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灣

港灣

作者:Charles Lee

上週在羅志仲老師的臉書看到一篇文章,內容描述小雨曾經在高中留級,她的媽媽過去也曾困惑、混亂、焦慮、憤怒與無助,不知道怎麼陪伴小雨度過青澀的歲月,但經過了長時間的學習之後,母女兩人關係變好了,家庭也變得比較和諧了。文意大抵是如此。

在六月這個炎熱的時節是許多學生畢業的日子。回想我高中的母校豐原高中裡,校園著名的植物是紫荊花,花開時節總是紅片校園,也是學校「紫荊花城」一名由來。不過,我也在學校裡觀察過鳳凰花,確實在五、六月之際就盛開,映襯著莘莘學子步出校園的離情氛圍。

然而高中時期是我人生當中最渾囤、迷惘的一段歷程。

當年高中還是聯招入學,我印象很深刻,放榜的那一個晚上我的父親跟我兩個人守在一台小小收音機前聽著報榜。爸爸很關心我的課業,到了這個人生重要的關頭他也沒有輕易放過,他陪著我從「省立台中一中」、「省立台中二中」一路聽著電台報榜到「省立豐原高中」。父親聽到我的名字就大喊「有了、有了」,彷彿那一刻跟他的生命有著重要的關聯一般。他得知我能考上豐原高中還是相當地高興,我的心頭也稍微放鬆了一點。至少我考的比哥哥好,沒讓爸爸太過失望。

不過爸爸的失望很快就駕臨。

當年的豐原高中男生宿舍尚在興建,父親決定讓我住在學校旁邊的民居裡,這是學校認可的住宿環境;教官也會經常地在校外這些住宿場地裡出現。但教官往往鞭長莫及,想管我們這些青春叛逆的小伙子也是管不了的。校外宿舍其實相當簡陋,一個約莫五坪大的空間塞了上下舖共四張床,外加四張臨時的書桌供我們唸書。一個樓層大概有這樣的房間三間,共用一個衛浴設備跟廁所。

當年週一到週六都需要上課,爸爸給我的零用金就是六百塊錢,這包含了平日的餐費與週六中午回家的火車費。老實說這樣的經費對一個高中生來說是相當拮据的,那個時候中餐便當大概都在30-40左右,早餐、晚餐也要自己解決,能夠剩餘的錢著實有限。

當時的我有些自大,自負象棋棋藝精良,週日回到校外宿舍以後便會跟學長大殺四方。某次週日晚上我從台中家裡返回學校校外宿舍,就看到學長們圍著下象棋。這一次有點意思的是,他們是拿錢賭輸贏的。我從開始一個局外人到後來也湊熱鬧地想要下場撈一把;結果一位學長答應跟我對弈,並且約定好一盤賭金50元。

第一次跟學長下棋賭博我相當緊張,連連失誤之下當然只有認輸的份。當人一開始輸錢的時候,你命運的天秤就開始走向一個不平衡的狀態,永遠無法回歸兩端持平的態勢。不服輸的我再跟學長下戰帖,約定一盤賭金100元,想要一次把天秤扳到對我有利的位置。沒想到第二盤棋我仍然大意失荊州,不但沒能扳回一城,還把這一百元也給輸了。

16歲,高一的我不知哪裡來的勇氣,豪氣萬千地再跟學長挑戰最後一回,這一次賭金再度提高到我零用金所剩的450元。我的算盤是,倘若我贏了,我會拿回我原本的本金,我也會把多出來的錢還給學長,做一次成功的人際外交。

老天打的算盤你永遠猜不透。連下三盤棋的結果我輸光了整個星期的零用錢。當時的我心裡不但氣憤運氣不好,也生氣自己怎麼會這麼糊塗輸了個精光,這下子怎麼辦?我還想著學長是不是會憐憫我,把贏走的錢還我一點,但沒多久我就知道這個想法是不切實際的。「你棋藝這麼差還敢出來丟人現眼,回去練一練下次再來哈」學長不屑地落下這一句話,贏了裡子還把我的面子給刮了。

