的傷口。

於是,曾被迫噤聲的我,彷彿也有了憤怒的理由,有了願意相信我、與我站在同一邊,對於所謂的「惡意」揮舞拳頭的群眾。我開始發出了一點點聲音,即便微弱卻也能收到一點點迴響的聲音,並漸漸期待,「正義」終究會獲得勝利。這個勝利,不只是給多元族群,在我內心深處,那更是對於我當年受傷的一種肯認。如果能和更大的群體一起悲傷,那麼,或許那些無法承受的,也能變得稍輕一些吧。

然而,正因如此,承受著敗選失望至今,我依舊堅持著沉默與克制。因為,我明白在那些反擊與聲援的衝動底層,潛藏著我對過往陰影的怒吼與控訴。而這些舉動,早已不是為了公眾議題,而是非常個人性的情緒了。我期待藉由公共議題的勝利來索要個人性的公義,但假若真是勝選了,難道我就真的平反了什麼嗎?我的受傷,就會因此坦蕩了嗎?

然而,或許最悲傷卻實際的是,沒有人可以給我公道了。「那些造成最大傷害的,通常是我們對自己說的謊。」即便勝選,我也不可能懲罰到任何人。只有一個人的良心,能令得他受罰,乃至於悔過,而讓自己即便背著傷,也能坦蕩地活下去,才是我自己的責任哪。

因此,我不願讓自己寫出不夠純粹的東西,不願躲藏在「我們」的議題裡,控訴自己的傷。我自己的傷,即便佔據著當前生命中這麼巨大的位置,但我希望能夠自己承擔,而不是衝動地將之拋擲入公共領域中,寄生在某一方的大旗裡去宣洩、去消費他者的情緒。即便那樣很爽,我可以隱身入「我們」之中,一起咒罵得理直氣壯,但我不要為了某種對過去猛力報復、反擊的快感,而逃避對一己生命的坦誠相見。

我要正視,當年令得我受傷的人,跟現在我想衝動反擊的,並不見得是同樣的人。是故,即便內在的陰影與受傷如此兇猛,而那些選後的失望,也刺痛得過於張揚,但勉力在諸多喧嘩爭鬥當中,靜默下來,仍會是我持守至終的決定。

「深呼吸。為了要成為一個,誠實而負責的人。」


羅志仲老師工作坊台北場: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81222

張天安老師工作坊台中場: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90112

羅志仲老師工作坊新竹場: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90119

全面啟動 – 書寫與閱讀創意工作坊台北場: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90126

張瑤華老師高雄工作坊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90215

20181020工作坊心得分享

有過失眠經驗的朋友,大都體驗過,身體在床上躺、兩眼卻睜睜看著自己的思緒和意識像高鐵過山洞般閃爍著一個又一個畫面和念頭,那種無助和瀕臨抓狂的沮喪感是有多麼痛苦。

志仲老師十月的工作坊,老師常敞開地分享,自身曾經失眠多年。透過學習,自己及學員的正向轉變,將自己的生命歷程細細道來,運用靜心、運用對話,一層一層地放下、鬆動已經僵化的生命狀態,進而能感受到自由、感受到自己是被祝福的生命。

Satir女士說:「問題不是問題,如何看待問題,才是問題。」面對失眠、失業、失去友誼、失去家人的接納,失去父母的健康……每個問題,都是一道窗,單看我們看出去的,是滿地泥濘,還是滿天星斗。

以下是學員們的課後回饋,與大家分享。

[學員心得分享]


書中雖然也有寫,但有老師教,又有一群人一起學習,真的就是打通穴道,才知道~哦!原來是這樣的!真的超讚!感恩老師們及夥伴們!

而且這樣的氛圍竟然可以帶給台上的另外一位演練者,大家都陪著我、願意等我,真的很溫暖!
好想、好想、好想學會擁有這樣眼神的能力,給人溫暖而慈悲!家人常說我的眼神可以殺人,我也曾經認為這樣很厲害。但是,經過這二天的神奇體驗,我比較想要那樣給人溫暖、支持的眼神…..


家庭雕塑。家庭成員間慣性的應對姿態輪迴不斷無有出路,直到跳脫局外觀看,才知道這是一場不斷重複的人生遊戲。另外,從對父親年老時的心疼,轉化為憤怒指責,讓我投射到對自己母親的應對姿態。


印象最深刻的來自於羅老師穩定與學員的互動方式與他能夠不打斷同學的發言,感覺到羅老師不急著給答案只是落實真正的傾聽,這樣讓我感受到這個環境有安全,也讓我在第二天的學習願意多探索自己的可能性。


自己從台中回台北的家中搭乘著火車,身旁坐著一位帶著4歲男孩的年輕媽媽,我在火車上中看著上課講義,身旁的媽媽開始跟我聊著,我怎麼會想去上課?我有小孩嗎?我看著她想著,老天爺給我一次練習對話的機會,我會開始練習一致性跟傾聽,我回答著,我沒有小孩,我想去上課是因為我想改善我跟我母親之間的關係,我只記得在整個對談中,我一開始練習著傾聽,聽著他怎麼帶他的兒子,對話當中雖有停頓,我沒有刻意擦入話語,後來我又開始練習乒乓式的互動,我不給答案,只是跟他說,學習的過程帶給我的益處跟改變,同時練習用問句回應,練習自己對他人的好奇。

在我們的互動之間,發現她其實是一位很認真的媽媽,最後下車前,我一致性對她,給她一小段的欣賞,欣賞著她為了她小孩的教育投入非常多的心力,我很開心我能夠透由學習對話到跟一位不認識的女性展開一段很愉快的對談,這樣的互動讓我覺得愉快又溫暖。

我只知道我上完課之後,我對於自己的自我價值有更深刻的體會,原來能夠在當下真實做自己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不因為別人對於自己的期待而去勉強自己去達成別人眼中的狀態,讓自己從價值感須從他人身上得到轉移到自己能夠欣賞及看到自己的價值,這樣的過程對我而言是需要學習,在此非常感謝長耳兔的老師們及所有幕後工作人員讓我能夠學習到接納及欣賞自己不僅僅是文字上而是來自於真實的體驗,因為有真實的體驗才能夠在回到日常生活當中能夠站得比較穩健,相信自己未來一定可以成為一位一致性的人。


