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708心得分享-2

20180708心得分享-2


(圖片取材自網路)

七月份在台南的工作坊裡,許多人的內在冰山被打開了,隨著開放的感官與老師的引導,我們更了解了原來那個童年未滿足的期待直至今日成年的我們仍然被影響著。

這位學員重複上課的次數不知凡幾,但每次上課的衝擊都帶給她更深層的覺知。這次更紀錄了與老師對話的脈絡與她自己開放自我的心路歷程。

<學員心得分享>


沒想到,一個簡單的提問,卻意外牽引起那塵封已久的童年傷口;沒想到,一個正念與與陪伴的想法,帶來了這麼大的療癒力量。
----------------
昨天攔住老師問了一個問題,事情是這樣的:

大概在兩年前左右,我和我的先生有了一次非常嚴重的爭吵。當時吵架的激烈狀況,是我和先生這十幾年來最嚴重的一次。不幸的是,那次,是當著我兒子的面吵。

我記得,爭吵過後的某一天,我兒子跟我說:媽媽,那天你跟爸爸吵架,東西丟來丟去。然後你抱住我,不停的哭。後來爸爸帶我出去,我以為是要送我去上學,可是爸爸車子開到玩沙那裡,過了好久才送我去學校。

崇建老師問:「我聽到你的述說裡,語調有點上來,需要深吸一口氣才能接著說完,那個情緒是什麼?」
我:「我很緊張,雖然我有心理準備今天會討論我的問題,但我還是緊張。」
崇建:「那孩子問你的時候,你有什麼情緒?昨天我問你,你有焦慮嗎?」我說:「沒有。」《但老師的眼神   帶著懷疑》
崇建問:「那你有自責嗎?」
我:「有。」
崇建追問:「不過昨天你回答我,你沒有自責。」
我:「我昨天是針對“焦慮”的問題回答了沒有,但你問的另一個問題,我回答:有。」《當下忘了,在文字化的這時想起來,老師問的是:你有內疚嗎?我立刻回答了:有,我有很深的內疚》
崇建問:「那你的內疚是…」
我:「我的內疚是,因為我和先生的爭吵讓孩子有了陰影。雖然我在他提出這件事的第一時間,立刻跟他真心的道歉,抱著他並且告訴他:爸爸媽媽有時候會有不同的意見,討論的聲音和語調會和平時聊天不太一樣。爸爸媽媽也像你跟妹妹一樣,意見不同的時候會吵架。不過,我們最後還是會和好了,我們仍然很愛對方。我很抱歉讓你當時受到驚嚇,我真的很抱歉。」
「不過,我知道,事情並沒有完全結束。因為最近這半年來,孩子更頻繁的提到這件事。我仍然在他提出時,真心的對他道歉;另一方面又害怕著,這件事會不會造成他心理上的創傷。」《哽咽》
崇建:「你害怕造成孩子的創傷啊?!」
我:「是,我非常害怕。」《哽咽》「這讓我連結到,昨天課堂上,老師要我們跟夥伴練習時,我回溯到的那個過往經驗。我說了“我很難過”之後就陷入了一陣沈默,因為過往那個不愉快的經驗實在很不舒服…」《深呼吸,哽咽》。

老師聽完了我的分享後只做了提醒,說是我分享時雖然有著笑容,但仍然有情緒在,這部分要注意。
於是,回家後我花了一點時間,貼著那個難過的情緒繼續在心裡往下走…

崇建:「你願意說一下,你昨天回溯的事件嗎?」
我:《點頭》「是我童年時,被不公平對待的事件。我記得那天,我媽媽去燙頭髮回來,進家門的那一刻,我父親對她丟一句批評性話語:啊奈電ㄍㄚ安ㄋㄟ…後來我父親就出去了。我想,這句話在當時對我母親造成了相當大的衝擊。於是那天傍晚,當我在浴室門口準備洗澡,嘴裡模仿著電視廣告台詞,怪聲怪調,陶醉在自己營造的樂趣之中時,我媽媽走到了我的面前,對著我就是兩個巴掌。我挨打挨的莫名其妙,只記得我狂吼著:幹嘛要打我?我又沒做什麼?你為什麼要打我???我做了什麼,你!要!這!樣!對!我?」《泣,淚》