懷著憤怒、傷心、委屈、不安、緊張的我,那個晚上不知道怎麼過的。但接下來的日子我過的更膽戰心驚。

身無分文的我早餐、午餐完全跳過不吃,但到了晚上當真受不了了。我很緊張地走到了自助餐店跟著一群學生排隊等著打飯點菜。豐原高中大門口有家便當店點餐的方式不大一樣,通常是讓學生先到櫃檯盛好飯、淋好滷汁之後再到長長的人龍後面排隊等著點菜,最後才買單。或許是飢餓帶給我的勇氣,那個三十幾年前的某個週一傍晚,我到櫃檯拿了餐盒、盛好飯、淋好滷汁之後,跟著人群往外排隊去。排隊是假,我轉個身就離開了排隊人龍,自己回宿舍享用「豐盛的晚餐」。

也不知道是不是一回生、二回熟、三回特上手,從此以後便開始了我賭博、蹭飯人生。

高一很快地我學會了打麻將、撞球、抽煙、喝酒、約打群架,在家裡的乖小孩一到了學校就成為獨霸一方的小霸王。從頭髮開始上膠,吹成老高的龐克造型到學校制服訂做成超窄的AB褲,成套的軍訓服搭配大盤帽也從卡其色做成純白的顏色。只想標新立異、與眾不同。但奇怪的是,想與眾不同的我卻似乎想要尋找認同感,總覺得怎麼沒人懂我。爸爸的關心我總是感覺多餘;回到家父親想問候關心「學校怎麼樣、功課還好嗎?」,但我卻覺得爸爸話語厭煩,我跟家裡的距離越來越遠。「反正沒有媽媽了,這個家本來就不完整,有沒有我也不會有什麼差別。」當時的我內在常常出現這樣的聲音。

或許沒人懂我、或許我根本不想別人懂我,老實說當年的我自己也不懂。

學習、生活慢慢脫軌之後,可以想見地我在高一時功課就墊底了。六月底最後的那一堂期末考我還試圖衝刺了一把,熬夜K書但卻怎麼也靜不下心來念書。

成績單寄回家時,父親那一年正好帶著妹妹到大陸探親。第一時間我看著自己四科成績不及格 – 死當,連補考都沒份的通知信,我還是眼淚流了一把,彷彿懊悔著自己怎麼把自己搞成這步田地,也憤恨著那些跟著玩耍的同學怎麼可以自己順利升級拋下我留級。父親不在的那一個月裡,我整天躲在房間裡頭睡覺,冰箱也都懶得開,連怎麼吃飯、活下來我都記不大清了,我只記得每天我可以睡上18小時,什麼事都跟我無關,這個世界跟我離得好遠好遠。

我不知道如果當時有人能夠理解我、陪伴我會不會好一點,我知道家裡的人(我的爸爸、哥哥)是不可能了解我的,他們只會指責我的墮落、對我不停地說教,這讓我只能不斷撤退,從原本那個在家裡聽話的乖孩子,撤退防線到能夠聽我訴苦、一同抽菸、喝酒的夥伴群裡。

從那一年開始,我的高中生涯荒誕不羈。

小雨的媽媽是如何轉變的我不知道,但可以肯定的是,如果當年有一個肯聽我說話、理解我的家人或長輩,或許當年的我可以知道,在我有困難、危急的時候,哪裡還有一個可以暫時停靠的港灣。

—–
羅志仲老師進階工作坊台北場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90628

張天安老師進階工作坊台北場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90705

羅志仲老師高雄初階工作坊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90719

李崇建老師台中工作坊-台中第二場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90715

張瑤華老師新竹工作坊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90801

李崇建老師台北工作坊-台北第三場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90816

李儀婷老師工作坊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91019

 

Charles Lee
長耳兔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