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滾滾專欄】做自己的父母

【滾滾專欄】做自己的父母

by滾滾

多年前,曾貪求房租便宜,住進了一棟分租透天。當時,同住的某室友R,領養了一隻流浪貓,放養在公共空間裡。浪貓帶有野性,來到陌生環境中,特別地緊迫不安,但凡任何人,只要對牠有一點眼神接觸,就會被怒氣沖沖地哈氣,甚至出爪以對。

R是年輕的大男孩,對養貓的憧憬,多來自網美們的曬貓日常。因此,他總以為,只要是貓,就是可愛的、可親的,萬萬想不到,竟領來了一隻兇霸霸、靠近不得的野貓。

起初,R尚耐著性子,以肉泥和各式零食試圖討好,總想趁著貓咪貪吃的當下,強抱、強摸牠。但貓這種動物,畢竟勉強不得。

R挨了好幾巴掌,手臂上血痕斑斑,更受到了同儕的嘲笑。那一聲聲的訕笑,在這好面子的大男孩心上,抓出了一道道的傷,亦觸動了他曾被奚落、瞧不起的過往。
於是,漸漸地,R對貓的態度越來越粗暴、不耐煩。

他開始故意忽略貓,甚至欺負貓。包括對著貓大罵髒話、找朋友一起來戲弄貓,又或是整日不餵食,讓貓餓得頻頻大叫,整棟樓不得安寧。

我不忍這無辜的貓過著如此倒楣的生活,便常趁著R不在家時,偷偷地餵牠,甚至買了逗貓棒陪牠遊戲,同牠溫柔地說話。日子久了,原本神經緊繃的貓,竟也漸漸地會親近我,在我回家時喵喵叫地跑出來迎接。

這看在身為主人的R眼裡,或許甚是不快吧。

某天深夜,結束了一整天的奔波辛勞,我走到家門前,卻聽見門內,透出了貓混雜著憤怒、恐懼的嘶叫聲。

心臟砰砰地跳,我顫抖地打開門,映入眼簾的,是R與他另一個高大的、帶著江湖氣的朋友,正緊抱著驚恐不已的貓,訕笑著、玩鬧著。那貓無助地掙扎著,發出一聲聲嘶啞的哀號,但R的朋友卻對著牠掄起拳頭,狀似威嚇,粗魯地咒罵著不堪入耳的髒話,而R就抓著貓,大笑著。

這衝擊性的一幕,看在喜愛動物的我眼中,真是不亞於目睹虐童的痛苦。

我憤怒,但更多的是恐懼。因為那個刺著青、掄著拳頭的高大男人,就這樣陰沉著臉,轉過身來瞪視著我。

腦袋一片空白,身體僵硬,雙頰發熱,試圖深呼吸,卻好像吸不到氣那般──我好害怕。

試圖開口說些什麼,但我深知R的性情執拗,此刻多說無益,或許還平添麻煩。於是,低著頭,我打算假裝什麼都沒看見地快步走過,想不到,R竟抓著貓、堆著笑,朝我靠過來,得意地說了一句:「你看到我們又在欺負貓,應該很難過吧?」

那一刻,大腦轟地一聲炸開。

咬住下唇,緊握拳頭,忍住一切回嘴怒罵的衝動,我頭也不回,逃也似地衝回房間,鎖上門,痛哭了一晚,然後在隔天以最快的速度搬離。

多年過去,想起R的作為,我仍會頭痛欲裂,幾近作嘔。直到學了對話之後,在和夥伴練習的過程中提及此事,才從一句回溯的提問:「他這樣對待貓,你覺得好痛苦、好無力,那以前…也曾經有人這樣對待過你嗎?」,猛地發現,原來R的舉動,像極了童年父親對我的所作所為。

我的父親,亦是慣常以欺凌寵物為樂,甚至在棄養了我鍾愛的家犬後,得意地問我:「啊我把牠丟掉了,牠可能會被撞死欸~你怎麼沒有哭?」、「喔~~你都不哭,代表你不愛牠吼~~唉唷~牠好可憐喔~~」

 當年的我,能夠做的便是咬緊牙關,努力地保持面無表情,不讓眼淚落下。我不敢在父親面前,顯露一絲一毫的軟弱,既不甘願趁了他嘲弄我的心意,亦恐懼任何的反抗、衝動,都會迎來更殘酷的處罰。

童年的傷,身體會記得。幼小的我,學會了用撲克牌臉來武裝自己,也逐漸形成了只要面對高壓、面對無力的情境,就會自動斷線、陷入表達困難,只想盡速逃離現場的打岔慣性。

  遺憾的是,這些痛苦,當年的我早已決意忘記,也以為自己在成年之後,已經成功地脫離了父親的壓迫。直到碰上了R的事件之後,才痛切地發現,當年的創傷,原來只是被深深地埋藏在身體中,卻從未真正地得到回應與療癒。

透過夥伴們帶著慈悲的好奇,以及6A的帶領,那提問如探照燈般,一點一點地照亮當年那些,無能為力的痛楚。

    「馨慧,我知道,狗狗被丟掉了,你很難過。」

    「你願意接納自己的悲傷、失落,並且允許它在這個安全的當下,自由地流動嗎?」

    「此刻,這個難過,在妳身體的哪裡?妳可以把呼吸帶到那個地方,溫柔地給它一點愛、一點陪伴嗎?」

     「只要馨慧哭了,就可能被爸爸嘲笑或處罰…當年爸爸不允許馨慧哭,那現在呢?現在的馨慧,也要不允許馨慧哭嗎?」

    「如果,是現在長大後的你,回到童年爸爸嘲笑你的那個場景,看著這個痛苦卻不能哭泣的孩子….你會想對她說些什麼或做些什麼?」

深呼吸。

淚眼矇矓之中,脫口而出的,是「對不起」三字──「童年那個痛苦、害怕、難過的小馨慧呀,對不起。為了做為一個堅強的人活下去,我把妳關進記憶的黑盒子裡面去,就這樣把妳給忘了。這麼多年了,我也不允許妳出現、出聲,真是委屈妳了。對不起,妳一定很害怕吧。以後,我會常常回來關心妳、陪伴妳。辛苦了,沒事了,我會陪妳。我會一直一直,陪妳。」

童年的我們,無法選擇自己的父母。然而,透過學習、覺知、關注與好奇,我們有機會,漸漸地從殘酷的過往中,將那些被迫無聲的自己、被迫關閉的感受,給慢慢地釋放出來,並且能真心地,為這樣堅韌、勇敢的自己,感到尊敬。

我們無法選擇自己的父母,但是,我們可以做自己的父母。耐煩地陪自己,再走一段成長的路。

 願所有受傷的靈魂,終將在生命的某個片刻,得著自己應得的安慰。也希望我們,都能不吝惜給予自己,應得的安慰與感謝。


🥕陳桂芳老師工作坊-台北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201211

🥕林良晉、程馨慧老師《薩提爾的對話練習》讀書會x對話練習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210105


🥕洪善榛老師工作坊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21116

🥕李崇建老師工作坊-台北場1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210122 

🥕李崇建老師工作坊-台北場2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210125

🥕張天安老師工作坊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210203

🥕陳桂芳老師工作坊-台中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210227

🥕李儀婷老師工作坊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210320

學校及機關團體講座與工作坊邀約請私訊長耳兔或來信

“service@lopwilldo.com”

Telegram: https://t.me/lopwilldo

(Photo by Ruben Mishchuk on Unsplash)

芳儀 朱
長耳兔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