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日期: 發佈留言

在咖啡裡沉思,在故事裡療癒

by 林韋如

分享故事的起心動念

在填寫(崇義老師咖啡與故事)課前表單時,不知為何腦中就浮現這個已經埋藏許久的陳年往事,它隱藏在內心很多很多年了,對我目前的生活看似也沒有造成什麼影響。

或許是因為埋藏許久了,它佔據了我過往記憶的一部分容量,我不想去碰觸它,但它又真實的存在著,接觸薩提爾之後,聽過阿建老師說過「心靈的傷,身體會記得」,雖然我不是那個故事中受傷最深的人,但我想把這個故事說出來。

我不曾好好對人說過這件事,因為一來我覺得太沉重,至少對我來說,它是個沉重的故事,二來是我找不到合適的人選讓我可以好好訴說,嚴謹來說,身邊是有值得信賴的摯友,事發那一天他正好在我身邊,但是我怕這個故事會帶給摯友負擔,擔心摯友會想幫助我些什麼,說些安慰我的話,因此說的當下,只是快速帶過,並呈現自己會好好度過的狀態給對方看,試圖把這個話題結束掉,內心有一股聲音告訴自己,安慰與打氣對我好像只是當下暫時有效,但最終要面對與克服的還是我自己。

直到今年年初我上了阿建老師的工作坊,同時也在研究所接觸到人本主義心理學的課程,我開始相信並重複體驗到「敘說與被聆聽,能帶來療癒」。這次是我第三次上長耳兔的課程,我知道我在這裡是安全的、是被尊重,以及可以被全然接納的,因此我決定我想說一說這個故事,即便內心是感到緊張的。

【上完課的心得與體驗】

看見了自己的害怕嘗試錯誤
看著一起學習的夥伴們主動的提問,我意識到自己還是害怕在這個學習中勇敢嘗試提問,今年年初上阿建老師工作坊時,有一個活動是三人小組活動,一個人說、一個人聽、一個人紀錄觀察,當時我選擇了說,因為我覺得這三個我最有把握的是說,並非我能言善道,而是我覺得說相對容易,我只要把我感受到的說出來,以及針對對方的提問說出來就好,不太需要耗費心思,而提問讓我感覺到緊張與尷尬,至於紀錄觀察我又害怕我觀察不出什麼端倪,抓取不到重點,就這樣讓時間流逝,而這次我也一樣提不起勇氣提問,選擇當個說故事的人。

透過崇義老師的提問,挖掘出我未曾意識到的感受
「韋如! 你會覺得你背叛了你媽媽嗎 ?」這句話撼動了我的內心,在我內心馬上升起了一個非常明確的答案,「有!」,但這是我之前從未想過的呀! 非常精準且直解了當的點出了我從未覺察到、完美隱藏在我潛意識裡的觀點與感受。(編按:韋如在多年以前,在媽媽最脆弱而需要找人訴苦的時候選擇了逃避)

接下來的一句問話,更是串連起自己上一代與下一代的代間傳遞,「在母女關係上你也可以做得不好嗎 ?」,我既是女兒也是母親,在老師的這句問話上,我遲疑了,身為女兒,我想回答可以,但身為母親,我還在努力接納自己可以做得不好。過去我曾是一位常常自責的母親,只要孩子的行為激怒了我,我在打罵之後,常會陷入自責中,自責中也懷疑自己怎麼會教出這樣的孩子? 而自責感帶出了我情緒化的行為,又再去影響了夫妻關係與親子關係,負面的影響一層擴大一層,內心真的很痛苦,因為我腦袋裡想要的、期待的是那種和諧一致性的家庭關係,怎麼我卻表裡不一,說得到做不到 ? 之前上過儀婷老師與崇建老師的工作坊,兩位老師都有提及正念、靜心,今年3月我開始了正式接觸與學習正念,透過正念呼吸的練習,學習著不評價與批判自我,練習至今5個月,自責的次數與時間長度,有了減緩的趨勢,雖然有時還是會有自責感升起,但找到了能照顧自我的方式,心理多了份踏實與穩定感。

與崇義老師的對話進行到這裡,我才清楚深刻的明白「啊 ! 原來在這個陳年往事的故事裡,有一個一直被我忽略的細節,已經透過代間的傳遞,影響著我與我孩子的互動關係,而我自己卻混然不覺。」同時,也扭轉了我原本以為這段故事對我目前生活沒有造成影響的頭腦認知。

「你願意去等待去接納這樣的韋如嗎?」這句話再次觸動了我的心,真真實實的回應與呼應到目前我正在經歷的困境,答案是我想、我願意,但是在這個歷程中我感受到挫折、無力感、憤怒與難過,但同時這句話為我注入一股軟性的力量,我知道我已經走在這條路上了,這個學習與實踐的歷程即便痛苦,但我相信內心那股堅定的信念,學習薩提爾是我想要走的路,與此同時,也讓我想起上次工作坊拿給阿建老師簽名的題字上寫著 : 「看見與接納自己就是愛」。

這次分享時,我沒有全身顫抖了

研究所有一門關於兒童諮商的課,當我在課堂分享時,如果有觸及到內心的

傷痛,我會一邊啜泣著一邊顫抖著,尤其在嘴角與雙手,我不確定研究所老師是否有發現,但在阿建老師工作坊裡的第三天,我因為問問題,被老師點名進行了一段對話,說到情緒激昂落淚時,我又開始全身顫抖,當時我是戴著口罩的,在停頓之處,老師開始講解時,我的手放下麥克風到我的腿上,阿建老師看見我一手拿著麥克風,另一隻手刻意的壓在另一隻手上方,想要企圖去停止那個顫抖,這是我第一次經由阿建老師的口述去真正面對我的顫抖,之前只是覺得奇怪為何自己都有這樣的反應,但不曾去多想,只是把它理解為緊張的關係,記得當時老師有說明了顫抖的原因,但事後我也馬上忘了老師說了什麼,因為我的注意力一直被我的顫抖牽引住,然而過去常會發生的顫抖,不知為何,今天從頭講到尾,我的身體未曾顫抖過,只有因為感到身體發熱而不斷流汗。我不確定是否因為這是線上課程,減少了有被大家注目成為焦點的實體感受,反而更能自在一些些,下次我想報名實體課程時,再一次觀察我的顫抖情況。

結尾時,芳儀引用了薩提爾女士的話,非常觸動我的心,「改變是一個歷程,不是一個奇蹟」,呼應了崇義老師問我的「你願意去等待去接納這樣的韋如嗎?」這再一次溫柔地提醒了我,我想要的轉變是沒辦法一蹴可及的,給自己更多的允許、接納與耐心,就如同崇義老師說的接納即使學習了,還是失敗的自己,我相信時間的軌跡會告訴我,我一直都在成長進步中。

最後,想感謝崇義老師、芳儀,分享故事、提問與給予我回饋的夥伴,不論是說故事或是聽故事,我都知道我會被好好地傾聽,而我也會好好地傾聽夥伴的故事。


🥕李崇義老師工作坊-台中
報名網址: 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210820

🥕 羅志仲老師工作坊-台北
 
🥕蔡倩渼、洪善榛及洪珊如老師 三人小組對話練習-線上
 
🥕 陳桂芳老師工作坊-台北
 
🥕李儀婷老師工作坊-台中


✅ 其他場次報名連結請參考粉絲頁置頂文章。

✅學校及機關團體講座與工作坊邀約請私訊長耳兔或來信

“service@lopwilldo.com”

 ☆ 團體報名另有優惠,請私訊長耳兔 ☆

(Photo by Aaron Burden on Unsplash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