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就一個不屬於自己的人生?

成就一個不屬於自己的人生?

(圖片取材自網路)

這位學員在參加工作坊的那幾天可以明顯看得出來情緒波動起伏甚大。崇建老師最後一天有個活動的環節讓學員產生不少觸動。

從這位學員的心得分享裡我們看到了她內在冰山起了變化。當我們做出選擇時,我們是不是都能對我們自己的選擇負責,還是時常陷入被害人角色裡,懊惱過去做的決定呢?如果我們總是回到過去的慣性裡,這樣的懊惱、悔恨便會不斷地在我們生命當中循環了。

這一趟學習之旅,我們都忙碌著、認真著。每一次的衝擊都讓我們覺察、都讓我們有所決定。


<學員心得分享>

這三天好忙好忙,忙著理智的學習,忙著感受覺察及探索自己的冰山,忙著控制波動的情緒,忙著在心裡走別人的冰山,忙著回憶過往…滿滿的『熱鬧』『有趣』『忙碌』的三天課程。而每天下課戴上安全帽的那刻,再次將自己包裹起來穿戴上身份,回到現實生活去,一種無奈上身,期待某天起無論在哪裡我能像阿建老師一樣一致的存在。

第一天,帶著沮喪難過生氣去上課,滿滿的情緒在活動時因敞開而無法控制的湧上。

老師對我說:『下一輪要選夥伴,這很重要,希望你能加入。』於是努力的收好情緒打包裝箱,繼續參與,那一刻心情輕鬆舒暢。

當老師與我對話時,帶我看資源,說我很勇敢不怕打斷上課進行,選擇照顧自己。而其實我以為我到旁邊才是不會打斷夥伴活動進行,非關勇敢。

關於『資源』,一直以來我都帶著疑惑,我內心絲毫不相信,那些所謂『資源』對我來說,不過是安慰、強詞奪理並說服自己的話語。

課堂上老師非常詳細的解說著冰山及對話,才了解原來對話可以有這麼多的路徑,理解上就這麼簡單,然而真正要走入內在卻是如此的不簡單啊!在幾次與夥伴的練習之後發現,對話如果只是在頭腦裡想著技巧、想著要走哪個路徑、想著要怎麼問,那麼個案通常也只是在頭腦裡打轉,而阿建老師是在內在的層次裡對話,因此與老師對話的人通常較能有深度的進入內在去感受及回應。

這讓我突然懂了老師說的:在與人對話時,也要時時關注自己的內在狀態,隨時觀察自己的冰山起了什麼波動。這不僅能覺察自己的狀態,也能連結個案並帶著個案往冰山裡探索。

我是個善於模仿的人,當老師分享初期他上了他的老師貝曼的課之後,回去就會像他的老師一樣的狀態與人說話,原來這現象不是只有我這樣,這幾天女兒超愛圍繞在我身邊,讓我關注並與我對話。當我將頻道轉為對話模式時,感覺到心的容量加大了,自在、平靜、甚至些微的喜悅感流入,這樣的時刻自我感覺滿好的。

雖然三天課程裡和老師只有短短的幾句對話,卻讓我看見了長久以來無解且納悶的關卡-我試圖抓住什麼不放,不讓自己成為更好更完整的人?和老師對話後,腦袋瓜如跑馬燈閃過了幾個場景,我連結了幾段被責備及哭鬧時的畫面,原來那樣的經驗,讓我以為我被責罵或哭鬧時才會被注意被看見被關愛…於是現在的我,用自責的方式、用任性的方式刷存在感…雖然我常常看見自己與對方的狀態、看見自己與對方的情緒、期待,卻還是選擇任性的方式去應對,這樣的能量與日劇增越來越強大。然而當看見了,這股能量平靜了,我可以不自在的用嘴巴表達出我心裡的不舒服及想法,同時也能看著自己的內在變化…

第二天與夥伴講述曾經讓自己難過的事件時,看見了自己在別人的故事裡總是那麼的有感有情緒有眼淚,而當反過來敘述自己的故事時,第一遍就只是在講述一件令人難過的事,第二次在腦子裡重複敘述時,完全進不到故事裡只感覺尷尬與不耐煩,第三次再重述,情緒字眼剩一個,講了三分之二時心中升起不耐,胸口一股熱熱的氣流充滿,停止敘述,只覺煩躁。

課程很緊湊時間很少,每一次想要回饋的人很多,因此有些疑問或想說的話就留在心裡,接納~就是這樣了…而當聽其他人分享時,胸口那股熱氣流動了,由上往下越來越熱,˙並且變成了一把長長的也許還是氣也許是劍,刺進了我的心臟,好痛啊!我的心破了個洞從前面貫穿到背後,卻沒有血流出。在第三天課程裡看見了那個洞原來是舊傷口,它早就結枷了,所以不會流血而心原來是冷的,沒有血液的流動。這就讓我困惑了,我的情緒、眼淚、感受那麼多那麼多,那麼容易被故事觸動, 而我的心竟然是冷的?這不是很奇怪嗎?

