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佩萱老師文章分享]帶著恐懼與未知,走進人生沙漠

[留佩萱老師文章分享]帶著恐懼與未知,走進人生沙漠

法國小說家左拉在「貓的天堂」裡,主角肥貓有個令小編印象深刻的”貓生心得”:「所謂的天堂,就是被關在一間有肉吃的屋子裡挨打」

但,我們不是那隻貓。
所謂舒適圈,真的”舒適”嗎? 還是因為習慣了,與其面對未知的改變,還是窩回去那個有肉吃的地方繼續挨打?

 

*本文摘自《療癒,從感受情緒開始》

在幫助個案面對情緒時,除了強烈的情緒暴風圈會令人感到壓迫外,另一個壓迫人的情緒,就是恐懼,尤其是面對「未知」的恐懼。

我常用「人生沙漠」這個詞向個案做比喻。想像一下,你走進了沙漠,在一望無際的荒漠中感到迷失、困惑、恐懼,不知道自己接下來要往哪裡走。我們的一生中都可能有好幾次來到沙漠入口的機會,只是很多人就站在那裡,不敢踏入沙漠。

當我見到蘿拉時,她就是站在這個入口。

在沙漠的入口處擺盪

「我不知道該跟我的未婚夫結婚,還是該分手……」目前正就讀研究所的蘿拉緩緩地說。

選擇結婚,日子照著原本的計畫走;選擇分手,蘿拉就會讓自己踏入人生沙漠,要面對襲擊而來的未知和恐懼。這樣聽起來,似乎選擇結婚比較令人安心,人生按照規劃走。蘿拉也已經和未婚夫開始籌備婚禮,但是她心裡頭不斷有個聲音告訴她:「離開這段關係!」

「我和他常因為要不要有小孩吵架。我不要有小孩,因為我的身體疾病,懷孕對我來說是危險的事,身體狀況也讓我無法照顧新生兒,唸完碩士班我還要繼續攻讀博士班,所以不想有孩子,但是我的未婚夫不斷強調一定要有小孩,我們每次講到這個都會大吵架。」蘿拉在諮商室裡激動地說。

我在心中倒抽一口氣。要不要有小孩,這是伴侶關係中一項非常重大的決定。蘿拉和她的未婚夫在這個議題上沒有共識,卻已經開始籌備婚禮。要不要有小孩沒有對錯,每個人都有權利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蘿拉有權利追求自己想要的專業領域和事業,同樣的,她的未婚夫也有權利追求想要的家庭樣貌。這應該是伴侶兩人邁入婚姻前該有的共識,不應該由其中一個人犧牲自己來成全對方。

隨著婚禮慢慢籌劃,蘿拉越來越焦慮,心中要分手的聲音也越來越大。每個禮拜的諮商會談,她都在結婚和分手的決定間來回擺盪。

「我們上禮拜又因為要不要有小孩大吵一架。我同意我可以領養一位年紀大一點的孩子,他卻堅持要自己生。我的身體狀況如果經歷懷孕會很危險,為什麼他無法站在我的角度想?」蘿拉的鐘擺擺到選擇分手那一端。

隔次會談,鐘擺又晃回了選擇結婚那側。「我們這週末一起去度假。我們在一起好幾年了,我很愛他,他也很愛我,我們也繼續討論婚禮的事。」蘿拉說。

但是,只要談到孩子,鐘擺就會再來到分手那一端。「他上禮拜對我大聲吼叫,我覺得他根本不了解我為什麼不想要有孩子,他根本沒有聽我說話。每次生氣時,他就會突然暴怒,讓我不敢再提起這個話題。這是我們之間溝通的常態,只要他不爽就暴怒,我就什麼都不敢講下去。我們兩個根本無法溝通!」蘿拉激動地說:「我決定下禮拜考完試後好好跟他談,如果他還是堅持要有孩子,我就跟他分手!」

是你做決定,還是恐懼在做決定?

伴侶關係是很常見的諮商議題,而身為一位諮商師,我要很小心謹慎,不讓自己的意見影響個案。蘿拉到底該分手還是結婚,我當然有我的看法,但是,諮商的主角是個案,我需要幫助她自己做決定,而不是將我的主觀想法灌輸給她

要分手還是結婚?若要好好做決定,蘿拉必須去碰觸內心的情緒,去傾聽這些情緒在告訴她什麼。

在情緒變化三角底端,有許多核心情緒等著蘿拉去感受——分手的痛苦、離開未婚夫的內疚、失去熟悉生活的哀傷、面對分手後一切未知的恐懼和害怕、覺得未婚夫不關心她的憤怒……等等。要真正去碰觸這些情緒讓她太過恐懼,於是蘿拉停留在她的防衛機制上——飛快地講話、不斷思考與分析。因為當她停留在思考模式,就不用去感受。

我感覺到,蘿拉想要離開這段關係,這個念頭已經累積許久。但是,分手表示要打破長期以來熟悉的生活樣貌,意味著把自己丟進沙漠,去面對未知與迷惘。理性上,蘿拉想離開,但情緒上,分手後要感受的痛苦和恐懼實在是太壓迫了。她站在沙漠口,躊躇不前。

因為害怕「改變」,許多人選擇繼續留在舊有的生活樣貌,繼續待在讓自己痛苦的關係或婚姻中;留在沒有熱忱的工作裡,每天重複枯燥無意義的日子。原有的生活雖然讓人不開心,但是至少令人感到熟悉。「未知」很讓人恐懼,而「熟悉感」安心親切多了