這兩天從台中火車站到忠明南路上課的3.8公里,來來回回共四趟15多公里的路程,
我都選擇 步行。

一路上有許多停等,交通燈號與某些角落的駐足,讓我看見台中的改變,
我想,那肯定是因為我的慢行所致,假如坐上了公車,肯定沒有今天的體驗。
台中站前廣場,一個年輕的日本旅人,用一個街頭藝人的演唱,分享他十五個國家的旅行經驗,
一開始沒幾個人聽的,我替他感到擔心與尷尬,
但日本旅人仍然笑笑的唱,接著我聽到一首我一定聽過的日本歌曲,耳熟的很,
旅人的專注,對當下的享受,讓他的笑突然渲染開來,
而旁邊已經不知何時來了一圈圍著的人群,
我瞧見旅人身後的太陽旗旋飛在廣場微風中,不輸給這幾天的高雄曼哈頓懸日啊~
原來我替旅人的擔心是多餘的,
所以,我後來也沒打賞,只是單純的聆聽。
此時好像也聽見羅志仲老師在進行冥想時,曾說過的一段話。
我們不必成為拯救別人生命的專家,只期許能是陪伴生命的貴人。
這段忙碌的日子以來,
有些額外的工作陪伴著我,
有擔心孩子沉迷網路的家長,有茫然面對家人失和的孩子,也有期待媽媽不再指責的學生,以及從學習賽場上挫敗退怯的學員,
我突然在旅人的日本歌唱中想起日劇魔女的條件中一段我曾很喜歡的台詞
“沒有前面的痛苦與挫折,哪有後來的幸福與快樂呢?”
怎麼急於解決問題的家長,孩子,學生,甚至是我自己,
不能在當下好好的享受挫敗,和挫敗在一起呢~
旅人的歌聲並不那麼好聽啊~但他用真誠的笑意面對零落群眾的開始,
感動越多群眾的,是那真正的自己啊~
志仲老師說,逆境是兇猛的恩典。
我這兩天稍微有點體悟了,
怎麼看待不完美,不當作萬能,而接納有所不能,其實是生命給我們的培訓啊~
我工作坊小組的夥伴是社福團體資深的志工,她這兩天不斷的提到蒙福,培福,
原來,也可以是一種生命困境中的 停 與 等。
我應該來觀照發痠的雙腿了,謝謝它們這兩天帶領我從停停走走的過程,回想起很多人生片段的美麗。


羅志仲老師工作坊台北場: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81222

張天安老師工作坊台中場: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90112

羅志仲老師工作坊新竹場: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90119

創作與閱讀工作坊台北場: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90126

20181110-學員心得分享

 

十一月份,在大家努力的敲碗下,天安老師的進階課終於開成了。
每個勇敢面對自己生命功課,開放自己,分享生命歷程的學員,努力療癒自己的同時,也療癒了在場所有人。
工作坊後,帶著來自宇宙連通管灌注的愛與能量,回到原本的生活。(同梯同學的暗號)
大家記得的,不是那個誰誰誰很勇敢,不是誰誰誰的名字,而且每個開放自己的菩薩,他們上臺渡自己的同時,也渡了在工作坊中的夥伴內在。
謝謝這位學員與我們分享,從內在冰山連結小時候的自己,內在的結鬆綁了,那種輕鬆自在的喜悅。內在得到養分,就有力量,讓我們從脆弱中堅強。
—-
[學員心得分享]

這次帶著學習的心情去上課,才真正地看到-天安老師會記得同學提出的問題,用不同的方式去引導,最後再回歸到問題。而薩提爾的關鍵就是貼著感覺走,無論同學提出的疑問或是事件,最能發揮作用的就是切入感受。

就算很多同學一直說她沒有感覺,但是藉由音樂、老師低沉穩定且溫暖的聲音帶領冥想,會很容易進入老師敘述的情境,感覺自然地浮現出來。

這三天中最印象深刻的就是,在帶領大腦很強大的同學想像要的是什麼時,天安老師一改蜿蜒引導的方式,直接的問、用力地問,問為什麼想學薩提爾、學到了之後能得到什麼,問到她自己講出來當她不受身體病痛限制時他可以四處遊玩、活力充沛時,老師仔細觀察到她表情的變化(眼神往上、身體擺動),時機一到馬上切入她:這時候你腦袋浮現什麼畫面?這就是你的想像。

果然更加強大的大腦贏了(哈)這過程學習到了,一定要有耐心!沒有什麼不可能,這個方式不行,就換個方式。當腦袋的觀點太強大時(我做不到、這不可能發生),繞過去!山不轉人轉!

在畫原生家庭圖時,我浮現的是高三那年爸爸為了還債,要把台中的家賣掉,那個重大事件中各家人的關係。那時候因為爺爺的遺產稅,爸爸需要償還巨額的貸款才能保住土庫的家,因此必須賣台中的房子。那時候大姊二姊應該已經畢業開始實習,弟弟考上二中,我從通車改為住宿。

因為錢的壓力,爸爸總是指責媽媽,媽媽身為傳統婦女,只能努力的持家(超理智),姊姊們成績優秀,在我心裡爸媽總是重視他們,弟弟也努力地考上國立高中又是唯一男生,雖然弟弟也背負了壓力但爸媽對他還是較為重視;而我,就是成績不好又叛逆只會惹他們生氣,我想買什麼都不能買(隱形眼鏡)想做什麼都不能做(跟朋友出去玩),姐姐們年紀相近所以關係很緊密,我跟她們差了5-6歲,雖然我跟弟弟年紀近但關係很薄弱,甚至幾乎忘記有什麼互動。

就算是個一般人眼中很正常的家庭,沒什麼大問題,但是我感覺不到愛,覺得自己沒有價值。所以在搬進宿舍的那天,爸媽幫我搬完東西就走了,不陪我吃個飯,是個非常大的衝擊(在上次工作坊中發現的):我不值得他們花時間陪伴,所以我必須堅強,就算再怎麼難過我都不能表現出來,不然爸媽會覺得我長不大、不懂事。延伸到在伴侶關係中,成為遇到再大的爭吵我都絕不能變成輸的那方,不允許自己脆弱,所以拉不下臉道歉、沒辦法撒嬌。吵架時已經自我防備築起高牆了,老公在高牆外敲門進不來,又怎麼能期待他來求和呢?

