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日期: 發佈留言

薩式三兄妹

.jpeg

by 李崇義/Charles Lee

前一陣子出了台北城,到了外地工作。工作的地點位在郊區,舉目可以望見一整片綠油油的稻田,隨著秋風左右搖擺,企圖在接下來的週期裡養出豐沃的稻米。

在課堂的現場,小魚(化名)在下課後跑來找我提問。

「老師,您在上課的時候說,我們要如實地面對自己的感受,不需要隱藏與壓抑。可是,我在與人對談的時候,要是有情緒升起怎麼辦?」

「小魚,妳說的情緒升起,指的是什麼呢?妳的外在會有什麼變化嗎?」我問。

「嗯,我是個情緒容易激動的人,所以很容易因為聽到別人的故事,就會想要掉眼淚。」小魚說。

「所以妳是個比較敏感的人,是嗎?」

「是。」

「小魚,妳情緒激動時,有人不准你掉淚嗎?」我好奇。

小魚停了一下,旋即眼眶泛淚,接著小魚迭不停地四處尋找衛生紙拭淚。

後來,小魚才緩緩告訴我,原來她過去受到的家庭教育與學校教育都是告訴她,流眼淚沒有用、眼淚是脆弱的。也因此她對於自己情緒敏感有著很大的批判。

對於小魚的提問,我的回應很簡短,但小魚告訴我,她終於知道她怎麼了,也揭開她多年對於情緒流淌的封印。

課程結束後,另一位夥伴J來跟我回饋。她說之前參加過好幾場薩提爾模式工作坊,她知道這個理論對她幫助很大,可以先了解自己再靠近別人。但以前課堂講師在引導的時候,雖然也會告訴他們要著重在感受的層次裡,但她總是「進不去」感受,對於自己的「感覺」依然陌生。

J說沒想到這次在我的工作坊裡,她終於體驗到了好幾種細微的感受,那是一種過去從未有過的經驗。

我除了謝謝J的回饋以外,也告訴她,每個老師帶領方法不一樣,搭配現場學員組成不同,所以有可能氛圍跟感受也會不同。

對於不同老師的授課方式,我記得曾經有夥伴問我,「你們一家薩式三兄妹,在課程的教學上有什麼不同?」

當時我第一次聽到「薩式三兄妹」時有點錯愕,腦海中聯想到的是「薯條三兄弟」。

我直覺地回應說「我們是姓李耶。」

「哦,我說的薩式指的是薩提爾模式,不是姓氏的氏。」夥伴說。

聽完解釋後,我不覺莞爾。

我在學習的路上當然受到崇建指導甚多,而他的博學強記一直是我們家人裡都嘖嘖稱奇的,更尤其是他能夠短時間內將知識融會貫通,變成他自己獨門的授課方式,這點能力令人望塵莫及。崇建的課程資訊量龐大,夾雜了各門各派的理論與案例。

儀婷因為從教養入手,在孩子身上下足了苦心,不但將薩提爾模式運用在親子教養,也連帶影響了自己的伴侶。她從理論走入實作,再加上她寫小說的底蘊十足,連帶在教學上也能運用說故事的技巧,將現場個案帶進故事場景的能力也相當令人折服。

若要說我與他們有何不同,我想大概就是我在課程裡著重對話的展現吧。由於個性不喜長篇大論,連我在對話時運用的詞句也相對精簡,我總是希望能夠透過簡單的提問與敲點,就可以讓對方能夠打開自己的覺知。加上我自己的成長經驗與兄妹不大相同,青少年時期的我比其他兄妹來得更為荒誕些,這些過往經驗也都在我的授課內容裡,讓我更能體會那些父母親的為難。我的工作背景也帶給我更多的職場視角,可以很快地捕捉員工與主管的心態。

許多人在尋求幫助時覺得被困在自己的思考、行為與故事中,他們要不停留在過去的畫面裡,要不投射在未來的場景中,無法自拔。

我能做的就是在適當的時機裡給予一些洞見與發現,在課堂裡帶領大家找到自己的力量,也能夠擴散這個力量在別人身上。

如同那一片綠色稻田一樣,自然界裡也需要在適當的時機播種。種子太早播下不會發芽,太晚了則會錯過肥沃的土壤與氣候滋潤。我做的就是透過對話,在對的時機播種,讓這個種子充分吸收營養。

這是一個需要劇本鋪陳,卻也需要臨場表現創意的工作,我們不斷地在支持與刺激之間反覆排練。

文章選自: https://www.facebook.com/cylcharleslee/posts/116758487452980


🥕 「對話開啟覺知、從覺知改變慣性工作坊」
報名網址: 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211119

🥕 「在愛中成長」
報名網址: 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211112

🥕「當下的力量-正念減壓工作坊」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211204

🥕 「進擊的對話力量-冰山對話探險家」


🥕「找尋星空中北極星 — 長耳兔2022師資培訓」
報名網址:https://forms.gle/FWZoXv25aAY67BVm7

✅ 其他場次報名連結請參考粉絲頁置頂文章。

✅學校及機關團體講座與工作坊邀約請私訊長耳兔或來信

“service@lopwilldo.com”

 ☆ 團體報名另有優惠,請私訊長耳兔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