「霎時間我明白了,為什麼我的情緒最底層,總有著一股忿忿不平的怒氣;為什麼我總是有種說不上來的委屈纏在心裡。我也終於看懂,為什麼在我人生重要的選擇時刻我總會莫名的退縮。」

「記得我後來分享時說到:我看到長大的自己,蹲下來陪著小時候的自己。而回家後我再繼續貼著情緒往下走之後,更是看到了長大後的自己牽起了小時候的自己;不可思議的是:我看到不遠處的前方,燈光昏暗的角落也蹲著一個臉上有淚的小孩,而那個小孩是我心裡媽媽童年的圖像《泣》。再接下來,長大後的自己,手裡就牽著童年的自己和那個淚痕的童年媽媽。」
「我突然意識到,媽媽小時候,可能也曾被這樣不公平的對待過,她心裡也苦吧~」《泣,淚》

崇建《笑》:「看起來,你自己走了一次療癒的過程啊~」《笑》
我:「是啊~但我必須要提一件事,這件事在這次的覺察上有很大推波助瀾的力道。」
崇建《笑》:「是什麼事,你願意分享嗎?」
我《點頭》:「就在一週前的週六,我們帶著小孩去看電影。」
崇建《笑》:「哦?去看了哪部片子?」
我:「是“超人特攻隊”,對,就是很溫馨的卡通片。所以當天的氛圍是非常開心的。看完電影吃過午餐後,我到超市買了東西,準備回家。那天,因為沒有把購物袋帶在身上,所以我的兩隻手都提著東西。就在準備上手扶梯前,我轉身喊了小孩的名字。我兒子,就從不遠處小跑步過來,在我肚子上用力的給了一拳。我老公見狀想阻止已經來不及。我被突如其來的一拳給嚇到楞住,只聽到他對著孩子說:你在做什麼啊?媽媽站在那裡什麼也沒做,你過來就是一拳。」
「這句話彷彿是個“關鍵句”火苗,點燃了我內心深處那塵封已久的憤怒,委屈。只記得我空出了一隻手,毫不猶豫從小孩的頭上巴下去。油窟上點火,要滅火就難了,更何況這個油窟埋了三十年,深不見底。
我對著孩子怒吼:我做了什麼,你過來就給我一拳?我站在那裡,什麼也沒做,而你,過!來!就!是!一!拳!?」《怒目,咬牙切齒》
崇建《笑》:「看起來,你瞬間回到了小時候啊?」
我:「是,我的確是回到了小時候,而且我也清楚明白,看起來是媽媽在教訓調皮的兒子,但實際上是一個十歲小孩的靈魂在我身體裡,她在發洩她的委屈,她想知道“到底為什麼”,她想得到一個真心的“對不起”。只是,孩子成了當年媽媽的替身。」《泣,淚》

過了半個小時吧,才開車回家。《崇建聽到我罵了半個小時,給了一個不置可否的表情。但沒說完的實情是,怒火仍未澆熄,隔天還是為了小事繼續責罵。不過,心裡清楚知道是母親對孩子的教訓,說教的成份多了許多》
---------
天色漸漸亮了,我的思緒慢慢地由沈重的回憶裡回到現實。內心那波濤洶湧的情緒也慢慢地緩和下來。不知道在什麼時候,壓在胸口上的那塊大石頭,已經碎成小石頭,在我哭泣顫抖時掉落一地。扛在肩上彷彿像金字塔那樣沈重的歷史包袱,也在一瞬間成了沙河,伴隨著眼淚,從身旁流走。我在自己的呼吸裡,感覺到一股前所未有的輕鬆,自在。

童年的自己,也在這記錄的同時,陪著我又再次回顧這段滿是心酸和眼淚的過程。我看著她,時而靠著我,時而趴在桌上晃動著雙腳。陪著我哭,也陪著我難過。

未癒合的傷仍然有痛,掀開探索仍是需要勇氣。也許它會慢慢結枷,也許只是維持現況。此時此刻我知道我不再害怕碰觸它。就讓我把這餘痛留給自己,慢慢的品嚐,細細回味。


張天安老師工作坊: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80826

李崇建vs羅志仲對談: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80909

李儀婷老師工作坊: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80915

李崇建老師工作坊: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event/1808080658551969469120

Charles Lee
長耳兔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