天安老師第三天帶領的冥想,去看父母的小時候,我看到了小時候的爸爸被兄姊冷落、被媽媽嫌棄(只要親友來就把爸爸關起來),而爸爸的角色似乎缺席了。.這不就像我自己感覺不被家人看重、不被愛一樣嗎?雖然爸爸表現出來的是很堅強努力,但心裡這塊始終無法滿足,而那個年代的人更加不懂得如何處理…..其實我不懂,這麼細微末節的事情,或者可能只是我自己腦補的事情,怎麼可能影響自己這麼深?!於是中午趁大家吃飯時在天安老師面前無法制止得落淚,但天安老師說:只要自己有感覺、自己感覺到了,就是真的。就算是腦補,也是根據曾經有的經驗,不管是聽過的、看過的,去補足的,那就是事實阿….

很感謝在這次的工作坊打開了自己最深的結,原來自己的脆弱來自於不被家人看重,原來自己的不允許是學習自父親。

恍然大悟了之後,接納了自己的不允許,似乎也沒那麼不允許了。至少,我已經可以說出我允許自己的不脆弱,這是上次工作坊時我還做不到的。當遇到關係困難時,我期待自己不再築起高牆,我相信自己有力量從脆弱中堅強。


羅志仲老師工作坊台北場: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81222

張天安老師工作坊台中場: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90112

羅志仲老師工作坊新竹場: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90119

創作與閱讀工作坊台北場: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90126

李崇建老師工作坊台北場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90129

李崇建老師工作坊台中場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90228

 

 

 

[滾滾專欄]-枯樹開花

Image result for 枯樹開花
(圖片取材自網路)

阿建老師的對話練習中,常提醒我們,需時時回到呼吸,回到內在。特別是卡住的時候。
無論是內在感受卡住,或外在情境卡住,我們都需常常回來問自己:「我可以做得不好嗎?」
愛自己,不是只愛做得好的自己,還要愛那個做不好的自己。
回到呼吸、回到自我,就只是存在著,正所謂托勒說的「寂坐本無事,春來草自生。」
當我們不知道怎麼辦時,就只是呼吸著、就只是存在著吧~
—-
[滾滾專欄]

近日家內事多,與家人的對話頻頻被慣性卡住,時常又驚又怒地躲進指責的盔甲裡,對著或新或舊的老問題,齜牙裂嘴。特別在這些時候,回看曾用上對話的學習經驗,某股對自己的嘲諷、失望、怨怪,油然而生。一邊勉強著給自己信心喊話:「要接納、要允許!」,卻也實在壓不住那些蠢蠢欲動的懷疑,「那些時候能對話的我,到底是不是只是撐著張溫情的面具呢?」、「對於家裡的事情,我會不會只是會說好聽話,但其實也是沒有擔當的呢?」

這些不友善的懷疑,終令得我拒斥探索與連結,進而將生活冰凍起來。我避免打電話回家、下班後只想躲在房間裡放空追劇,上班不得不與人對話時,也就戴上口罩,試圖遮住那張怨婦般陰沉著的臉。偶爾試著叫喚自己的名,問問自己:「你怎麼了?」無言以對當中,仍舊是煩燥與挫折而已。

「問這些又有什麼用!?不要再假惺惺了!」自己被自己拒絕、自己也無能對自己好奇,原來,是這麼受傷的事呀。我不知該如何是好,便也只好就這麼擺著,遠遠地看著自己癱軟,心裡著急而失望。

遠遠地、憂慮地向內看著,我能覺知,是這個「不知何時」令我肩頸僵硬、焦躁不安。諸多沒有出口的思緒糾結成團(不知何時會「變好」?不知何時家裡的事情能順利?不知何時,可以把負面情緒「處理掉」?),試圖深呼吸,氣息卻卡在緊鎖的胸而顯得勉強。我是陷落情緒黑水裡的人,狼狽不堪地胡亂撈抓,觸手所及的,卻盡是些幫不上忙的蘆葦碎屑,連呼吸都是如此地令人挫折呀。

那天,趁著休假日的陽光,驀地感受到心裡有股初萌芽的、想朝著樹林裡去的渴望,便立刻起身,決意地向附近的林間步道走去。那步道環湖,周邊車多而急,真要嫌棄的話,還離「樹林」有一大段距離。但沒有關係。我只是渴望和樹走在一起,只是想要單純地向前走,朝向有生機的僻靜路走去,如此而已。

空汙壟罩下的林蔭,唯我一人獨行。那步伐裡透著煩燥與不情願,雙眼死盯著人行磚,掛念著多久才能走完、掛念著空汙廢氣、掛念著車多吵雜…諸多煩悶,灰撲撲地沉在臉上。幸而小徑無人,我自知面色再不善,倒也可坦然無傷,便也就覺得悠閒些了。隨著時間慢慢地過去,不知何時,耳裡的車聲仍在,但步道上的落葉、碎石與林蔭間的光影流轉,卻也逐漸映入眼簾。初始濁重的步伐,自然地擺盪出輕快的節奏,鼻息變得溫熱,而肩頸部的某些肌肉,也舒張開了。

注意到磚道上偶有粉色落花的當下,好奇仰頭,意外得見那澄淨藍天之下,自萎凋得略狼狽的枝椏中,恣意盛開的繁花。

那花開得甚燦爛,粉色與桃紅交錯,躍動在幾無綠葉的乾枯枝條間,歡快得幾乎有點…不合時宜了?是了,就是「不合時宜」這四個字,跟著我的腳步一起,停頓在了那個當下。

秋末入冬,葉落成塚,當是陰鬱蕭條的時候,這些花自哪來的能量,開得這般光亮呢?我狐疑地向四方張望著,觸目所及,就連看來邋遢的枯樹上,亦有不知名的亮黃花樣妝點著。而我身旁的這棵看似弱不禁風的小樹,枯瘦得幾無一葉,枝椏之間,竟還護衛著一碗狀鳥巢呢!

