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日期: 發佈留言

放心感覺吧!

By Tino

從小被教育著要喜怒不形於色才是一種成熟,難過、悲傷、生氣、開心、快樂種種的感受,逼迫自己離開的情緒一大步,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總告訴自己情緒是不好的,必須保持距離才能理性的處理事情,眼淚變成了一種既奢侈又無能的象徵,武裝的憤怒為了藏住心中的害怕。

那樣的生活空空的,心情很空,身體和心情就像空空的殼子,好像是有任何的情緒進入了身體一下子就必須流掉了。好想要有個人可以讓我問問該怎麼辦,好想要就自己一個人,對不起大家對不起世界,此刻的我很需要哭泣

在阿建老師的引導下,我看見過去國小時,那個擔心父母劇烈爭執,半夜躲在樓梯口偷聽的孩子,擔心,讓自己忘了好想睡覺,擔心,讓自己忘了明天還有課業,擔心,不願弟弟們也一樣的受驚害怕,自己一個人躲在樓梯口聽著父母親吵架的過程,直到聽見他們休息了沒有聲音了才去睡覺。

那段時間,或許一直到了現在,我都還是會很怕父母親在同一個空間或是聽見他們在談話,只要聽到說話的聲音高亢一些、門被用力帶上的聲音或是東西摔落在地上的聲音,那份曾經的害怕和恐懼就會不自覺從心底升起。害怕是否這樣的談話都會變成了爭執,進而變成肢體衝突,擔心媽媽受到傷害。

回憶中,我好像不知道當孩子應該是什麼樣的感覺,一旦我聽到了談話的語氣變大聲了或是有摔東西的聲音心裡就會自然地聲起戒備,趕緊跑過去查看,擔心是不是父親正在發脾氣,那時候的感受是害怕和無助。

此時阿建老師邀請我再感受自己在害怕之外還有什麼感受,再次緩下來,與自己靠近一些,我發現除了害怕之外還有憤怒和擔心,憤怒著為什麼我的父母要讓我如此害怕,心裡卻也有著擔心,擔心著自己怎麼能夠有著這些情緒,這個時候阿建老師問我,為什麼要把手握的緊緊的,我回答『我也不知道』,老師邀請我把試著把手鬆開,驚訝的發現我竟無法鬆開緊握的手,我好像緊緊抓著什麼不願意鬆開,緊抓著的到底是什麼?是因為害怕、是想守住理性的界線還是畏懼貼近擁有情緒感受的自我。

深深的呼吸了許久,努力著顫抖著,慢慢的慢慢的可以鬆開了手,似乎我比較能夠感受到一些真實的光線和溫度了,不再是隔著一層面具去感受這些感覺了。

老師邀請我欣賞自己,能否欣賞那個即使沒有做好但仍然努力不懈負責的自己,我回答『好像不行,因為我沒有做好!』老師說『看見這個努力那麼久都不願意放棄的自己,你還忍心責備他嗎?你願意多愛他一些嗎?』聽著老師溫柔的話語,心裡淌著一股暖流。

有多久了?看見家人的不足或需要幫忙時,我總會放不下心的給予支持和協助,因為覺得那是我該做的,也擔心我不做了那誰做呢?只要你們好了我就好了,你們的笑讓我覺得就夠了,可是長久下來我卻發現我不快樂,我忘了照顧那個自始至終都陪著的自己,忘了好好愛他,曾經心裡的痛會隨時間淡了,可是身上卻隨著時間留下了印記,而這些印記告訴我,得慢下來了好好愛自己了!我知道事情並不會馬上就好轉,也許需要幾天、幾個月或是幾年的時間,但~~~請容許我自私一回吧!我想~~~為自己的傷口擦上藥,膚慰驚恐和動盪的心靈,鬆手也許不是放掉所有,是張開手擁有著更多。


🥕「當下的力量-正念減壓工作坊」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211204

🥕 「進擊的對話力量-冰山對話探險家」

🥕「找尋星空中北極星 — 長耳兔2022師資培訓」
報名網址:https://forms.gle/FWZoXv25aAY67BVm7

🥕「與情緒溫柔相處」
報名網址: 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220108
 
🥕 「對話開啟覺知、從覺知改變慣性工作坊」
報名網址: 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220219

✅ 其他場次報名連結請參考粉絲頁置頂文章。

✅學校及機關團體講座與工作坊邀約請私訊長耳兔或來信

“service@lopwilldo.com”

 ☆ 團體報名另有優惠,請私訊長耳兔 ☆

(Photo by Andi Rieger on Unsplash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