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滾滾專欄]-做不到沒關係

[滾滾專欄]-做不到沒關係

Photo by Myles Tan on Unsplash

作者:滾滾

 從去年十月的工作坊結束後,便持續地與夥伴對話著。至今,我是否有變好呢?

生命中仍舊有著許多,甚至更多的艱難。許多時候,我會幾近聲嘶力竭地在心裡對著阿建老師大喊:「若這份敏銳的覺知、這樣的痛苦是要為眾人服務的,那我能否不要再為眾人服務了呢?我能否,只要平凡而幸福地活著呢?」

這些時刻,總會特別地羨慕弟弟。

弟弟自幼患有ADHD和學習障礙,情緒控管能力不佳,時常衝動地出手打罵人,是以求學之路亦甚艱辛,可說是被師長們責罰長大的。從小,他和我就是對比,我是好孩子的那端,他是壞孩子的那邊。然而,隨著我們逐漸成人,我這敏感易碎的玻璃心一次次地碎裂,刺傷多數嘗試陪我撿拾拼湊的人,亦逐漸在「你不要想太多!」的評論中,枯萎對人性的愛。

    相較於身處求學金字塔頂端的我,我那受盡校園與職場霸凌的弟弟,或許更有資格對大人與這世界憤怒吧。然而,我弟弟幸運地擁有一份上天的祝福。在他躁動的心靈裡,深深地蘊藏著待人的寬厚與純良的關愛。或許是他本性單純的緣故,即便面對過往曾貶抑、輕視過他的長輩,他仍保有一份憨直的體貼。事實上,他並非不會生氣,至今在情緒表達上,他仍像是孩子,多是毫無邏輯的打岔、指責,但他的情緒流動甚快,今天暴跳如雷完畢,或許隔個一兩天他便全忘了,待人仍一如既往地大方,比如總拿為數不多的薪水買些飲料甜點硬要請客,那裡頭是對人的ㄧ份,稚拙但淳厚的愛。

這愛,讓他經驗傷,卻不若我苦苦地卡在傷裡,以至於離人更遠吧。行筆至此,原是像慨嘆敏感多刺如我,究竟該如何繼續活下去呢?但方才臨時放下文章,去和學生晤談,從她的口中,竟意外聽見了方向啊──「現在做不到沒有關係,我知道自己有努力在嘗試不同的方法了。我朝快樂走過去的渴望,也有多一點點了。」

這便是了。現在做不到沒有關係,還在路上,還向著人、向著關係顛跛走去,那興許便是一份從裂縫裡掙出新芽的愛了。只要選擇繼續活下去,便有機會聽見答案、便有機會讓愛茁壯,我是為此,存活於世的吧。回首將近一年的薩提爾學習、密集對話和衝擊,我變好了嗎?

「我在,變好的路上了。」


羅志仲老師工作坊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91116
 
張瑤華老師工作坊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91122
 
陳桂芳老師工作坊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91206
長耳兔
長耳兔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