我仰頭久久地注視著這些「不合時宜」的風景。像是初見樹林的孩子,張大著眼,無能分析,惟驚訝而已。車聲還是持續地呼嘯過耳邊,廢氣也仍在,但臉龐與眼眶的肌肉,不知何時已鬆了開來。我突然意識到,原來自己是行走、站立,乃至於生活在這樣寬闊、澄淨的藍天之下,並且,尚有一窩的鳥、各色的花,與我共存於這個看似孤寂、委靡的時節呀。

我矗立在起點與終點之間。在這些「做到了」與「沒做到」、「會對話」與「不會對話」之間,耗盡了帶著期待與需索的生存能量,落了一地難以收拾的失望,像是疲乏而狼狽的枯樹,蕭條而醜。

但這既是落葉萎凋的時節,卻也是花開甚繁、枯枝護巢的時節。同一片廣袤藍天之下,空汙廢氣、人車吵嚷,但花若要開、鳥若築巢,枯枝林裡,也照樣生機勃發。會不會,其實沒有什麼是「不合時宜」的呢?我以為狼狽而醜的枯樹、狼狽而醜的自己,落盡期待與失望之後,或許也剛好,讓新生如花的可能、允許開闊的空間,都有機會出現了。

陪自己從糾結成團的思緒中出走,靜靜地等待自己看見,會決意地走上這條有廢氣、有喧擾的無人林徑,是因我明知無處可避紅塵,卻也隱隱地意識到,這紅塵裡的某處,實然蘊藏著生機與平靜。

看似狼狽的枯樹,不在意誰看或不看、醜或不醜,坦坦蕩蕩地落葉失望,也坦坦蕩蕩地花開盛放。縱然凜冬將至、多有喧擾,單是向著廣袤天藍的有光處長去,哪怕再細瘦,便也自有護衛與新生的風骨。

「陪自己等待愛,緩慢而確實地生長。」


羅志仲老師工作坊台北場: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81222

張天安老師工作坊台中場: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90112

羅志仲老師工作坊新竹場: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90119

全面啟動 – 書寫與閱讀創意工作坊台北場: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90126

李崇建老師工作坊台北場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90129

張瑤華老師高雄工作坊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90215

李崇建老師工作坊台中場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90228

[滾滾專欄]-等待與接納

學習對話,運用冰山和生命歷程探索自己,在情緒穿梭,為自己的觀點與期待負責,終點是能在渴望處,與自己和心愛的人連結。

今天我們分享的,是一個長年被拿來跟手足比較的弟弟,以致長期不被肯定,後來選擇對家人打岔。

在姊姊開始學習對話,並看見手足之間純粹的愛後,接納、等待弟弟回來。
疏離的關係,漸漸產生變化,一向打岔不連結的弟弟,竟將自己的自傳與姊姊分享。

因為感到自己被接納了,因為感到自己被認可了,弟弟開始願意回來關係中連結,分享並敞開自己。這是生命的禮物,把愛找回來的禮物。

(圖片為滾滾弟弟的書寫)


 

滾滾文字:
…跟您們分享,上周五陪伴弟弟當天,是我的生日。以前,我生日總是很計較大家有沒有記得、要怎麼慶祝,直到遇見讓我撕心裂肺、同月同日生的前任之後,整整一年,生日是我最害怕的時候。
今年,非常地意外與感恩,這次的生日,我只想著要怎麼感謝媽媽與師父對我的包容與愛,因此挑戰了不擅長的烘焙自己做貝果與蛋糕給他們吃,也挑戰了跟弟弟面對面陪他練習求職面試和自傳書寫。
這是我送給自己,最好的禮物了。尤其是和弟弟的對話與相處,以及鼓起勇氣將我對弟弟的書寫拿給媽媽閱讀,都讓我們更加地靠近。媽媽說,覺得我們終於慢慢地越來越像一家人了。這或許,就是老師之前說的第三度誕生吧。
但如今我才了解到,若要第三度誕生,首先,我們必須回到家裡來。:)

[弟弟的文字]

我來自單親家庭,從小由母親撫養長大。小時候比較皮,天不怕地不怕,總讓母親擔心。知道讀高中時,那是國中升高中時,對讀書失去信心,並不想讀。但母親堅持非要我讀完高中,我心想,那就半工半讀。當時有點小叛逆,高中是我人生的轉捩點。也是踏入社會的第一步。

當時終於體會到人生的挫折,一開始以為自己比任何人都厲害,卻發現自己的缺點,學習能力很慢,比不上任何人。但我比任何人都要努力,我很慶幸提早踏入社會,因為深刻認知自己的不足,卻也得到了一個領悟,唯有低頭才會抬頭,保持謙虛的心。每位前輩都有值得學習的地方,每個人都有優點及缺點。但只要記住學習每個人的好,包容別人的不好,尊重每個人。

我在此做個結尾,我是跟社會上絕大部分的人不同,我屬於努力型的人,而大部分的人或許一眼就會這個技能,但我吃了許多苦,得到的一個比喻龜兔賽拍的故事。一般人是兔子,而我是烏龜。但相同的是,一樣的事都是可以完成,只是快與慢的結果。我相信得到結果或是懂我的很少,但只要一小部分的人看到了,我就會微笑。也會繼續保持熱忱,我就是想改變,我相信我的初衷。

只有保持赤子之心,才不會失去原本的自我,我被自己與那些教會我勇於面對失敗的人一句感謝。沒有那些挫折,就沒有現在的我。

我磨的不是劍,而是人生。你是否跟我一樣,如果是請勇於表達自己,並且時刻反省,終會得到屬於自己的人生、自己的精彩。


羅志仲老師工作坊台北場: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81222

張天安老師工作坊台中場: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90112

羅志仲老師工作坊新竹場: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90119

創作與閱讀工作坊台北場: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90126

李崇建老師工作坊台北場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90129

李崇建老師工作坊台中場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90228

20181008高雄工作坊-課後問與答分享

十月上旬長耳兔與阿建老師在高雄三天的工作坊響應相當踴躍。透過學員們課後向老師的提問,可以了解到即便上課結束貌似都懂了,但日常生活當中還是常常會卡住。

藉由學員於老師的問答,我們也來看看這些提問是否也經常是我們會遇到的問題。

—-

[課後問與答]

問:
對於會不由自主地想著一些不愉快的事,以及習慣沉浸在負面情緒中很久的人而言,深呼吸之後與自己對話,承認,接納,靠近陪伴這個難過的自己時,還是沉浸其中很久爬不出來,整個人與心還是很沉。

是不是因為還沒接納與靠近自己?