要分手還是結婚,蘿拉最後做任何決定都沒有對錯,但是,如果蘿拉是因為不敢面對改變而選擇結婚,那就不是蘿拉自己做決定,而是「恐懼」在替她做決定

擁抱恐懼與未知

人的一生中都可能有好幾次站在沙漠入口的機會,但不是每個人都會選擇走進去。進入沙漠,意味著要打破熟悉的生活。大部分的人都不喜歡改變,所以很多人最後選擇離開沙漠入口,回到本來的生活樣貌。

我也回想起自己人生中的幾次站在沙漠入口經驗。

大學四年級,我來到了沙漠入口。當時的我就讀生化科技學系,在同學們都開始準備申請研究所時,我對於是否要待在這個領域感到焦慮與徬徨。我感覺自己對這個領域沒有熱忱,但是轉換跑道意味著要放棄我熟悉的領域。雖然我覺察到自己對諮商有興趣,但很害怕如果真的改學心理諮商,之後卻發現不喜歡,那該怎麼辦?面對未知和不確定,我十分恐懼,於是,那一次站在沙漠入口,我轉身離開,回到熟悉的生活——和許多系上同學一樣,準備申請美國生化相關研究所。

因為對未知與不確定感到害怕,所以不敢改變,相信許多人站在沙漠入口都是這種心情。那樣的恐懼太劇烈,所以寧願選擇回到熟悉的地窖。而我回到熟悉的生活後,雖然不用面對未知,卻一點都不快樂。每天浸泡在沒有熱忱的實驗室工作中,感受到沉重的身軀卡在一個裂縫,動彈不得。

當我申請上了美國生醫博士班時,再度來到沙漠的入口。我看著入學許可信,感覺不到興奮。一路以來,我的情緒不斷傳遞訊息,告訴我對什麼有熱忱、對什麼沒興趣,只是我都沒有仔細聆聽。或者說,「恐懼」讓我不敢去觸碰情緒,因為一旦聆聽情緒所傳遞出的訊息,就意味著要去面對、改變。但這一次,我決定聆聽情緒,即使充滿恐懼,但我想嘗試與恐懼共處,讓自己走進沙漠,踏入一個未知的世界。

一直以來,蘿拉的情緒都在告訴她,在這段關係裡她不快樂。但蘿拉不願意去傾聽,因為去傾聽就意味著要改變,可能會分手。許多人就像蘿拉一樣,害怕未知與改變後伴隨來的痛苦,所以不敢踏進沙漠。當恐懼越來越壯大,就越覺得自己需要待在熟悉的生活圈裡。於是,我們成為恐懼的囚犯——恐懼掌管了生活的一切,規範你該做什麼、不該做什麼。

讓情緒成為你的導航

「未知」如此可怕,是因為我們認為「應該知道接下來要做什麼,人生應該照著計劃走」,卻忘記生命本來就充滿變化,很多事情我們無法掌控

尤其在台灣,許多人在大學畢業前就像爬梯子,眼前只有一條路,就是繼續往上爬——考高中、考大學,甚至念研究所,未來都已經規劃好了,沒有太多選擇。很多人在大學或研究所畢業後,發現眼前的梯子消失了,於是感到慌亂與迷惘,就像站在沙漠入口,遲遲不敢踏進去。

面對未知雖然恐懼,但是,這些人生沙漠,往往是帶來劇烈轉變的重要契機——進入沙漠可能會改變你的人生旅程、生活樣貌,或是與人相處的方式。就如同面對情緒暴風雨一般,我們進入沙漠時,也要學習與恐懼相處,在未知與迷惘中,繼續傾聽情緒傳遞出的訊息

在沙漠中,可能不知道該往哪裡走,但其實情緒就是你的導航。持續聆聽與感受內心的情緒,你就能夠一步一步慢慢走,走到下一個你可能從來沒想過的新世界

現在的蘿拉站在沙漠入口,她需要讓自己願意去感受情緒,知道她有能力去面對各種情緒,然後真正去聆聽自己內心的聲音,才能為自己做決定

你可能會好奇,最後蘿拉到底選擇結婚還是分手了?

結局是什麼,我也不知道。這是在大學諮商中心工作常見的狀況。每當一個學期結束,個案可能就離開或畢業了。身為一位諮商師,我在個案的漫長人生中與他們相會一小段時間;我的工作不是幫他們做決定,而是讓他們有能力自己做決定

我不知道蘿拉的故事結局是什麼,但是我知道,一旦蘿拉能夠面對情緒、去接納未知與害怕,她就能夠做出最好的決定。

如果人生是一本書,不管是結婚或是分手,都只是蘿拉這本書的某個章節結尾而已,接下來,她的人生還會經歷各種事情。如果蘿拉能夠學會感受情緒,讓情緒成為人生方向的導航,那麼她就能夠繼續撰寫自己的故事,而不是由恐懼來決定她的人生

原文網址:https://reurl.cc/72NG69


羅志仲老師工作坊
報名網址: 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200207

張天安老師工作坊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200228

李儀婷老師工作坊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20321

學校及機關團體講座與工作坊邀約請私訊長耳兔或來信 “service@lopwilldo.com”

芳儀 朱
長耳兔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