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褲子

改褲子

(圖片取材自網路)

每個人來上課時都帶有一些期待,有些人期待能夠多多探索自己內在,有些人希望能夠聽到改變應對孩子的方法,也有些人期待能夠學到合宜的溝通技巧。

這位資深學員在長耳兔的課程裡已經出現許多次了,他長期的學習也是有目共睹。我們邀請該名資深學員能夠分享一些學習之後的心得感想,很高興這位學員朋友能夠將所學融入生活,並且時時有所覺察。從這篇短文之中我們也很清楚地看到了,即便我們關心的人應對姿態始終沒有改變,我們依然可以為我們自己做一個決定,在渴望中連結、在一致地應對姿態中活得更安然。


小四我就成了單親家庭,記憶中,我從那時開始,就遠離我的家人,講起話來能罵我就罵,能逃我就逃。在課堂上聽到了崇建老師講人有四種姿態,指責、討好、超理智、打岔。原來我一直都用打岔的姿態跟家人應對呀。而他們看到我這副模樣,也毫無辦法,因此只得一直在指責跟超理智上打轉,這個遊戲,就這樣你情我願的玩了30多年。

前幾天去找我媽媽,由於答應了要當朋友婚禮的招待,得拿西裝褲出來套,可是穿不下,只得求助媽媽幫我修改。我一年跟我媽聯絡的次數大概十次吧,有時候是她拿東西給我,有時候是我拿東西給她。要拿東西,總得相約碰面,見了面,她那反覆難耐的叨念,總是一再的讓我有好多的生氣在體內翻攪著。我每次聽她講話,每次都翻白眼,很煩,很守舊,很傳統,又充滿一堆期待。這讓我想到老師上課講的冰山。她只是說說她的期待,我可以不去完成,可是我沒必要跟她生氣呀。是否這個生氣,不是對她,而是對我自己呢?會否我的生氣,是來自於我無力完成她的期待,是我對感受的決定呢?

於是我開始運用老師上課帶的句子,去好奇、探索她:她什麼時候開始對我有這些期待的?我沒有完成這些期待,她什麼感受?在我這樣一再的抗拒她的期待之後,她怎麼看我?我不是她所想像的好孩子,這樣她還願意愛我嗎?

講著講著,我又開始打岔,媽媽愛我,而我覺得我不值得被愛,當時我內在升起了好大的悲傷。因此我把話題導到她這十數年來最常數落的我爸的不是,我去好奇她們的過往,細節,包括時間,地點之類的,她起初講的是憤恨不平,同樣的故事,同樣的畫面,同樣的情緒。可是當我開始在事件上提問,在細節上提問的時候,她想起了一些枝微末節,那些遺漏的畫面,她反而講的興趣盎然。

之後,她幫我修改褲子的時候,我看著手機,她看著裁縫機,雖然我們沒有眼睛搭著眼睛對話,講話也是有一搭沒一搭的零星,不過我開始覺得她講話十分有趣,鄉下人的率真純樸一覽無遺。當時她使用裁縫機的聲響,咖搭搭搭搭、咖搭搭搭搭的響個不停,可我內在卻寧靜又平和。以前我覺得厭煩的話語,現在聽起來,又溫暖又逗趣。

媽媽並沒有改變,講的話也沒有改變,她還是那個常常指責我,數落我長不大的媽媽。她還是那個老愛把傳統習俗當成大道理,說教說不停的媽媽,可是我的生氣不見了,我的不耐消失了,眼球也沒有翻白了。
臨走前,她陪我走到客廳,我想了想,放下手上的褲子,還有大包小包的水果、點心,然後轉身抱了她。
這是我30多年來,第一次主動抱她。她一邊呵呵笑,一邊抱著我,我想,她大概被我這個舉動嚇一跳吧。
由於她身高差我頗多,手剛好抱著我的腰,在這個溫馨時刻,她順勢抓了我腰邊肉,跟我說:唉~~~唷~~~難怪你要來改褲子。

這次換妳打岔了吧,我心裡想著。


張天安老師工作坊: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80826

李儀婷老師工作坊:
報名網址:https://www.accupass.com/go/lopwilldo20180915

長耳兔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