不知道是如此多練習就好?

還是要有其他方法?

答:
通常走不出來,就是沒跟情緒相處,而是跟故事相處。

練習分辨何謂情緒?何謂思考,慢慢覺知情緒跟情緒在一起,就能有所進步。

當然,透過小組伙伴以對話探索,看到思考深陷的原因,覺察與跳出來比較快速。

—-

問:
對於有防衛機轉的對話對象,該如何因應?

若當事人一直不願談,是否就接納「無解」

答:
接納了就不會「無解」了,無解的意思,就是還未接納。

或者有一個未滿足的期待,還未被釐清。當接納了,就有更大的能量,更寬的內在去應對世界了,也就能更一致的應對其他人了,正如同我在應對姿態的示範,一致了,可以接納了,亦容易連結他人了。

 

—-

問:
自我對話後,如何讓自己找出方向。

答:
我並未邀請你們自我對話,我在課程中邀請的是自我覺察。

自我對話的部分,就是展開冰山的探索,通常都會忽略在感受中的連結,因此我以感受覺知作為主軸,未來有更深化的基礎了,就可以自我冰山對話,冰山的對話通往渴望,就能為自己負責,那就是方向。

課程內容中增加的互動體驗,我還不清楚增加的部分是哪部分?

我以為在對話中體驗,三階段非語言訊息,還有啟動冰山再連結對話,對我而言就是互動體驗的過程。

—-

問:
阿建老師:有機會我也可以去當您的助理嗎?這次課程過後我明白我未來的路要走什麼方向,我人生目標要走什麼方向?所以若有機會我希望也可以當老師的助理,從中再度學習,並且進修自己

答:
妳是個敏銳的人,雖然我們對話不多。但是我還沒有規劃如何重複學習的方式,若是我可以規劃出新的課程,再跟大家說。另外,回歸覺察自己感受,為自己感受負責,是平常就可以練習的功課。

—-

問:
如果孩子一直在動或玩玩具,要怎麼跟他說呢?(臨床經驗是,在他旁邊說就是會被忽略)

答:
透過更專注應對,停頓,呼喚名字,這些對我就足夠了,其他接納就行了。

—-

問:
最大的收穫是在最後一天,阿健老師跟學員的對話,提到告別的儀式,於是我也問了老師告別的儀式是什麼?

老師也回答了,只不過我有一個疑問,因為爸爸在我小二時就意外去世,我曾經很討厭也很害怕救護車的聲音,直到我大學嗎?

不太確定,我自認為我有調適,所以現在的我看到救護車、聽到救護車的聲音,已經沒有害怕了,甚至會告訴自己我仔細聽一下那救護車的聲音,不過現在仔細回想,我也是讓自己聽一下救護車聲音就會刻意忽略了。

我以為我應該放下了!

但現在看起來似乎還沒有,因為在工作坊的最後一天,看了有關爸爸主題的影片,那是我在工作坊潰堤的關鍵。

想問老師的是,告別的儀式自己做了後,要怎麼知道我真的告別了呢?

告別後,還是可以難過的嗎?

還有我很不喜歡難過的感覺,也不喜歡落淚?

要怎麼自己跟自己對話呢?謝謝阿健老師

 

答:
告別的儀式,是檢驗自己是否有未滿足的期待?

未滿足的期待,仍需要很坦誠的覺知自己的情緒,只要覺知情緒,便知道自己是否完成了。

情緒是個本然,需要檢驗自己怎麼會排斥難過?

而告別了以後,當然還是會悲傷,但是悲傷並不會困擾妳,會連結的是愛,而不是可憐。

—-

問:
回來後對小孩特別有耐心、極大的耐心,但對老公還是一樣不客氣,我懂同組夥伴的感覺,在他身上看到了我老公的樣子,我是他老婆的樣子,他們家是我們家的翻版,是我的借鏡,希望藉由學習,改變慣性互動模式,真的不懂,為什麼學了只受惠於小孩,而對老公就…………

答:
所有的關係都與自己內在有關,跟孩子、父母或伴侶的溝通,都回到自己內在,就能知道自己發生什麼?

只要願意覺察、探索與改變就行了。

通常保鮮期間過了之後,就會斷斷續續,邀請上過課的學員,要用新的眼光看待自己,知道自己有能力改變,並且不對自己回到慣性批判,就會有更多的可能轉變了。

—-

問:
探索出許多情緒底層的共同議題後,何時才能知道可以連結渴望開始做轉化了呢?

目前在病房工作,醫院規定要問心情方面的評估問句,會遇到病人很生氣地在我反映情緒時說,「問這個有什麼用?還不是越問越難過?」

當時雖然會感謝他們即便不耐煩還是願意回答問題,但心裡還是會有些抱歉,不知道可以如何幫忙他們

答:
轉化的工作,隨時都可以進行。當病人難過了,一是核對,核對他們的期待,當然核對的部分,要讓案主自己負責,能為自己覺察與付出,那麼就能接納與失落,與此同時,讓案主為自己負責,去接納在歷程裡可能的自己,就是轉化的部分,隨時都可以進入。只是,我在工作坊,這部分聚焦的比較少,因為是第一次來的伙伴,所以聚焦在探索與體驗裡多一點兒

 

—-

問:
1.如何開啟自我對話?

