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道光

那一道光

這是一篇學員的隨筆,在回溯自己過往的經驗時可以看見自我的冰山、面對外在困境時我們的內在是如何引導我們外在應對。

邀請擅於生命書寫的朋友們投稿給長耳兔,我們會不定期匿名分享文章,讓更多人靠近自己的觸動。


國中小的我,十分不擅於面對自己的害怕,一感到心裡有害怕,我會想方設法的逃離。於是我經常性的逃家,逃課,逃學。身心往返於害怕去上課,害怕被家人抓到,害怕被老師打罵,害怕被家人打罵,也害怕被同學嘲笑。這是個悲慘的循環,我害怕所以逃離,我逃離所以得承受那個因為我害怕而造成的結果,於是我又逃離那個結果。

記得國中二年級,父親買了輛腳踏車給我,印象很深刻,那是台時值兩千塊的淑女車,全身黑的閃亮,當我看到這台腳踏車的時候,我那黑溜溜的眼珠,想來是比這車還閃亮吧。
不到兩個禮拜就被偷了。

我依然記得,我站在那個空空如也的車格前,我腦袋也是空空如也。我甚至跟自己說,這一定是在作夢,頭上這個大太陽是假的。我只要眼睛閉上再張開,小黑(腳踏車的名字)就會出來,我的害怕會消失,我不需要獨自承受這一切。想當然爾,我眼睛連眨了幾十次,眼前仍舊只是一個空格子。

我懷抱著恐懼回了家,路上幾乎所有的東西都是扭曲的,往來的車子是扭曲的,快慢經過身邊的車聲,也是扭曲的。回家以後,我擔憂著我該怎麼跟我的父親解釋小黑的下落,萬千掙扎以後,我又跑了出門。
我去附近的大樓底下,用著害怕的心情偷牽了一台腳踏車。

不曉得要怎麼辦,一心只想躲過今天,腳踏車騎著騎著,便騎到了10公里外的第一廣場。在那附近停好車,手往口袋一伸,掏出來的,只有口袋內襯,我一塊錢都沒有,我轉著轉著,晃到了天黑,甚至想到要去睡在火車站。天不冷,可我沒東西可吃,一直撐到了夜半11點多,我想說,乾脆就找個朋友投靠,借宿一晚吧。一邊想,一邊走回停放腳踏車的地方。

又被偷!

我已經不知道是要悲傷還是生氣還是害怕了。

想好要去投靠朋友,萬千無奈,只得再尋一台輕忽的腳踏車,再騎回去。

我記得當時我經過的地方,原本都是坐公車從車上觀看的,今天這個半夜12點,我騎著腳踏車就近觀看,才知道這些個區域原來長這樣,我又騎了10公里,去到朋友家。
隔天,我回家了。晚上,父親也回家了。

「腳踏車呢?」
「在外面。」
「黑色那台呢?」
「我不知道。」
「你弄不見了?」
「…..」
於是我就被痛打一頓,被那熟悉的紅色短塑膠管。

現在想來也是覺得,我明明那樣膽小,
一遇到會害怕的事,我就想逃。
那我哪來的膽量去偷牽人家腳踏車?
我的害怕幫我很多忙,
我的害怕讓我去跟我的家人對抗,
可是我的害怕也讓我不至於走到毀滅自己。
這些個害怕雖然造成了我很大片的心理陰影面積,
不過我想那是因為我身後有著一道光的關係。

編按:那是一道什麼光呢?不管是什麼,都是引領自己生存的「資源」


張瑤華老師工作坊: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81013

Charles Lee
長耳兔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