我的夥伴是個溫和的人,在與夥伴互動之後猜測夥伴和我一樣是討好的人,他稱讚了我的對話是能讓人碰觸情緒的,我看到心裡對自己的嗤鼻,我不相信別人對我的肯定與讚美是真的。也在其中看見了自己不敢引導夥伴深入探索情緒,怕把他的情緒撩出來之後,要為他的情緒負責,而我是沒有能力負責的…

第二天的回家功課要找三個畫面,愛的畫面對我來說是困難的…成長的記憶裡連家人的互動畫面都沒有,怎麼找愛的畫面呢?而後來的經歷掩蓋了美好的過往,就更難翻找了。
聽夥伴分享的成長過程大都受到了劇烈的對待,比較之下才知道原來我的成長過程感受到的是如此冰冷與漠然。

第三天決定把頻道關閉,太多衝擊,好累啊!不想再進入內在感同身受做連結,也不想感受自己的感受及情緒,穿上皮囊回到冷靜的狀態。

課堂上老師一再的詳細的帶著我們走冰山,示範對話,講解身體與感受、情緒的反應、冰山的探索,心想:怎麼老師能如此切實的點出身體反應跟情緒感受如何流動呢?!此刻似乎又更懂了一些對話與冰山了。

我以為我武裝好了,卻又在活動中被衝擊了,老師要我們找到想要搭配的夥伴,鼓起勇氣走到第一天就想找的夥伴前做了邀請,四人一組後,當老師要其中一位夥伴離開小團體時,老師用的語言是較為負面的用詞,我想大概沒有人想成為那樣的人,那感受太不好了,為了讓活動繼續也不想夥伴為難,且看起來沒有人想離開,我決定選擇自己離開,當時其實心裡有個害怕,怕我會成為被貼標籤的人,也許有人會真的這樣看待我,也許就沒有人會想再跟我一組,怕我沒有夥伴可以找,會被拒絕,這腦袋和冰山好忙啊!但我仍帶著恐懼離開小團體。而當老師要出來的人再找一個接受自己的小團體加入不能回原來的團體時,我有點難過了,那我豈不是不能和我想要的夥伴同組了嗎?帶著很多的擔心跟害怕找到了熟悉的面孔,當然夥伴都是善良的。

同樣的活動再走兩次,我看著自己再也沒機會和那夥伴同組時,內心有了委屈,此時老師要我們關注自己的冰山有了什麼晃動?並說了幾個情緒字眼,有沒有生氣,氣自己?生氣阿建老師?有沒有委屈?哇~不得了了,所有的委屈化為眼淚,無法止住,看見自己明明有自己的想要,卻要做犧牲,以為犧牲了之後就能得到想要的,卻反而離的越遠了,好難過好委屈也感到憤怒…這不就是我的日常嗎?常常以為犧牲了就會得到想要的,結果卻成就了一個不屬於自己的人生,太可悲了!

當老師說:有沒有生阿建老師的氣,那一刻我看見了自己受害者的心理,腦袋立刻告訴自己那是我的選擇,而我的人生也是我的選擇,會有這樣的選擇是因為過往的學習。現在學習把焦點放回到自己身上,只是仍舊常常回到慣性裡,尤其在舒適圈裡沒有活水流入時,在死水裡攪和時,越攪越混濁,還把別人的也一起帶進來,把所有都攪和在一起,盲的看不清狀態…

阿建老師平靜、沉穩純然的內在,讓我在當我的冰山被撞擊波動時,我可以很快的清楚的覺察內在的情緒感受及念頭,不會有干擾跟顧忌或評價或羞愧感出現。

這三天的課雖然在對話的實際應用學習上有限(需要靠自我練習),卻在心靈層面有了大大的清理與看見。
想要成為一個完整的人,也許還有很長的路要走,但因為學習讓我一步一步跟自己越來越靠近,感謝阿建老師、感謝長耳兔。


張天安老師工作坊: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80826

李崇建vs羅志仲對談: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80909

李儀婷老師工作坊: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80915

長耳兔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