2.下課後幾天,和先生有一場爭吵,先生只要一聽到有人與其意見不合適就馬上暴怒的那一種,而且不會讓對方有任何說話的機會。我用緩慢的口氣叫他,三次後,他對我吼”你不要用薩提爾那一套來對我,沒有用的。我就是這樣@#$%…..”。  當下的我感受到自己頭很脹,以前的我都選擇在這種時刻靜默(忍受),這次在過了15分鐘的轟炸後,我選擇釋放自己,把我要說的話用吼的表達,才暫時止住了對方(當然後續還有不少餘震)。雖之而來的是勾起自己很深的難過,不能自己。  我欣賞自己的”勇敢”,卻也為自己這幾日的絕望而感到難過及生氣。請問老師我可以如何啟動自我對話,幫自己一把?

答:
妳很是勇敢。妳遇到的問題,是很多人會遇到的,就是,當我們靜下來與對方溝通,彼此其並不熟悉這樣的溝通,對方長常會老羞成怒,就會說出「不要再用薩提爾…」這裡面也可以檢驗,自己是否有刻意上對下?刻意忽略了自己的感受?未經處理只是壓抑?若是都沒有的話,對方這樣說了以後,如何應對自己的冰山?再來,如何以冰山對話照顧彼此?因為冰山的連結,是一個坦誠的模式,也需要彼此都有時間適應。

—-

問:
有無紀錄對話的方式可分享

答:
記錄對話的方式,大概都收錄在書裡了,比如麥田裡裡的老師、心教、對話的力量、薩提爾對話練習。

—-

問:
如果對話的對象是有言語或是肢體暴力傾向的人,例如摔東西或是拿東西丟人,這樣還能再對話嗎?

答:
對話時要設立界線,這樣的人,妳可以評估,有能力保護自己嗎?

若是可以保護自己的,妳願意照顧好內在之後,踏出一步嗎?並且願意為未知的狀態探索與負責。

若是願意的話,當妳越一致了,也就越能引導彼此的連結,但是必須說明的是,學員不是心理師,無須學習一種能力去改變其他人,所以還是回到自己的內在負責。

—-

問:
雖然上完三天課程,但對於問話及乒乓球式的對談,還是常常卡住。

答:
的確需要多練習,練習對話之外,覺察自己內在很必要。

 

—-

問:
目前自己在學校當晨光媽媽講故事給小孩聽,用長耳兔的36封信–講故事給孩子聽,透過每一篇的情緒和孩子分享他們是否有這樣的情緒,再接著用他們的名字當主角說故事。請問老師對於長耳兔一書分享給孩子,很想請老師分享一些模式或重點,讓孩子更受益嗎?

答:
很感謝。你已經做得很好了。


羅志仲老師工作坊台北場: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81222

張天安老師工作坊台中場: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90112

羅志仲老師工作坊新竹場: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90119

創作與閱讀工作坊台北場: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90126

 

 

 

 

 

 

[滾滾專欄] – 純粹的愛與孝


(圖片取材自網路)

本週起,長耳兔邀請天生的說故事高手:滾滾,定期與我們分享生活當中的觸動與心得。

滾滾小清新的風格,常有對生命本質的沉思,用她誠實且毫無矯飾的故事敘述技巧,能夠把對話的學習,對生命的尊敬,以及對弟弟的愛,用清新流暢的文字表達出來。

邀請到滾滾,讓我們得以一窺,在這個世界中,平凡的人在面對家庭、面對真實的自己時展現出他們的真實的情感流動。文中所描述親人間深遂的愛,面對面交談時無法保持的專心一致,或許也是源於我們內在,對照見自性的一種渴望吧~

「倘若我們能敞開心靈、超越恐懼,並勇敢地與之合一,我們便能成熟了解這浩瀚、無情似有情的宇宙,所上演的種種人生悲劇,是如何充滿其存在的價值與意義。」-«覺醒的力量»


純粹的愛與孝
作者:滾滾

異地裡刻苦勞作著的弟弟,受了委屈。深夜返家,媽媽即氣惱不已同我說起弟弟被雇主剝削之事。滔滔不絕的痛罵與怨嘆迎面而來,叫我就差那麼一點點,又要躲回慣性的疏離面具底下爭取安寧。

面對弟弟成年後的艱困處境,我慣常選擇冷漠以對,而媽媽此類張力極高的情緒表現,更是令我疲厭。同一個娘胎出生,卻被分配到截然不同的腦袋,在日益險惡的學業與就業叢林裡,分踞金字塔頂端與底端的我們,差異日遠,乃逐漸成為了同一個屋簷下,不再聞問的陌生人。聰穎乖巧的名校模範生是我,而他則是過動難搞、手腳不協調兼學習緩慢的問題兒童。

從小,我便一次次地被父母叮囑:「弟弟沒辦法控制自己、腦袋也比較不好,你比較懂事,你要讓他!」以至於無論我再如何地乖順傑出,弟弟激烈不受控的情緒反應,或是青春期多次被同儕霸凌後的社交退縮,總易獲得父母更大的關注與縱容。

被迫自幼忍讓的結果,就是我對弟弟和父母都累積了龐大的委屈、怨懟與不公。我憤恨為何努力上進的是我,而他只是因為「不懂」、「不會」、「受到傷害」就可以放棄學業、放縱情緒,乃至於鎮日沉迷網路呢?

幾經各種升學考試的捉對廝殺之後,某部分的我被削磨成利器般剛硬、冰冷的模樣,深以為這世界自有叢林法則,人若不幸落敗淘汰,不放下尊嚴吃悶虧,不成活。我弟弟既然技不如人、斤兩不夠,落在食物鏈最底層的勞力密集區段、領著卑微的計日時薪,哪裡來哭訴怨怪的資格呢?「等他長大被社會教訓之後你們就知道!」無計可施的憤怒之後,老早以前,我就選擇了徹底抽離、冷眼旁觀。

一臉木然地聽著媽媽痛罵雇主的當下,我緩緩地深呼吸著,感受腹部的張弛,氣息裡充斥著煩躁不耐的冰冷。此時此刻,已然回家面對的我,這個已經有了「連結」選項的我,願意試著讓這一切有所不同嗎?即便有些不情願、不耐煩,也願意試試看嗎?

