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對]

[核對]


by 林良晉/ Patrick Lin

一天下午,我要帶大兒子去做復健。太太先去學校接2個孩子,我們約在常去的公園見面。在我到達前,他們已經在樹下玩了一會。當我走向他們時,有一個穿著汗衫短褲的中年大叔正走近我太太,他看起來情緒頗為激動。

他指著在不遠處玩耍的2個小孩,對我太太說了幾句話,我快步向前走去。我約略聽到太太試著詢問他:「你說拍了什麼?可以讓我看看嗎?」

那人更激動了,提高聲量「你是什麼咖小,憑什麼我要給你看?」、「做了這種事,還好意思問我…」,「我會去檢舉你們的!」

聽到這裡,我心裡有強烈的憤怒湧出,一方面擔心他可能會傷害我太太,一方面覺得太太試著詢問他,卻被這樣回應,實在委屈。

我對他大吼,叫他離開。我們彼此相互大聲咆嘯,他悻悻然離開,又不時回頭朝向我們的方向張望。這實在不尋常,我感到擔心和疑惑。

我詢問太太與孩子們剛發生了什麼事,原來是那位大叔認為我2個孩子在傷害小動物。不久之前,有一對男女拿著吐司來餵松鼠和鴿子。我心裡大概有譜了,但還是想先聽聽孩子怎麼說。

哥哥說:「都是弟弟啦! 我只是在旁邊看,他一直想趕牠們,還拿石頭丟。」
弟弟說:「牠們就很貪吃啊!都趕不走,我想用石頭嚇嚇牠們,我有故意丟離牠們一段距離的地方….」

聽到這裡,陌生人如果認為他們是頑劣的小鬼,我並不意外。但我對他們的了解比較深,我知道表象之下還有別的東西。

兩兄弟從很小就開始參加生態課,在日常生活中,他們對於生命的尊重態度我很清楚。哥哥好幾次因為想保護昆蟲不受其他孩子的騷擾捉弄,即使被嘲弄誤解也不退縮。

弟弟就更有趣了,在第一次我看見他趕鴿子時,我也很不解地問他這麼做的原因。他說:「你跟我說過,麵包是加工製品,裡面有許多添加物,並不適合牠們吃啊!我不想要牠們生病死掉!」

聽完他們的敘述,我對他們表達我的理解,我知道他們出發點是想保護動物。同時,也邀請他們想一下。

動物對他們的行為會有什麼感受呢?

牠們會覺得感恩嗎?還是會感到害怕、驚恐?或者是覺得很煩?

其他在場的人看到你們在趕鴿子、松鼠,他們會有什麼感覺呢?

他們有辦法理解你們是想幫動物嗎?

有沒有更好的做法呢?

我們一起聊了一會兒之後,我帶著哥哥先離開了。往停車場的路上,我有一個直覺浮現,這位大叔如此生氣會不會出於他也很喜愛小動物呢?另外,他是否可能有危險性呢?如果是,我也該做些處置。這個公園是我們全家很喜歡來的地方,也有許多大人帶著小朋友來碗。我不希望以後來這裡心裡帶著一份不安與恐懼,因此我想去找這位先生。

我發現他坐在長椅上休息,我覺察內在是安穩的,我請哥哥留在原地,我脫下口罩慢慢走向他。

「我不是來跟你吵架的,我有個問題想請教你。」

「你這麼生氣是因為擔心動物被傷害嗎?」

我對他說

大叔聽完臉色依然不悅。

「我可以不給你請教嗎?你剛說我態度不好,你自己也很兇啊!…」他語帶不滿地回答

「我了解,你當然可以不理我」

「我想跟你說一下當時的狀況,你可以不同意我的說法」

「我剛到,看見你很生氣地走向我的家人,我擔心你會傷害他們,我想保護他們…」

「如果我剛才的態度讓你不舒服,我願意向你道歉」

大叔愣住了,臉部線條也放鬆了一些

他開始訴說這公園的小動物對小孩、坐著輪椅老人家是很重要的,每當他們看到這些小動物,臉上就有了笑容。這些小動物們有著撫慰人心的作用…

我從他說話的神情,深深感受到他是真的很喜愛這個公園與娜些小動物。我說了一些關於兩兄弟從小參加生態教育,對生命是尊重的,我相信他們不會去傷害動物。

「我親眼看到他丟石頭耶!」大叔雖然態度和緩了,但對於丟石頭的行為仍很不以為然。

「我也覺得丟石頭不妥,這部分是需要修正的」我說

「你是愛護動物的人,我想跟你說他們為什麼想趕動物,雖然你可能不相信,但那也沒關係」

我把原因一五一十地說了,也對大叔愛護公園的心意表達感謝之意。接著,我就要離開了。

大叔從椅子上站起來,對我說

「聽你說完,我覺得很有道理也很抱歉,我誤會你們了」

「沒關係,我不在意的」我說
「不,請你一定要在意,幫我跟你太太說聲抱歉…」

我看著他,伸出我的右手與他深深的一握。

「祝你有個平安的一天! 再見。」

***********************************************************************************
我為何決定去找這位大叔核對
因為我對他如此生氣有很大的好奇。另外,我有一個想法,如果大家的初衷都是因為愛護動物,卻因為誤解而彼此心裡都受傷,這太可惜了!

我的對話最終走向一個美好的結局,有幾個重要關鍵
過程中,我的心情始終是平穩的
我看見了對方的期待
我單純只想核對,沒有要解釋、辯論、說服的意思。因此,對方的不同意,我也都能接納。

後來在開車時,我突然感到強烈的胃痛
剛才的過程中,強大的壓力所引發戰或逃的生理機制,心理的部分已經走完,情緒呈現放鬆的狀態。顯然身體的部分還沒平復,交感神經還在亢奮的狀態。我使用了深呼吸、關注不舒服的部分…等一些方法,但效果並不好。在復健診所時,我突然想起Joe Dispenza所教的《能量釋放與療育冥想法》,此刻我的太陽神經叢應該是卡住的,也許可以試著讓能量流動。我專注地做著冥想,頭頂與背開始冒冷汗。大概經過了10分鐘,我衣服全濕了,胃痛也平息了。

這是一個很有意思的發現。

遲疑了許久才下筆寫這篇文,因為故事很長,細節很多。想要如實呈現又不落得又臭又長,對我是一大挑戰。但是這件事對我頗有意義,還是值得留下紀錄。


🥕林良晉&程馨慧老師《薩提爾的對話練習》讀書會x對話練習(高雄)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201013

🥕 陳桂芳老師工作坊(台中)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200807

🥕張天安老師工作坊(台北)
 
🥕張天安老師進階工作坊(台北)

🥕羅志仲老師工作坊(台中)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200828

🥕李崇義老師對話練習課程(台北)
 
🥕洪善榛老師《心教》讀書會X對話練習(日間場)
🥕李崇義老師&洪善榛老師工作坊(台北)
🥕李儀婷老師工作坊(台北)
🥕陳志恆老師&胡展誥老師工作坊(台中)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201024

🥕李崇義老師對話練習(新竹)
 
🥕洪善榛老師《心教》讀書會X對話練習(夜間場)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201124


學校及機關團體講座與工作坊邀約請私訊長耳兔或來信
“service@lopwilldo.com”
 
Telegram: https://t.me/lopwilldo

(Photo by Josephine Baran on Unsplash)
長耳兔
長耳兔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