「你覺得很心疼。」勉為其難地開口之後,我只用得上情緒字眼。媽媽見我突然有了回應,也有些詫異,但淚水已經開始打轉。

「對啊!他在那邊從早上凌晨就去工作到晚上八點多才回來!工作超過12個小時薪水卻只有那麼少!說他們那麼其實不缺人他又根本都不會做!但其實他同事偷偷跟我說,他都一直很認真的在做!現在給這種薪水,根本是侮辱人嘛!看不起我們的努力嘛!」

「看不起我們的努力。」

「對呀!他怕我擔心,都不敢跟我講他們怎麼對他!但我後來其實才知道,他其實在那邊那麼久都常常被欺負,最骯髒的工作、要清理那些有毒化學物質的東西沒人要做,都丟給他去做,他也都會做!他其實很委屈,但都很忍耐,還是很認真工作,回來也都不講,因為他說他不想要讓我擔心,他想要繼續賺錢給我過好日子、帶我出國…他說,爸爸沒為我們家做到的事情,就由他來做到…」講到這個地方,媽媽早已哽咽,而我驚覺自己木然僵硬的臉龐,也流下了兩行淚水。

淚眼模糊之中,一湧而上、悶痛在胸的,是對弟弟的心疼、對雇主的憤怒,以及更多的是,對自己長久瞧不起他、忽略他的愧疚與羞慚。

原來,我的弟弟,早已成人。不知不覺之間,他已經成長為一個有責任感、能夠吃苦耐勞、懂得體貼媽媽辛苦,想要盡自己所能去善待媽媽的男人──在我拒絕去看見的時候、在我還偏狹地死盯著兒時那個「不懂事」的他的時候。換作是我,被這樣無理的對待,我忍得下來嗎?換作是我,會願意為了帶媽媽出國這樣一個單純的夢想,即便被欺凌、被迫做最骯髒的工作,也努力忍耐嗎?我的弟弟,那個過往我所瞧不起的弟弟,早已經改變了,但我願意去看見嗎?我願意去欣賞嗎?

深深地呼吸著,我練習著允許自己為了弟弟流淚、允許自己為了這份遲來的抱歉流淚,也允許著自己去貼近、陪伴媽媽,看著自己的孩子辛苦掙扎卻被辜負的無力與不捨。此時此刻,我終於不再選擇置身事外。一邊聽著媽媽訴說著弟弟獨自背負的委屈、悲傷與夢想,一邊一起痛罵著雇主無良,我終於就允許了自己有所感受、有所憤怒,乃能站回了「家人」的位子裡來。

如今回想,選擇允許自己一起去感受與表達這份對雇主無良的憤怒,或許,也是一種對弟弟的尊敬。尊敬他的刻苦、尊敬他的承擔,更尊敬他即便求職路上多有受挫,卻始終珍惜著每次契機的勤懇。努力著的弟弟、受苦著的弟弟、心心念念著照顧媽媽、想帶媽媽出國的弟弟…何其豐富、何其良善、何其真實、何其不易哪。感受著這些圖像的浮現,心疼、無力、悲傷與尊敬等情緒汩汩流動著,這或許有些疼痛,但卻意外地,是溫暖的啊。

我的弟弟,或許不太靈巧,但他有著一顆正直、勇敢的赤子之心。在這個弱肉強食、疏離紛擾的世道裡,他向我示現了「愛」與「孝」原來可以這般單純,也因而這般地,深刻高貴。只要我願意練習去看見。


羅志仲老師工作坊台北場: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81222

張天安老師工作坊台中場: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90112

羅志仲老師工作坊新竹場: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90119

創作與閱讀工作坊台北場: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90126

We’re All In The Dance

某天,和朋友閒聊最近的家庭互動心得,
順道敘說了另一位朋友最近的學習成長,令我深感敬佩與感動,
在旁的先生,也打趣地回應,並肯定大家生命中的正向轉變。

看似再簡單不過的三分鐘閒聊,內在忽然湧上一股焦慮感,它來得又強又真實,
頭腦浮現了一些念頭:
「我怎麼可以跟這位朋友說別人的事」
「萬一那位朋友知道了,會不會覺得我大嘴巴呢?」
「我真的覺得自己很糟」

我知道這是個回來自我安頓、向內探索的內在呼求,
原來這簡單的閒聊,勾起的,
是「小時候的自己」的經驗,

三歲父母離異後,父母經常詢問我對方的生活如何,
我只是開心地向母親敘述父親過得好,
或向父親敘述母親帶我去哪裡玩,
分享我與父母相聚的快樂心情。

但往往下場都不好,因為那不是他們想聽的,
小時候的自己並不明白,
父母想聽到的,是自己比前任過得更好。

在孩子心底,是真心希望,無論如何,父母都能得到快樂。
孩子渴望的,不過就是,能看到父母快樂的笑臉罷了。

薩提爾模式,給我一條道路,通往我的生命歷程。
穿越時空,回去看那個失落的小孩,給她理解與釋放,
讓她明白,她並沒有做錯任何事,她只是渴望愛,
而長大的我,可以用她渴望的方式去愛她,給小時候的自己一個家。

小時候的自己,渴望的那個家,早在三十多年前,父母決定離婚時,就已經不復存在。
但,孩子一生中,家庭圖裡黃金三角的三人之舞,卻始終未曾停止。
就如電影「巴黎我愛你」片尾曲中唱的”We’re all in the dance”。

嗨~
小時候的自己,我看見妳了,謝謝妳,如此純粹地愛著身邊的大人。
若妳願意,請讓我牽起妳的手,一起成為完整的人。

—-
[歌詞分享]
以下是法文、英文歌詞的中文翻譯,小編也一併跟各位長耳兔的朋友們分享

Quel est donc
Ce lien entre nous那麼,是什麼無法解釋的東西
Cette chose indéfinissable ? 連繫著你我
Où vont ces destins qui se nouent那反覆交錯分不開的命運
Pour nous rendre inséparables ?  將帶我們到何處?

Life’s a dance we all have to do 生命如同一場舞
What does the music require? 音樂需要的是什麼?
People are moving together 人們不停的漂流
Close as the flames in a fire 如火當中的火燄
Feel the beat 感覺生命的脈動
Music and rhyme 音樂.以及旋律
While there is time    只要一點時間

We all go round and round 我們不停的繞著圈
Partners are lost and found 尋找到了什麼也失去了什麼
Looking for one more chance 追求著更多的機會
All I know is 而我只知道
We’re all in the dance 我們都在這隻舞裡
We’re all in the dance 我們都在這隻舞裡

Quel est donc那麼,到底是什麼
Ce qui nous sépare將我們分開
Qui par hasard nous réunit ? 又讓我們偶然地再度相遇?
Pourquoi tant d’allers, de départs為什麼在這個無止盡地迴圈裡
Dans cette ronde infinie ? 有那麼多邂逅、分離?

On avance 順著風
Au fil du temps
Au gré du vent .. ainsi.. 隨著時間前進…
On vit au jour le jour 日復一日活在
Nos envies, nos amours 我們的慾望,及愛情中
On s’en va sans savoir 不斷前進卻不知道
On est toujours 我們始終
Dans la même histoire… 活在相同的故事裡
La même histoire...  在相同的故事裡

We all go round and round 我們不停的繞著圈
Partners are lost and found 尋找到了什麼也失去了什麼
Looking for one more chance 追求著更多的機會
All I know is 而我只知道
We’re all in the dance 我們都在這隻舞裡

Dans la même histoire… 活在相同的故事裡
La même histoire..  在相同的故事裡


羅志仲老師工作坊台北場: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81222

張天安老師工作坊台中場: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90112

羅志仲老師工作坊新竹場: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90119

創作與閱讀工作坊台北場: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90126

20180909第三度誕生-講座心得分享2

今年九月份長耳兔在台北舉辦了「第三度誕生」的研習講座,短短一天的時間,在場許多學員們的冰山,被兩位老師敞開,也觸動了不少人的心靈。

當我們總是在時間上打轉,無法跳脫那個未滿足期待的無限迴圈時,我們其實可以嘗試另闢蹊徑。這位學員筆記做得很好,老師提到過「滿足期待的五種方式」。許多方式不容易達成那是因為我們過往的慣性與觀點不斷地羈絆我們,然而「連結渴望」無疑是一條可以操作的好作法。

分享一則學員的心得,也提供有興趣的朋友略窺課堂內涵。


 

[學員心得分享]

一.學習心得:
對話可以給人帶來四種影響,知道能夠真正的學習到什麼是對話對自己及他人有很大的好處,包含能夠先了解別人,也能夠拓展對方的視野,透由對話過程帶來療癒,增進對方的覺知。
自己的感受是,要能夠先帶給別人影響,自己要先對自己有認知及對話,學習薩提爾並不是以改變別人為主軸,而是替自己開啟一道窗

「愛自即成眾苦因,愛他則是萬善根」-貪愛與關愛
李老師同意佛教所說「愛自即成眾苦因,愛他則是萬善根」。
愛自己是當自己從貪愛的觀點去愛自己的時候,自己就會是痛苦的。
當自己是以關愛的角度去愛他人的時候,同時也一定會關愛到自己。

從李老師回答學員的問題了解到,薩提爾是”體驗”而來的,薩提爾的冰山系統在渴望底下(渴望與自我),這兩個部份是透由體驗得到的,這並不是理論。

老師舉例,當自己有感受到被愛的感覺,自己才有能力去愛別人,他問發問的學員,並假設當發問學員的爸爸,並且跟他有互動問到說。

如果我是你的爸爸,我其實內心很愛你(我的女兒),我每天工作都很忙碌回到家其實很累,但我回到家跟你說話的方式是指責的語句,還是我回到家之後跟你說,XX阿!爸爸很愛你,但是爸爸今天上班很累,我知道你很想要跟爸爸說話,可否讓我先休息一下,晚點等我比較不累的時候,如果你願意跟我談話,我們可以談談(這部分詳細的內容,我有點忘記,只依稀記得概念是給予關愛及一致性)。
李老師問學員,哪一種你覺得你有感受到被愛?
學員回答後面。
從上述的示範得知,愛是透由”體驗”而來,這並不是理論及分析可以得到的。

二.我學到新訊息【期待】有五種,分別是維持期待、降低期待、交換期待、let it go及連結渴望。
這半年來我卡住的地方在於,在工作上面對自己的長官、在家裡面對自己的長輩們,總是會有一種無奈感,難道我只能夠降低我自己對對方的期待在相處?一直在思考著是否有其他出路,很幸運地在這次講座當中我聽到了原來期待有分五種,雖然李老師沒有時間仔細說明清楚,對我而言是開啟了另外一扇窗。

三.大師說明他自己跟自己的相處方法 (怎麼跟自己的情緒相處?)
1. 每天花5-10分鐘跟自己對話
2. 每天有意識的做深呼吸至少20次
3. 常常問自己怎麼了,用3-5種情緒問自己 ex:我有生氣嗎?焦慮?緊張?受傷?害怕?難過?

當我面對困境時,記得問自己「我面對困境的時候,我怎麼看我自己? 」

四.QA之我私下問羅志仲老師
Q:「我依照李老師書上所教常常練習5A,我發現如果我對自己渴望及自我能夠更加強大,那對於每天遇到的狀況我想我更能夠一致性,問題是,我該如何強化自己對自己的渴望及自我?
A:
老師先去辨認我的5A是怎麼做的,我跟老師說我會知道我在生氣,然後允許及接納我自己有生氣的情緒,接著給自己一個欣賞,雖然我會這麼做,但還是覺得每次遇到問題還是都會生氣,我可以接納我有生氣的情緒,但我發現是不是我給自己的期待太大了,應該給自己多點時間讓自己的渴望及自我有時間變得更強大?
老師建議,接納自己目前無法做到的部分,更直白的說是接納自己目前沒有辦法做到,先接納此刻的自己。

感恩兩位老師用心教課及分享,行政團隊用心規劃,以上心得及學習受用分享給您們,期待我們未來的生命都能夠越來越美好。


羅志仲老師工作坊台北場: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81222

張天安老師工作坊台中場: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90112

羅志仲老師工作坊新竹場: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90119

創作與閱讀工作坊台北場: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90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